×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原创)写在“3.18”纪念日

发表日期:2010-02-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今天是3月18日;这是一个永远值得纪念的日子。今天,我特意来到“3.18”惨案发生地----北京东城区张自忠路3号。望着大门旁那块矮小的、字迹模糊的青石碑,我默默无语,在心中为当年在这里倒在血泊之中的青年学生寄上我的哀思。

 

最早知道“3.18”,应该是从中学的课本上读到的;那一篇课文就是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

这一段历史距今天已经过去83年了,我不知道如今的中学课本里还有没有保留鲁迅先生的这篇文章,不过我与年轻人交流时,谈到“3.18”,或是刘和珍,许多人都给了我一个茫然的表情。

 

不能责怪这些年轻人,在21世纪的今天,即便他们在课堂还能够学到一些中国的历史与文化,但是一旦走出教室,就立刻陷入铺天盖地而来的韩国的、日本的,以及形形色色西方文化的包围之中;想逃都逃不掉。

 

其实,发生在1926年3月18日的惨案,只不过是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无数个惨案中的一个。它之所以能够在那个年代的人们心中留下深刻的记忆,主要是由于这是中国推翻几千年的封建统治、建立民国政府以后,反动军阀对手无寸铁的请愿群众和学生第一次挥舞起的屠刀。而另一个原因,就是鲁迅先生所留下的这篇著名文章,把“3.18”惨案的制造者们,永远地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讲到“3.18”惨案,一定要提起一个人,那就是段祺瑞。2002年,我的办公室搬到了张自忠路3号院。当时,大门口就立着一块大理石的标牌,上面刻着“段祺瑞执政府旧址”,这是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公布的文物保护单位。由此才较深入地接触了解到段祺瑞其人和“3.18”惨案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段祺瑞(1865~1936),原名启瑞,字芝泉,安徽合肥人。1885年入天津武备学堂学习,1889年毕业后赴德国学习炮兵科。第二年回国以后,得到袁世凯的赏识,将其调至天津小站,协助训练新建陆军”,担任炮兵学堂总办兼炮兵统带。1899年随袁世凯参加镇压义和团以后,官运亨通,被委任为直隶总督、清廷练兵处军令使正使,与当时的王士珍、冯国璋并称为“北洋三杰 H&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段祺瑞任第二军军统,赴湖北镇压,后担任湖广总督。到南北议和时,他奉袁世凯旨意领衔北洋将领46人通电,迫使清帝退位。袁世凯任总统后,提拔其担任陆军总长,大权在握。1913年代理国务总理,镇压“二次革命。护国军开展“护国倒袁运动时,段祺瑞又被袁世凯任命为总参谋长,代徐世昌任为国务卿。

 

当袁世凯结束了“83天皇帝梦,在全国军民的讨伐声中死后,段祺瑞又趁机以国务总理名义控制了北洋政府,推行武力统一政策,力主对德宣战,企图依靠日本支持,组织参战军”,以扩充自已的个人势力。但此举遭到了当时的大总统黎元洪及部分国会议员反对,从而导致了府院之争”。段祺瑞遂即组织督军团,威胁国会,没想到却被黎元洪免职。不甘心的段祺瑞暗中促使张勋入京调停”,结果野心勃勃的张勋乘机复辟,试图逆历史潮流而动,恢复帝制。善于见风使舵的段祺瑞又摇身一变,在马厂誓师,宣布讨伐张勋,后以“再造共和功臣自居,掌握了中央政权,抵制国会召开,召集所谓新国会,并向日本出卖国家主权。1920年直皖战争爆发后,段祺瑞被曹锟、吴佩孚击败下台。但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直系遭受失败,段祺瑞又被张作霖等推为“中华民国临时执政,二次上台,并于次年召集“善后会议,抵制孙中山主张召开的“国民会议

1926年初,奉系军阀进兵关内,军舰驶入天津大沽口。冯玉祥将军率领国民军封锁大沽口,不准船只驶入。3月12日,日本军舰掩护两艘奉舰驶入大沽口,炮轰国民军,国民军奋起还击。第二天,日本公使向当时执政的段祺瑞政府提出抗议。北平、天津人民举行集会,督促政府抗议外国侵略。恼羞成怒的日本帝国主义,纠合英、美、法、意、荷、比、西班牙等国公使,向中国政府提交“最后通牒,要求国民军撤去大沽口防御设施,否则,“决采取必要之手段。同时,各帝国主义在大沽海面集结了20多艘军舰,对中国政府实行武力威胁。

 

帝国主义的这种野蛮行径,激起了北京人民的愤怒。3月18日上午10时,北京各界5000多人在天安门举行“反对八国通牒国民示威大会,由共产党员李大钊和国民党左派徐谦等担任主席。会后,由2000多人组成的请愿团,赴国务院请愿,要求驳回最后通牒”,驱逐八国公使。下午1点半,游行请愿队伍到达铁狮子胡同1号(今张自忠路3号)段祺瑞政府国务院大门前的空场上,群众高呼打倒帝国主义”,驱逐八国公使”等口号,并派代表进入国务院交涉。这时,段祺瑞政府竟然下令军警用棍棒殴打、挥刀砍杀手无寸铁的爱国学生,甚至向他们开枪射击。在这场血腥的大屠杀中有近200人死伤,死者中有共青团员8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的女生刘和珍、杨德群和燕大的女生魏士毅等在这场运动中壮烈牺牲。在死难烈士中,有7个中学生,最小的年仅12岁。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3.18惨案。鲁迅先生称这一天是“民国以来最黑暗的一天9

这个血腥的惨案把当时中国所有的知识分子的灵魂都震撼了,导致了他们之间观点、意识的融合,破天荒的取得了认知上的统一。鲁迅先生、朱自清教授、林语堂先生、以及周作人、刘半农、赵元任、胡适、蒋梦麟、邵飘萍等著名学者,纷纷用不同的形式谴责这种残暴行为。时任北大校长的傅斯年斥责对开枪屠杀学生负直接责任的关麟征:“从前我们是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是仇敌。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你杀害了他们,我还能沉默吗?

 

4月1日,《晨报》公布了“3.18惨案”伤亡者的名单:死者46人,伤者154人。同时人们还揭露:在通缉徐谦等六人之外,还有50人的通缉名单,鲁迅、周作人、林语堂等都赫然在内。这更使段祺瑞和北洋执政政府陷入全国各界愤怒声讨的重围之中。连本来已经成为摆设的国会也召集非常会议,不得不通过了屠杀学生的首犯应听候国民处分”的决议,随后国务院阁员总辞职”。

此时的段祺瑞在强大社会舆论下终于抵敌不住了,只好颁布对死难者家属的“抚恤令,以图平息民愤,即便是对于当时各学校举行各种悼念活动、3月30日全市召开的“国民追悼大会,以及各报刊的广泛详尽的报导,当局也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再加以阻拦。

尽管段祺瑞执政的北洋政府是军阀政权,但段祺瑞知道民心不可辱的,深知政府卫队打死徒手请愿的学生是任何理由都难以向对天下人交代的。因此,当事件发生不久,他就当即赶到现场,面对着死者尸体长跪不起,以示谢罪。此后,尽管是为了寻找替罪羊、平息民愤,但他还是处罚了凶手,并从此终生食素,以示忏悔。% I: l& b' G6 T* x3 J% ~. F( g& O+ q/ y& O

7 O1 u& E6 x9 i5 p& U“3.18
惨案”发生后不到一个月,段祺瑞政府就在全国上下的抗议声中倒台了,段祺瑞自此寓居天津,成了“不问政事的寓公。“9.18事变不久,山海关沦陷,日本侵略势力急速向华北地区扩张。南京国民政府考虑到段祺瑞在北方毕竟有势力和一定的“威望,担心其被日本人所利用,遂授意上海工商界社会名流北上津门,敦请段祺瑞南下。段祺瑞也不愿成为溥仪第二”,遂离津由南京转上海,定居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上海新村附近。随同来沪者除侍者、侄子外,还有北方围棋名手刘棣怀、顾水如,遂办起了上海奕社”。后与张静江等一批棋客汇合,南北交流,促使围棋活动日益兴盛,使上海成为全国围棋名手汇集的中心。从此,一代枭雄、刽子手竟然过起了耽迷棋局、留恋黑白的清闲生活。

1933
年,年近七旬的段祺瑞竟然带病和日本著名棋手吴清源、木谷对奕并胜局。这内中固然有棋手们的“相让”,但也得承认,段祺瑞的棋力还是达到了相当水准,有着比较高造诣的。此外,段祺瑞出于对围棋的爱好,还资助过一位棋手东渡日本深造,成为一名杰出的棋手。' 除了围棋,段祺瑞其余时间就是以古佛青灯为伴,聊度残年,大概是“3.18惨案”的血腥在其心中一直难以化解。1936年11月,在庐山居住的段祺瑞病逝。解放以后陈毅元帅都曾经说过:“段祺瑞的一生干了很多坏事,但对围棋还算干了一些好事。

在北京圆明园遗址西南面,有一座“3.18惨案烈士墓,墓碑正面镌刻着“三一八烈士纪念碑几个大字,下面刻着39位烈士的名字。这处烈士墓是在“3.18惨案3周年时建成的,当时北平市近万人参加了隆重的烈士公葬典礼。“三·一八”斗争,表现了北京人民反帝、反军阀的英勇革命精神,暴露了段祺瑞反动政府卖国、残暴的真面目,更加激发了全国人民推翻北洋军阀政府的决心,有力地推动和配合了广东革命根据地出师北伐。

在早春二月的暮色中,我走出了张自忠路3号院的大门。凝望着马路对面宽大的影壁墙,似乎又看到了那一片片血迹;曾经有人说,现在要是在墙上挖挖,还能够找到当年射向手无寸铁群众的子弹头。我相信,因为它毕竟亲眼目睹了那一场血腥的屠杀,是那一段历史铁的见证!

 

鲁迅先生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世界。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这就是历史!这就是历史给我们的启迪!

 

(2009年3月18日“3.18惨案”83周年纪念日) 


 

 

 

 

关键词:随笔历史文化纪念

作者:麦克

《(原创)写在“3.18”纪念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麦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