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色梦痕--第十九节

发表日期:2006-05-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一次值班,还挺紧张的,在军校的时候没当过班长也没有带过队,因为那时学的是技术,根本没想到会有带兵的这一天。晚上叮嘱好战士,早上一定要去把我叫起来,要不我自己醒不了。5点20,战士把我敲醒了,冲冲忙忙穿好衣服,接着走出房间。“B~~~~”一声长哨声,“起床”随着我的声音落下,就听见:乒呤乓啷的一阵乱响。五分钟后,集合完毕。接着是5公里的晨跑,带着他们在山路上飞驰,他们没想到我这小排长跑得还很快,整个5公里下来,我一直在他们前面。跑完后,休息5分钟,接着是100个俯卧撑(当然我不做)。完成后,就让班长们带开去做器械练习。终于可以松口起了,在一旁抽着烟,心想:真TM的累,觉都睡不好。
    挨到早饭了,集合、唱歌、开饭。早就饿了的我,一进饭堂,走向干部桌就坐下开始吃饭了。过了一小会儿,我突然发现,怎么战士们都还站在桌子旁边不动呢?我好奇的问我同事:“他们怎么不吃饭啊?”我同事笑着看着我,“你让他们吃了吗?”妈呀!我把这给忘了,赶紧补了声“开饭~”,大家才做下来吃饭了。
    那年我刚满19周岁,很多战士都比我大个一两岁,比我小或和我一样的只是少数。而且,当时的我又瘦,又年轻,还带副眼镜,看着斯斯文文,难免会有人不服从我。有一次,指导员在给他们上课,我和同事发现了一名战士没去,在那洗衣服。当时,我同事先说他,他不听,还再继续洗,我同事生气了,将他的脸盆弄翻了。他开口就说脏话,不服从管理,我接着开始说他。没想到他更来劲,记得他好像是这样说我的“你算老几啊?你才多大啊?你当过兵吗?不就从军校出来嘛,有什么了不起!你凭什么管我!”当时,我听完,火立刻上来了,脑中第一件事想的-----MD,哪有砖头?我砸不死他!在我同事劝阻下,我对他吼道:“你TM现在给我滚回房间,穿好衣服,我带你去团部,我管不了你,我要团长管管你!”他上去了。我同事在一旁安慰,让我别生气,也不要难为他了,战士都不容易。过了会儿,我消了气,来到他的房间,我先开口了“对不起,我刚才不该骂你!现在向你道歉。我们现在穿着军装,我是你上级,如果哪天我们把军装脱了我还得叫你声哥,对吧!”后面说得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只知道在我一通胡言乱语后,他痛哭流涕一个劲对我说“排长,我错了!”当时,我也想哭,我忍住了,还对他说“哭什么,男子汉,就这点事用得着哭嘛!”这次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的口才还能把人说到感动的流泪呢!
    对待战士,我一直很用心,生活中我把他们当作我的兄弟、亲人。对他们的要求是,你只要工作上给我做好,平时生活中你要什么样的方便我都给你。那时在我们那个连队,战士是不允许抽烟的,但是还有好多烟民啊,他们总偷偷抽。要是被连长、指导员发现了,一顿臭骂还会受处分;要是被我两个同事抓到了,他们抽一根,罚他们买一包。我跟他们说,你们要是真受不了,到我房间来,在我那抽,不要憋得天天躲在那难闻的厕所里抽。因为这感受我太了解了,当年上军校的时候,我们这些烟民常常躲在厕所抽那“混合型”的“香”烟。
    慢慢的,也许因为我年轻能和他们谈到一块儿,也许因为我不给他们摆架子,也许因为我不为难他们,也许因为他们真把我当作了亲人,我和每个战士都有了深厚的感情。

                           ......待续

 

作者:静夜

《绿色梦痕--第十九节》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静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