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色梦痕--第九节

发表日期:2006-05-1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学校每周都有一天晚上会放电影,记得第一次去看电影还挺兴奋,还有电影看,真好!
    最早的时候,每次看的都是些什么教育片,要不就是那些都不知道是谁演的不出名的电影。随着时代的发展,终于学校也开始“前卫”了,记得在学校看得第一部港台片就是经典的“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也算是学校的一次突破了。后来,只要有什么大片上市了,学校总会及时的让我们能欣赏的到。
    平时不想上课了,惯用的招数就是泡病号。女生请假容易,只要说肚子疼,就能回去歇着了。男生没有那生理上的问题,休病假那叫个难啊!于是,头疼,胃疼,发烧等等,要请胃病的假,就想办法在队长的面前吐出来;请发烧的假,到门诊部看病,在量体温的时候,趁医生不注意的时候,就赶快搓温度计,不过一定要小心,因为只要稍不注意就搓到四十多度了。
    我们虽然是在大学里,但是毕竟是大学里的中专队。所以,谈恋爱还是被禁止的。但是那时的我们正处在叛逆期、青春期,你越是反对什么大家就越想去做什么。那时有个女孩总找我玩,她叫洁,教保处处长的女儿。而那时的我,挺冷淡的,当时洁说我就是个怪物,而且变化无常。第一节课的时间我是一个状态,第二节课时又另一种状态,第三第四节课又不同了,对她也就是乎冷乎热,有时很好,有时又爱理不理。她对我很好,后来觉得过意不去吧,就常常写些情诗给她,让她高兴一下。可惜那时写的东西没有备份,要不还能回味一下那时写的东西。那时谈恋爱,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没事一起散散步,没事一起聊聊天,一起吃吃东西。她送给我的东西,回想一下,好像就是什么纸叠的心,纸叠的鹤等等。也许因为本来就没有多深的感情,我们很快就分手了,本来我就不想谈,也就很洒脱的分开了。
    那时队里总拉帮结派,北京的一帮,河南的一帮,山东一帮,而就我一个广州人。但是,因为从开学来我为大家做的一切,和自己的魄力吧,没有人欺负我,而且大家还都很给我面子。队里有个孩子叫焦,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同学。家里关系挺硬的,所以总是很嚣张,大家都看不惯他。因为他这样的做人,常常被人打,被人欺负。开始我也很讨厌他,但就一件小事我们成为了好朋友。一次我找他借一样东西,挺贵的,他不但借了,还说了句:“我和龙哥谁跟谁啊!”就这么句礼节性的话,我决定今后帮他。慢慢的大家也给我面子,不再欺负他不再和他过不去了。队长也找我谈话,说希望我看着他,好好教教他,因为他不听家人的话也不听队干部的话,就听我这“大哥”的话。从此我们成了行影不离的朋友,同穿一条裤子,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焦是北京人,第二次调班时和我分在了一起。170的个,瘦瘦的,一张稚气的脸。每个周末和焦一起出去打游戏,平时一起躲起来抽烟,谁有钱时谁请吃饭。有钱的时候,我们过得很爽,每天在小吃部吃饭,抽的都是好烟,打的时从来不用找钱。没钱的时候,抽的一块四的烟,天天吃饭堂,还欠了一屁股债。记得有一次,我两肚子都好饿,可是兜里又没钱,小店也不让我们欠帐了。突然,在路上的草地中发现了一块儿没有启封的萨其马,两人二话没说,捡起来一人一半就吃了。现在想想,真可怜,堂堂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居然混到捡路边的东西吃。可是大手花钱的毛病始终没有改掉,就那样持续了三年。焦在我的帮助下,也开始学习了,特别是开始学那让他讨厌的英语,每天在我的督促下背起了单词。那时他没有女朋友,我也没有女朋友,我们两的关系又非常密切,不免别人还以为我们是同性恋。
    中专二年级的时候,一个女孩彻底的闯进了我的生活中,就是前面一直关心我,给我鼓励的女孩,她叫梅。她的出现,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也改变了我。

                 .........(待续)

作者:静夜

《绿色梦痕--第九节》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静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