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色梦痕--第五节

发表日期:2006-05-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数学课:我们就好象在听天书一样,一大堆的符号和数字成了我们的催眠曲。英语课:那时是一个很讨厌的教员,和地方学校中某些老师一样,不喜欢调皮的孩子,所以我们大家一致与她对抗,后来她干脆每次提问到我们这就跳过去。语文课:还稍微有点意思,每次上课前,教员都要一名同学到讲台先讲一个故事,把大家的困意先打消了,然后他再来讲课。物理课:这定律,那定律的,天天背得头大,最后,又成了一节睡觉的课。还有其他的那些专业课,是即没接触过,又没兴趣学。唉~~~大部分的男生中专上半年的时候过的日子基本如下:
    6:00起床   7:30早饭   8:00睡觉 10:00觉间休息 10:20开睡 12:00午饭   12:00午觉  14:10集合  14:30睡觉  16:30活动   18:00晚饭   19:00睡觉   21:30回宿舍   22:00开聊    0:00睡觉――-6:00
    半年下来,不少哥们都长胖了,长高了,到了军校养得是白白胖胖,父母见了到是很开心。不过等到拿到成绩单的时候,呵呵,灿烂的阳光就会瞬间消失,狂风暴雨即将来临。只不过一张‘满江红’的纸,却让我们过不了一个好假期。
    在军校,外出总是很难的事情,一个星期只一天可以外出,一个班八个人还只能出去两个。因此,不假外出就出现了,开始钻一切的空子,用各种手段偷偷的跑出去玩。刚开始,大家是逛街,等过了几个月,熟了也就没意思了。后来开始在外面打PS,DC,可是一个月就那么点钱,过不了多久也就不流行了。而那时的我,喜欢看书,漫画书、武侠小说、言情小说、人生哲理和传记,什么都看。外出一次总带回不少书,漫画――看了有一百多部;武侠小说,看完了金庸;言情小说,什么琼瑶、席绢都看了。没钱的时候,我就带五毛钱,然后开始出去逛,转转书店,看看音像店,瞅瞅精品屋,累了、渴了就花五毛钱买瓶汽水喝;然后,接着转,不到时间不回去。男生们外出,怎么出去还是怎么样回来;女生们外出,空着手出去,总是大包小包的带回来。后来我们得到一个真理,军校里的女生总是比男生有钱。
    在我们队,在我们系,在我们学校,我找啊找,找啊找,真想找一个能和我是同一个地方来的,可是始终让我失望。南方人倒是有,广州的广东的,就我一个人。那时广州发展的比内地强,经济上发达,文化上前卫,还有那时的甲A没有假球,广东宏远和广州太阳神都是甲A中的强队。自然,我在队里虽然孤单,但还是很骄傲的。大家也对我产生了兴趣。我,一个来自南方繁华城市的男孩,平时不爱说话,军帽总是遮住了双眼,走路时总爱插着兜(当然是没有纠察的情况下),不爱笑,经常自己在那最后的位置上吹奏着我的竹笛。按照那时的话来说,叫酷吧。其实那时的一切,只因为自己的不开心,虽然来到了军校,但是过去的很多往事一直缠绕着我。
    有次,我在和一个高年级的大哥学吉他,我们队的一名女生跑了过来,“你叫龙吧?”
    “对啊!找我有事?”我面无表情的问。
    “恩,有个问题我一直很想问你!你能回答吗?”
    “你还没说,我怎么知道我能不能回答啊?”
    “我很喜欢听香港歌手们唱的粤语歌,你们广州话和香港话一样吗?”
    倒!当场差点晕倒,自己都说了――粤语,粤就是广东的别称,这傻妞连这都不知道。但,我还是很平静很镇定的回答她“是的,没错!广州话和香港话是一样的!”心中却在想这么怎么白痴啊~~!从来不和女孩说话的我,那次可能是第一次说吧。
    每天,活在自己的生活中,不去打扰别人,也不让别人打扰我。不说话,不爱笑,不爱聚群,这就是那时的我,十六岁的我,让人感觉阴郁的男孩。

                                                  .............(待续)

作者:静夜

《绿色梦痕--第五节》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静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