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色梦痕(十五)

发表日期:2005-04-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中专的军校三年,转眼就过去了。完成了由一名地方的小青年到祖国的军官的转变,刚满十九岁的我走出了校门,肩负着历史的重任。这所军校,留给了太多的酸、苦、辣,没有甜,没有一点儿的甜味。临走的那天,队长给我们送行,哭了,忍不住的哭了,和队长相拥抱着。
“队长,谢谢你!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认识你就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重缝,记得来广州看我啊!”
“傻小子,哭什么,又不是生离死别!会去的,你可要好好招待哦!”队长说的轻松,其实从眼角也流出了泪水。
同学们相拥着诉别,泪水就像瀑布一样,不停的奔泻。再看一眼自己的宿舍,再望一下我们的教学楼,再走一下我们操场。马上就要离开这了。
三年了,而三年来吃的苦受得磨难,超越了所有的同龄人,那时才十八九岁的我们,思想却成熟得超越了年龄三四岁。和地方上的同学早已有了隔阂,已经无法谈到一块儿了。而现在我们又要和最相知,最亲密的战友们分离了。前方的路,靠我们自己了,靠我们自己踏出那坚实的脚印了。
临走的那一夜,没有人睡觉了,所有人在学校里的促膝长聊了一夜;在学校外的整整HAPPY了一夜,但是有一点是大家的共同点----都挂着泪水。以前的什么冤冤仇仇,都在毕业的那杯酒中化解了;以前一切的不愉快,都在毕业的聚会上消逝了。唯一大家知道的就是,我们要分开了,也许有的再也见不到了。全国各地,都有我们的同学,但是有几个又能再次相聚在一起呢?就让我们疯狂这一夜,让我们最后珍惜这仅剩的一夜。

那晚我和最好几个朋友,焦--前面所提的生死之交;耗子--一个北京的MM,猫--一个北京的MM,梅--我那时的女友;在郑州逛了一夜,因为这一走,大家真不知道何时再聚了。焦,三年来,我们睡在上下铺,我们一起犯错误,一起立功,一起欠债,一起还债,一起花钱,一起泡MM,太多太多了,那天我们都很伤心,虽然说好谁也不许哭,但最终谁也没有能忍住泪水。耗子,我们的好朋友,一个极男性化的小女孩,和我们在一起,都是哥们儿相称。猫,我叫她师傅,她是个神棍,为了学用扑克牌算命,拜了她为师。梅,就不需要多说了,前面也提到了。前几年还能见到焦和耗子,现在也没机会见面了;猫,至从毕业后,在也没有过消息了。毕业就是那么残酷,总要将有情的人分两瓣儿。

走的那天早上,学校宣读了分配的去向。焦,分到了北京空军司令部,耗子和猫分到了北京的技术局,梅和另外几个同学分到了广州军区技术局,而我被分到了河南的某野战部队。
走了,走了,大家终于还是分开了。我和梅坐上了同一列火车回家,她分到了广州,那时是我们两感到最幸福的事情。那时是多么的开心,我们真的能在一起,虽然我分到河南,那也只是暂时的。只是家人想让我在艰苦的地方多锻炼一段时间,然后就调回广州。当时我们两的心情,只能用幸福两个字来形容。到了广州,父亲来接的我们,向他我逐一介绍了我的几个同学,到梅的时候,父亲怔了一下,因为学校不允许谈恋爱,队长也不喜欢我和梅一起,所以为了这事,父亲曾经去过学校一次。第一次见面,可以说是不愉快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就是这次毕业也成了我和梅的结束。我家人不喜欢梅,也许她不漂亮,也许因为她不懂事,也许因为她没有强大的后台。因为梅,我父亲常给我脸色,因为梅,我和父亲常常闹起来。但我始终说一句:“除了她,我谁也不要,不管你们接受不接受!”。父母最终是妥协了,而梅没有坚持,这次的见面给她留下烙印,也成了我们最终分手的其中一个原因。

三年来,和梅之前,我承受的是压力和痛苦。三年来,和梅之后,我承受的还是压力和痛苦。三年后,我承受的始终是压力和痛苦。
一个曾经我深爱的女孩,一个给了我她的一切的女孩,一个让我为她至死不渝的女孩,现在却成为了这一生最恨的人,这一生最厌恶的人!
因为她给我伤害太大,太大。也许,至今,她都不会明白!



......待续

作者:静夜

《绿色梦痕(十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静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