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色梦痕(十一)

发表日期:2005-04-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那时和梅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操场上看星星,以前郑州的空气很好,每天晚上都能见到满天的星空。而且说来也怪,只要和梅在一起,就总是能看见流星。梅总怕见到流星,因为她总认为流星会给她带来霉运,而我却特别喜欢见到流星,因为对我来说太难得了。我们总静静的躺在草坪上,静静的望着星空,依偎着静静的守在对方身边。其实,当时的我也并没爱上她,对她存在的是感激和愧疚。记得,和她第一次KISS的时候,自己并没有那种奇妙的感觉,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水房刷牙。后来据说,那时的她也并没爱上我,她回宿舍的第一件事情也我一样。
那时的日子很快乐,因为在军校里,谈恋爱只能偷偷摸摸,就算大家都明白,面子上也得装出来两人没有关系。走路要保持距离,在公共场合说话的次数要少,更不可能有什么稍微亲热的动作。传纸条,写短信算是那时谈恋爱的人最佳的沟通方式,然后再找个“通讯员”帮我们来传。只有天黑的时候,我们可以找些别人看不清脸的地方,拉拉手,搂抱一下。
一学期很快就结束了。开始放假的那天,大家可以回家了。家人来学校接我,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说一声,我就上了车。因为那时还小,谈恋爱自然不敢跟家人说,在车启动动后,司机从倒后镜看到了一个女孩在奔跑,好像在追我们的车,问我认识吗?我回头看见了是梅,当时多想下车再抱一下她,但我只能回答:“不认识,可能她急着干什么事,正好在我们车后面吧。”心里却难受得要命。车上的哥哥和姐姐,又再说:“不可能,人家小姑娘一边哭着呢!肯定是追你的吧!”。我的心更痛了,那时才16岁啊,哪敢让家人知道,只能是矢口否认。当下午坐上火车时,感觉少了什么,心中空空的,想她,好想她。火车慢慢的启动了,泪水也悄悄的滑落了下来,虽然只不过分开一个月,心里的悲伤却像要永远的分离。
这一年的寒假,几乎每天就是在想她,和她打电话。只希望假期赶快过去,让我能早点回到她的身边。

假期前的这一学期,很平淡,没有第一年时那么多的事情。安安分分,平平凡凡的过日子,不再与别人争什么,也不像突出自己什么。
我们组建了自己的篮球队,虽然我们年纪是最小的,但是我们的技术可不弱。我继续以前的风格,打组织后卫。那时有一招绝招叫“骑马射箭”,就是在跑动的过程中突然远投,命中率都在90%以上。这招可为球队立了不少的功。大家经过一年的相处在球场上也有了默契,在系里的联赛中我们拿了亚军,可怜的是那时的奖金只有50块钱。当晚队干部批了我们假,可以不上晚自习,让我们自己在对点钱吃顿好的。那次一共十一个人,每人又出了10块钱,先要了十一个菜和一架啤酒(十瓶),不一会儿酒就和完了。不记得是谁的提议,说喝白酒吧,随后就要了一瓶仰韶(46度),可是也不经喝。等吃完饭,我们再一数瓶子一共喝了十一瓶白酒,当中的三、四个哥们儿已经不会走路了。
这一年我们也举办了运动会,可是那时的我胃病一直很严重,所以本来长跑是强项,可是没敢参加了。只好从径赛改发展田赛了,因为我们年纪小,当然只能参加中专组,那次参加了跳高。从来没参加过跳高比赛,只是那年刚学过背越式,因为运动员可以加餐,有时还能不上课,像我不爱学习的,当然报名参加了。不过没想到的,居然拿了第二名,真有点出乎意料。

喜欢平静的生活,没有了不必要的矛盾,没有了不必要的争吵。自己过自己的,很自在,很快乐。那时,只希望永远的这样平静下去,我不想再有什么风浪,我也承受不了什么风浪了。


.............(待续)

作者:静夜

《绿色梦痕(十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静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