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色梦痕(四)

发表日期:2005-04-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我们入学军训刚结束的时候,组织了一次外出洗澡,而且还可以玩上一个上午。这对我们来说,那叫个开心啊!一个多月了,终于可以放放风了。当听到外出洗澡时,对我来说真是新鲜,去哪儿洗啊?澡堂,那是个什么地方?从来都没有去过。当跟着大家来到门口的学校大澡堂时,我有点傻了,天啊!什么嘛,乱七八糟的,一堆人在那脱衣服的、换衣服的。但是一个多月了,总得洗啊,身上都臭了。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怎么还得全脱光了进去啊?那么多人,多难为情啊!长那么大还真是第一次,还有那大池子,多脏啊,那么多人在里面泡着。我匆匆的洗完就赶紧出来了,受不了,真受不了北方这习惯。洗完澡,几个男生拉着我一起找地方玩去,发现个打台球的地方,好破好破,问问价钱,一块钱一局。他们打得兴高采烈,我自己在旁边琢磨,这是什么嘛?一块钱一局?还没有斯诺克,在广州那时是20块一小时啊!哎,受不了。
全新的生活开始了。全队一共有77名学员,我们是六系四队,也是整个学院年纪最小的一个队。中专一年纪时的课和普通高中的课没多大的区别,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我们是全军事化的管理和要学习军事知识,体育课的内容就是完全按照军体达标来安排的。语文上的是大学语文,数学学的是高中数学,英语是上外的教材,物理是学校自己编的,没有了化学,没有了生物,多了一些我们军事专业的课程。全队都在一个大教室上课,当时我做在最后一位,像我这样不爱听课的学员,真是如鱼得水。每天上课都是昏昏沉沉的,常常听着听着就找周公聊天去了。
我们也重新分了班级,一班到六班是男生班在一楼住,七班到十班是女生班在三楼住。我在六班,班长:钉子,北京人,喜好足球,写得一手好字。副班长:猫科,河南南阳人,因为他睡觉时像一只猫,所以称他为猫科。班员:帅哥,北京人,长得白嫩,相貌不错,所以叫他帅哥;郭瞎子,北京人,前面已经提过,因为摘了眼镜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因此得名;民工,北京人,因为他的真名叫宫民,所以大家将他名字反叫;耳朵,山东济南人,因为该兄弟的耳朵较大;聋子,山东济南人,虽然这样叫他有点不妥,但是那时大家一叫习惯也就无所谓了;我,广州人,当时的绰号――南方老大,呵呵,好象比较威风。这就是我们的班级人物。
军校的日子开始时感觉是非常单调的,我们每天除了出操、上课、训练、吃饭,几乎就没有别的事情了。在学校时我们的乐趣第一就是写信,给自己的父母,给自己的同学、朋友,上课的时候几乎大部分人都在写信,好像有写不完的信一样。到后来我给你同学写,你给我同学写,反正只要对方能回信这就是最开心的。而且男生们几乎都是跟女孩写信比较多,自然我也一样,给中学时曾经的女朋友写,玩得比较好的女孩写,结果我居然学会了十多种叠信纸的方法。最高记录,平均每天都能收个三、四封信。第二件事就是打电话,一有时间就是打电话给同学,给朋友,胡扯瞎吹。第三件就是抽烟,一下课大家就开始往外跑,找个僻静的角落或者躲到厕所,一般在厕所的比较多。所以,每当课间休息时,厕所的人气总是最旺的。整栋教学楼的烟民们都往厕所跑,一楼的到二楼抽,二楼的到一楼抽,三楼的到四楼,四楼的到三楼,就这样下来到时烟民都成了好朋友了。晚饭后离看新闻还有一段时间是我们自由的时间,我和我们班的几个人常常就是到我们的老地方,那是一片石榴园,我们称它为“天竺”,每当有人问,现在去哪儿?准会有人接话儿,“走,天竺!”。然后就是晚上熄灯后,偷偷的抽上一根在睡觉。唉,那时管得太严,根本就不让抽烟,抓到了还要给处分呢。我们每月就四十五块的津贴是毫无保留的全搭在这三样事上了。
那时的感觉,只有一个,就是我们就像在蹲监狱,每天都数着日子过,算着离放寒假还有多少天。大家都想早点离开这地方,离开这没有自由的“监狱”。

作者:静夜

《绿色梦痕(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静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