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绿色梦痕(一)

发表日期:2005-04-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序言

这个梦已经做了很久了,也许是它太精彩,让我至今都没有醒过来,但为何我还称它为梦痕,因为它迟早只是我人生中的一梦而已。人生中有无数精彩的梦,当一个梦醒了,你还会去做另一个梦。而我,只是在它没醒时,先将它记载下来,一个美丽的梦......




转过身,独自一人朝登机处走去。本来还满心喜悦的我,突然落下了泪水,我不敢回头,不敢再回头,不敢再看妈妈那被泪水浸湿了的面庞。刚满十六岁的我,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一个人背起了行囊离开故乡到离家千余公里远的地方读中专,这一走意味着我将会有很长的时间难与家人团聚,意味着将会和故乡的朋友慢慢疏远,从此踏上了这条艰坎的军旅之路。飞机上没有说话,没有胃口吃东西,看着窗外的白云,偷偷的落泪,原来离开家、离开那所拥有许多记忆的城市我会这样的痛苦。
当踏上一个陌生的土地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想回家!这时才知道留在父母身边是多么的幸福!那时北方的城市发展的还不快,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繁华的街道。那时中原的省会郑州,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大农村,到处尘土飞扬,人们穿着也不时髦,操着那当地的方言,对我这异乡客、一个从南方沿海城市的人来说,真的是受不了。
军校,多少人向往的地方,自己能进来读书是做梦也没想到的。经过庄严的门卫,步入我眼帘的是那整齐的绿色方队,那漂亮美丽的校园景色,车一直开到我们的宿舍楼前――六系宿舍。我拎着行李找到了我的班级,嘿,我来得还挺早,班里只有一个哥们比我先到。我睡在下铺,靠着窗户,地理位置还挺好。收拾好东西就开始打量那个比我早来的哥们,土头土脑,一身有点邋遢的衣服旁边是他的行李――麻袋!有点晕,不是吧?这也是我同学?经过一番嘘寒问暖,此兄姓樊,河南南阳人士,年龄比我大点,就在我和他正聊着的时候又进来一位战友。此人,白白净净,打扮还挺讲究,一问――哦~~首都人民,怪不得嘛!接着是成都的兄弟、济南的同志以及又来两北京的哥们儿,我们班七个爷们儿就全到齐了。本来还有点儿思乡情的,这会儿大家天南地北的一扯,没人想家了。
下午,我的活动就是领生活必须品,牙膏、肥皂、脸盆、毛巾、写信的纸和邮票,吃饭的家伙。总有点感觉不对,咋和进号子里似的。刚到,军装还没统计每个人的体型,所以也就先不发了。晚饭集合时,大家都穿着便装,拿着饭碗,真的更劳改犯差不了多少。这军校的伙食,唉,委屈死我的肚子了。八个人,就四个菜,还巨难吃,幸亏那馒头是随便吃,要不非饿坏了。但大家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多的馒头也不够吃,也就只能吃个八成饱。吃完饭,还得自己洗碗、洗盘子,这活在家当少爷的我可是从来都不会去干的。记得那天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有什么不对,发现几个高年纪的男生总盯着我,我瞥他们几眼,没理会,洗碗的时候有个人故意撞了我一下,本来想跟这孙子急,想起家人对我的叮咛,忍住了。
十点钟熄灯,大家意犹味尽的聊着。“熄灯了,没听见吗?还说话!”呀!队长来查铺了!“大家早点睡吧,旅途中舟车劳累的,好好休息!这里晚上天凉,记得盖好啊!”队长一句普通关怀之话,还真让我们感到了温暖。队长走后,也许真是舟车的劳累,没多大会儿,大家都没一点儿动静了。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眠啊!第一次离开家,还那么远,真想家。想爸妈,为什么那么狠心把我送出来;想朋友,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聚啊;想自己的小窝,那多舒服,这什么破床啊,还嘎吱嘎吱响。自己想着想着,只有蒙着头哭起来了。唉~~真羡慕他们,还能睡得着,睁着两眼看着上铺的床板发呆。
“嗨!有人醒着吗?”一句京片子不知从哪个哥们口中传了出来。兴奋啊!我赶紧说了句:“我呢!我醒着!”谁知道,我的话音刚落,“我也是!”“我也醒着呢!”“还有我!”“原来你们也没睡!”接着四个声音就出来了。呵呵,好嘛,大家都想家呢,这会有人陪了,看看表三点多,还都真能忍,憋了几个小时了,全都没说一句话。首都人民开始讲诉他们北京的故事,我自然将我在广州的事,成都说他在家的趣事,河南的给我们介绍河南。唯独那济南的哥们儿没动静,我们当时都真羡慕他能睡着。
第二天,大家的精神都不好,我们发现济南的那兄弟也和我们的状态差不多。这时队长进来了,对我们说:“我们班有位同学,小时候发烧将耳膜烧坏了,几乎已经聋了,大家多照顾点!”这时我们才知道,原来他也没睡好,可是没听见我们说话!哎,真是可怜啊!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心中的滋味根本没有什么兴奋,更多的是酸楚,大家都想回家。毕竟那时大家真的还太小了,在别人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我们来到了部队;当别人在享受花季雨季的快乐时,我们的灿烂季节已经开始奉献给了绿色的军营。


......待续

作者:静夜

《绿色梦痕(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静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