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BIG BLUE

发表日期:2009-03-21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酒,像一阵温软的季风穿梭进入到董小毛的喉咙里。蜉蝣酒吧里空气似乎变的湿润起来,酒精与荷尔蒙的气味像是结合成水分子的化学方程式将董小毛的视觉,听觉变得湿漉漉的。湿漉漉的音乐,湿漉漉的欢笑声,湿漉漉的耳语,湿漉漉暧昧的眼神,当然还有湿漉漉的自己。很显然,董小毛并不喜欢回应朋友的吵闹与玩笑。他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像是坐了一个世纪那样静静的把自己蜗居在沙发里,并且开始自己最擅长的胡思乱想。思想开始像是剥落的墙皮,一块块的轻轻的跌落下来并化为分子状消散,思想开始呈现原本的颜色...
     
      说实话,董小毛想逃了。逃跑并不是件可耻的事情,关键是看你为什么事情想逃。逃跑毕竟不等同于逃避,两者相比前者应该算是更为主动和乐观。董小毛觉得自己做为一个生命周期短暂的生物,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见识到更多有趣的人于事。而不是把时间花在无聊的等待或者无谓的感情里。但是,此刻董小毛却在等待,等待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等的人或事什么时候来他还是不知道。于是乎,董小毛觉得这样等待是件不靠谱的事情。他想逃了。


     我当然没有醉,事实上写下这段文字的时候,下午的阳光正暖洋洋的停靠在我的玻璃窗前。关于在蜉蝣酒吧的瞎想很多细节已经记不起来。只是记得在喝了清酒又喝加柠檬的啤酒后,董小毛不由自主的在自己内部分出了彼此。彼,胆小怕事,觉得外面的世界是那样的险恶和充满陷阱。此,则胆大好动,一心想要去征服属于自己的世界。彼与此争吵着,董小毛被他们的吵架声搅的心神不安。朋友的吵闹与玩笑他并没有回应,他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进行着自己的战争。思想在争斗中开始像剥落的墙皮,一块块的的被蹭掉了下来,思想开始呈现原本的颜色...
    
      这时,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董小毛的脖子上。争斗停止了,这是彼与此都没想到的。这个吻像是在董小毛身体种下了一颗种子,在一秒内如分子爆炸似的在身体炸开来,迅速蔓延的长成了一只带着孤独情绪化的树。在一瞬间,董小毛看到了思想原本的颜色。“蓝色。”董小毛自言自语。女孩奇怪董小毛低语什么,她肯定不会相信一个吻长出一个树的瞎话。
   
       想到哪里了?“哦,对了。我想逃。”董小毛抓起桌上的啤酒塞了一片柠檬,一饮而尽。 一切又回复原位,只是董小毛眼前大片的蓝色,挥之不去。(日记,虚构瞎想真实并存)







关键词:妈的要什么关键字

作者:董小毛

《BIG BLUE》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董小毛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