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谁在主导保养品的趋势?[转载]

发表日期:2009-03-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时装有时装的流行,保养品也有保养品的流行。Q10流行的时候会有很多品牌出Q10的产品,胜肽(Peptides)流行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含有胜肽的产品。最早使用胜肽的大概是玉兰油。二元,三元,和四元胜肽通常出现在眼部保养品中,例如Hylexin眼霜就同时含有二元三元和四元胜肽(我中意这支眼霜很久了,但是实在太贵啦)。现在最为热门的是六元胜肽(Hexopeptides),又称类肉毒杆菌,可以达到类似于肉毒杆菌的去皱效果。EL的 Perfectionist和LIERAC的晚霜都含有六元胜肽。


那么到底是谁在主导保养品的趋势呢?牛尔说是原料供应商。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制造商,原料供应商却只要那么几个。如果一个牌子出了含有某个成分的新产品而且非常畅销,原料供应商就会告诉其他制造商,说服他们购买这种原料,生产类似的新产品。原料供应商也可能预见到某种成分会流行而向制造商宣传 … … 于是市场上又形成了一股新潮流。


保养品为什么这么贵?


牛尔家里有两套世界上最昂贵的保养品,他向我们展示了图片,它们的包装走的是同一个路线,看起来像是未来世界的高科技产品。一个是La Mer的The Essence,另一个是Revive的Peau Magnifique。


La Mer的The Essence。每套由三小瓶组成,每小瓶只有15ml。每套售价: US$2100

Revive的Peau Magnifique。每套由四小瓶组成,每小瓶只有1ml。每套售价: US$1500

这么昂贵的产品究竟有多好呢?牛尔说La Mer The Essence的主要成分其实就是硅,涂在脸上会觉得皮肤滑滑的,但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功效。不过,保养品再贵也会有市场,不用担心卖不出去。


牛尔接着拿出一个成分表,说这是一个知名瑞士品牌的护肤品,含有鱼子酱精华,卖得很贵。他说他不能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品牌,因为怕被抓去坐牢,但是我大概已能猜到那是什么牌子。看看这张密密麻麻的成分表,水占了63%,甘油占了10%,而甘油在台湾化工行的售价只不过是台币80(不到四块新币)每50ml。而那大肆宣传的鱼子酱精华(Caviar Extract)在这个产品里只占了0.015%。再来看这个牌子的Radiance Cream,水占了52%,凡士林占了10%,真正的有效成分Retinyl Palmitate只占了0.01%。牛尔说爱美书的面膜配方中Retinyl Palmitate的比例是1%,等皮肤适应之后还可以加到2%。比较而言,Radiance Cream的有效成分真是少得可怜,价钱却是高高在上。


那么为什么厂商不愿意多加一些有效成分呢?原料毕竟还是便宜的啊。牛尔说这是因为存在品质稳定的问题,有些成分加多了会让产品无法长期保存,而像鱼子酱精华这种东西加多了还会有腥味。

牛尔说,所以大家不要太在意价钱,不要以为越贵越好,要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他说,保养品卖的是一个梦想,很多人会因为昂贵的价格和精美的瓶子而相信它真的有效,但如果把瓶子里的东西偷偷换成平价产品他们也还是会觉得一样好用。保养品的价格是一个市场定位的问题,如果定在高价位,那就必须要有精美的包装,还要有“故事”的烘托。为了说明这点,他还编了一个无厘头的故事:很久以前在日本的皇宫里,有一位皇后因为皇上和宫女厮混而打算逃出宫廷,没想到在路上摔了一跤,脸上留下一个大大的伤疤。太医就用很多种中药调了一剂药膏,取名xxxx散,居然神奇地去除了皇后脸上的伤疤,让她变得和以前一样美丽。这个王朝后来因为荒淫无度而被推翻,xxxx散的配方也从此无人知晓 … … 直到有一天老牛去拜祖坟,拜着拜着拜出一张纸来,上面赫然写着xxxx散的配方!“那么我应该把xxxx散买个什么价钱呢?”牛尔笑呵呵地问我们。我窃以为这是他每天在做的白日梦。有同学说:“两万!”牛尔说:“不,我要买五万!”他说的应该是台币吧,呵呵。


牛尔说他的产品的市场定位是DIY,所以就会老老实实地告诉顾客里面有什么(他们连整个做法都会写在网站上呢),也不用编故事。他说虽然有人质疑这么便宜的东西会对皮肤有多大用处,但还是有很多支持者。


我相信牛尔的意思并不是说贵的产品和便宜的产品没有差别,而是说这个差别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巨大,这个差别也不是它们价格相差悬殊的主要原因。价格不应该是选择保养品的指标,了解肌肤的需要,了解各种有效成分,也许才是选择的最佳途径吧。

用擦PP的擦脸?


我等待的时刻终于到来了,牛尔说他要示范一套护肤程序,“谁愿意上来?”话音刚落,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我就已经把手高高举起,说:“我来!”我蓄谋已久,谁都别跟我抢,嘿嘿。


牛尔看看我的脸,说其实我不是一个很好的模特,因为我的脸本来就不大,做出来的效果可能不明显,但是既然我这么踊跃,就在我脸上做吧。虽然我没有化妆,但他还是从卸妆做起。他拿出刚刚从屈臣氏买来的强生baby wipe,说这其实就是很好的卸装工具。我一看,这不就是给小婴儿擦屁股的吗?!牛尔说baby wipe的配方非常温和,尤其这一款还含有baby lotion,乳液可以卸妆并且滋润肌肤,又因为含量较少,不用担心致痘。一般的卸妆布通常含有活性界面剂,残留在皮肤上不太好,应该在使用后用水洗一次脸;baby wipe不含活性界面剂,所以可以不必洗脸。我脸上没有妆,看不出卸妆的效果,牛尔就在手背上涂了一大团防水的睫毛膏,等干了以后用baby wipe轻轻一擦就没有了。虽然我认为手背上的睫毛膏和睫毛上的睫毛膏在卸妆难度上完全不同,但这看起来还是很厉害。


上课的第二天我就去屈臣氏买了一包,才花了S$2.5,真是便宜。在家里试用之后感觉卸妆的效果和普通的卸妆布不相上下,虽然没有卸妆油洗得干净,但的确可以作为卸妆布的替代品,而且更温和更便宜!我这几天一回到家就用baby wipe擦掉脸上的彩妆,之后不用洗脸也不用抹乳液,皮肤也没有感觉干燥,等到洗澡的时候才做彻底的清洁。不过我的皮肤比较敏感,所以并不打算每天都用这种擦拭的方式卸妆。

皮肉之苦


简单的洁面之后,牛尔帮我涂上化妆水。他使用的是Clinique的2号水,我第一次用Clinique的水,果然是一股酒精味儿。他说这个化妆水含有金缕梅,适合我的皮肤,如果是痘痘肌肤就应该用含有水杨酸的3号或4号水,若是怕太刺激,可以只用在痘痘上。他说其实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至少两种化妆水,一种保湿,一种清洁;想要更多的话,还可以加上美白化妆水。用化妆棉擦化妆水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顺便去角质:在角质容易堆积的地方(例如鼻翼两侧)轻轻磨擦,就可以去除一些多余的角质。角质堆积会阻塞毛孔,造成油脂分泌不畅,是长痘痘的一个重要原因。


化妆水之后牛尔就开始演示按摩。这次他没有再拿出擦PP的东西,而是拿出用来擦肚皮的东西:LIERAC的淡化妊娠纹精华液。他说这个产品含有高达97%的植物萃取液,可以促进胶原蛋白增生,从而淡化皱纹,他和助手老陈都有尝试过,长期使用的效果很不错。他还教我们从颜色来判断一个产品是否含有较多的植物萃取液:植物萃取液本身是棕色的,就像是中药的那种颜色,所以真正含有大量植物萃取液的产品也应该是类似的颜色,而不可能会是白白的。如果把这瓶精华液作为普通的脸部护肤品,是不需要洗掉的;但是这次牛尔是把它当作按摩液来使用,就需要在按摩后洗掉,“因为按摩的时候皮肤会排出一些毒素”。

上课的第二天,我就去Sasa买了LIERAC的淡化妊娠纹精华液,S$50,比屈臣氏便宜了S$5.9。牛尔说对于这个配方而言,这样的价格算是很便宜了。

牛尔在我的左脸上涂了厚厚的精华液,然后开始按摩。他叫我把上下牙咬紧,找到我脸上因这个动作而突起的那块肉,说这就是咬肌。(哦,不要跟我说咬肌这回事,lg曾经笑话我的咬肌是全身上下唯一比他发达的肌肉。)咬肌因为咀嚼而变大,很多人还会因为偏嚼而使得咬肌一大一小。若想让脸变小,可以加强对咬肌的按压,方法就是通过“咬紧牙关”这个动作找到咬肌的位置,然后嘴部放松,把大拇指按在咬肌上,用三公斤的力道把它往里按,每次停留30秒,重复按压三次。

三公斤的力道到底有多大?大家去按按家里的磅秤就知道了。我对于这“三公斤”可是体会深刻,因为那天牛尔就是用这么大的力气按在我的脸上,那种感觉好像是牙痛发作,眼泪不由自主地在我眼眶里打转。牛尔说只有当感觉到酸痛的时候,那力道才算是够了,还入乡随俗地说起了英文:“No pain, no beauty.”他一边安慰我要坚持住,一边询问老陈:“还有多少秒?”老陈说:“还有15秒呢。”啊,为什么还有那么久,我真想哭。这样被按了三次之后,牛尔问大家我现在左右脸“有没有差”。大家看来看去,好像并没有看出什么区别。牛尔又不甘心地看了看,意识到这是因为我的左脸本来就比右脸大。他于是又把我右边的咬肌给按了按,但是大家还是看不出区别。唉,我好像真的不是个好model呢。牛尔倒是不灰心,把老陈给叫过来,在他脸上再试一次。老陈是典型的国字脸,总算让大家看出区别来了,牛尔这才满意地宣布休息五分钟。他同时还不忘提醒我,演示还没有完,tea break之后还要继续,一副生怕我逃跑的样子,呵呵。


那股酸痛在按摩停止后还隐隐存在着,下课的时候倒是消失了,但接下来的两天里,如果用手轻轻碰触咬肌附近,即使不用力,也还是会感到痛。这感觉跟运动之后身体上的肌肉酸痛还真是一摸一样。
关键词:牛尔

作者:麥嘜

《谁在主导保养品的趋势?[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麥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