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发表日期:2008-10-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位于大连市旅顺口区向阳街139号。

1902年初,沙俄强行租借旅顺期间,关东总督阿列克塞耶夫奏请沙皇,强占大片土地开始兴建监狱。日俄战争爆发后,被迫停止修建,当时仅建成前面的二层办公楼和八十五间牢房。战争期间被沙俄用做野战医院和马队兵营。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重新占领旅顺,日本人于1907年在原沙俄监狱的基础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牢房由85间增加到253间,暗牢4间,还有若干间病牢,墙外增设窑场和菜地,同时在院内修建了15座工场,强迫犯人为其生产军需品和日用品,监狱四周建起周长725米,高4米的红砖围墙,架设电网和楼,围墙内占地面积26000平方米。

监狱称“关东都督府监狱署”。1939年改为“旅顺刑务所”。

 

旅顺日俄监狱是世界上唯一一所由两个帝国主义国家在第三国领土上建设的法西斯监狱,是一所国际性监狱,是研究帝国主义国家在中国和东北亚地区侵略史的一个重要基地。

1971年7月,监狱旧址经过修复后,作为陈列馆向社会开放;198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将旅顺监狱旧址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东侧停车场,参观车辆免费停车。参观券:RMB25元。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这座牢房建筑呈“大”字形放射状,灰砖部分系沙俄早期修建, 红砖部分则是日本后期扩建253间。每层牢房都是并列两排,在走廊地面中间安装铁箅子,除供看守监视外,还可以透光和上下空气流通。三面牢房的连接处设有看守台,看守可同时监视左中右三面牢房。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监狱中关押的"犯人",一般有数百人,1942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关押最多达2000人。关押多是中国人,也有朝鲜和日本人。监狱内除牢房和工场外,还有去工场的检身室、医务系、调室、暗牢、绞刑场等。究竟有多少人在这里被害,无法计算。仅1942年至1945年8月就有700多人被绞杀和摧残致死。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的沿革

沙俄统治时期:  

1902年 始建旅顺监狱——建办公楼和85间青砖牢房。

1904-1905年  战时的野战医院和骑兵营。

日本统治时期:

1907年11月 关东都督府监狱本属——属驻满特命全权大使管理。开始使用监狱,并逐步扩建牢房,病房,验身室,暗牢,工场等。

1920年 关东厅监狱——监外扩占用地,开窑场,菜地,林场,建看守训练所等。

1934年 关东刑务所

1939年起,除治安法之外,又制定了思想犯罪法,“圣战”等法规,强化法西斯狱政。

1945年8月15日  苏联红军进驻旅顺,监狱解体。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低矮的探监室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咸菜池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监狱菜窖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检身室 重刑犯:红囚衣轻犯:兰囚衣(陈列囚衣为仿制品)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囚衣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调室

老虎凳,上面的皮带绑住犯人的四肢,固定之后就在四肢下不断垫高。上面的布枕是用来堵填犯人嘴。墙上挂的竹鞭灌了铅芯,在犯人旧伤口上再施毒打。

墙边有一支自来水龙头,那是旅顺第一根自来水管,是用来拌辣椒水的。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3F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暗牢  暗牢是用来关押“严重违反狱规”和敢于反抗斗争的被关押者。共有4间。每间仅2.4平方米,牢内黑暗潮湿伸手不见五指,墙上仅有一个供看守监视用的内大外小的圆形观察孔。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末任监狱长成战犯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组织机构严密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七等餐具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酒樽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监舍名号牌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牢房门锁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监狱大墙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越狱行动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绞刑室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绞刑架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下层装尸体的木桶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绞刑室处死的犯人尸体从这个门运出

 

日俄侵占旅大物证陈列室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灯塔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乃木西典的手迹石碑

朝鲜青年安重根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安重根监舍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 yanagi - yanagi的个人主页

 安重根( Ahn Joong-keun,1879年9月2日—1910年3月26日),字应七,生于朝鲜王朝黄海道海州(一说平安南道南浦,两地接壤,可能是南浦特级市包括一部分从前黄海道的地区),天主教教徒。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安重根流亡上海。同年回到朝鲜办学。1907年朝鲜高宗李熙在日本逼迫下让位于太子。安重根逃亡到俄罗斯远东滨海州,投身朝鲜的义兵运动,官至中将。次年,率百余人返回朝鲜对日作战,失败后再次出逃。

  1909年,在获知使朝鲜丧失主权的“乙巳保护条约”的始作俑者日本前首相、第一任日本朝鲜统监伊藤博文将赴哈尔滨与俄罗斯财政大臣戈果甫佐夫会谈之后,安重根潜往哈尔滨。10月26日9时,伊藤博文在哈尔滨火车站刚一下车,就被从人群中冲出的安重根连续打中三枪达姆弹,当日不治身亡。安重根另外3枪打中了伊藤博文的随行人员。安重根当场被俄国宪兵逮捕,后被移送日方。

  在日本设在旅顺的关东都督府高等法院的法庭上,安重根宣布伊藤博文15条罪状,包括杀死明成皇后、逼签乙巳条约等。安重根说:“我是为了具有四千年历史的祖国和两千万同胞,一举处决蹂躏朝鲜主权、扰乱东洋和平的奸贼。正因如此,我的目的是正大光明的。我是作为一个国家的人民,尽了自己应尽的义务。”11月3日,安重根被关进旅顺监狱。狱中他写下了《安应七历史》、《狱中记》和《东洋和平论》等著作。日本法院拒绝安重根的外国律师的辩护,安重根的日本辩护律师为水野吉太郎和镰田正治。1910年2月10日判处安重根死刑。1910年3月26日9时4分安重根在旅顺监狱内身着纯白传统朝鲜服装被绞死,时年31岁。午后1时,安重根遗骸安葬在旅顺公共墓地。经过长期战乱,墓址已无存。战后韩国为其设立了衣冠冢。临刑前作汉诗: 

 

  丈夫处世兮,其志大矣。

  时造英雄兮,英雄造时。

  雄视天下兮,何日成业。

  东风渐寒兮,壮士义烈。

  愤慨一去兮,必成目的。

  鼠窃伊藤兮,岂肯比命。

  岂度至此兮,事势固然。

  同胞同胞兮,速成大业。

  万岁万岁兮,大韩独立。

  万岁万岁兮,大韩同胞。


伊藤博文主张暂缓合并朝鲜。伊藤博文遇刺后日本加速了吞并朝鲜的步伐。1910年8月22日,日本迫使朝鲜签订《日韩合并条约》。同年10月1日,日本的朝鲜统监府改为朝鲜总督府,开始了对朝鲜长达36年的全面殖民统治。

 

 

作者:yanagi

《旅顺日俄监狱旧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anagi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