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丰臣秀吉:出身贫贱的日本枭雄

发表日期:2008-09-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丰臣秀吉(とよとみ ひでよし Toyotomi Hideyoshi)

(1536-1598)

日本战国时代末期封建领主,是继室町幕府之后,完成近代首次统一日本的日本战国时代大名。为1590-1598年期间日本的实际统治者。法名国泰佑松院殿霊山俊龙大居士。《明史》里称作平秀吉。

出身低微

在众多日本人的眼中,丰臣秀吉(Toyotomi Hideyoshi,1536~1598年)的诞生充满神奇色彩。最脍炙人口的传说如下:天文五(1536)年丙申(猴年)一月一日,尾张国爱知郡中村(现名古屋市中村区)的农民木下弥右卫门的家中,在这喜气洋洋的元旦气氛中,诞生了一个男孩。弥右卫门的妻子平日笃信日吉权现(太阳神),经常向日吉权现祈祷能够生一个男孩。有一天晚上,她梦见太阳进入她身体,之後,她怀了身孕。十三个月後,这个小孩诞生了。由于是日吉权现所赐之子,因此命名为日吉丸(Hiyoshimaru)。这个小孩,脸长得像猴子一样,所以大家都叫他猴子。

古今中外,英雄伟人的诞生难免染上神话色彩。上述的这则传说自然也不例外,疑点甚多。譬如说,后来秀吉用来自我宣传的《关白任官记》里,就记载他的生日是天文六(1537)年丁酉二月六日。关于他母亲因梦见太阳神而怀孕的故事,在后来丰臣秀吉写给朝鲜国、中国等的正式外交文书中也有提及。其实,当秀吉受封“关白”(相当于朝廷中宰相的地位,通常由地位最高的贵族担任)一职时,他曾说他的祖父是朝廷的公卿,因受小人的陷害而至乡下生活。有一次,他母亲至京都探访亲戚时,与公卿贵族发生关系而生下他。后来他又改口说是他母亲与天皇发生关系而生下他,最後,终于发展成他是“太阳神之子”的神话。丰臣秀吉的父亲木下弥右卫门曾经在织田家担任“铁炮足轻”(火枪步兵),受伤后回到老家当农民。在丰臣秀吉一统天下後,或许他认为必须夸张自己的背景,使自己更具有权威性,另一方面,或许只是他自己的自卑感作祟而已。不过当他从替织田信长拿拖鞋的身份,摇身一变成为天下霸主时,连当时的知识份子也觉得不可思议,认为他似乎不只是个凡人。因此,对于当时的一般民众而言,或许“太阳神之子”是个能够让人接受的说法。

默默无闻的童年

根据比较可靠的史料《太阁素生记》,以及其他传记的记载,秀吉确实长得像支猴子,因此他的绰号叫猴子。这并不只是个谣传而已,现存的织田信长的信中留有证据。此外,织田信长的信中还透露,秀吉还有个外号,叫做“秃鼠”。秀吉中年以後,毛发逐渐稀疏,晚年出征的时候,为了使自己更有威严,经常要画眉毛,装假胡须。不管是猴子还是秃鼠,总之丰臣秀吉的外貌极为不扬。秀吉在八岁时与父亲死别,没多久,一个名叫筑阿弥的茶艺师当了他的继父。在继父的眼中,秀吉不管外表或个性方面,一点都不可爱,而且家里又贫穷,因此就叫秀吉出去当帮佣。秀吉不管到哪里帮佣,都不受欢迎,每个地方都待不久。最後,在十六岁那年,秀吉拿著生父留给他的永乐钱一贯文离家出走,独自寻找帮佣的主人。

秀吉的出生地尾张(现爱知县),介于京都与偏辟的东国之间,是块肥沃的平原,可说是仅次于京都的先进地带。这个地方商人熙来攘往,因此可以接触各地来的讯息。在这种环境下,秀吉当然也得到一些商业的资讯,而且他天生聪慧,在旅途中,他将永乐钱换成便于携带的商品“木绵缝针”,然後再将缝针卖掉,获取利润成为旅费。最后,秀吉终于如愿以偿,进入远江国(今静冈县)的松下嘉兵卫家中帮佣。秀吉的第一件工作就是帮主人拿拖鞋。由于至武士家庭工作是他的最大愿望,因此秀吉工作勤奋,没多久即受到嘉兵卫的重视,将他提拔为出纳管理员。然而好景不常,秀吉的能干与勤奋受到同事的嫉妒,一大群人经常在嘉兵卫的面前中伤秀吉,尽管嘉兵卫再三保护他,但阻止不了众人的诽谤,终于在嘉兵卫善意的说明原委之後遭到解雇。秀吉在松下嘉兵卫家里工作四年,虽然遭受解雇,但是他仍然感谢嘉兵卫对他的提拔与呵护。後来,丰臣秀吉称霸天下之後,他派人去寻找松下嘉兵卫,在远江国久能地方赐给他三万一千石的领地,并任他为大名(诸侯)。

侍奉织田信长

回到尾张之後,秀吉想尽种种办法接近织田信长。在织田家中,他的第一份工作仍是替信长拿拖鞋。虽然同样是拿拖鞋的工作,但秀吉比从前更加用心。譬如说在寒冬的清晨,他将信长的拖鞋放进怀里温暖,信长对于这种用心当然会有所回报。在六年後,也就是永禄二(1560)年,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发动奇袭,打倒今川义元,一跃而成为天下出名的武将。此时,秀吉担任杂物采购官,发挥了开源节流的长才,他将支出减少了三分之二,当清洲城城墙破损而没钱修理时,他又毛遂自担任营缮官,将城墙修补完毕。就在桶狭间之战的那一年,秀吉与织田家的浅野又左卫门长胜的养女Nene(后来尊称为北政所Kita no Mandokoro)结婚。由于他是从步兵之子入赘于武士之家,所以改名为藤吉郎(Toukichirou),另一名字为秀吉。

此时秀吉二十五岁。後来约在秀吉三十八岁时,他又从织田家的大老丹羽长秀与柴田胜家两人的姓中各取一字,改姓为羽柴(Hashiba)。永禄九(1566)年九月,当织田信长攻打美浓的斋藤氏时,织田军最重要的战术工作就是于墨保(Sunomata,现岐阜县安八郡)建筑堡垒。织田信长派遣三分之二的军队去建筑堡垒,剩下的三分之一用来防卫敌人的攻击。这建筑堡垒的工作就由秀吉来负责。秀吉先将建筑堡垒的木材运往木曾川的上游,然後用木筏沿著河流运送下来。建材运到之後,才二、三天,堡垒就建好了。之後,秀吉又建议借用当地土豪的野武士力量,夜袭敌阵,结果获得大胜。这次大捷,秀吉成为信长麾下的一名大将。

本能寺之变

1582年6月2日拂晓,明智光秀举兵叛变,织田信长在本能寺自杀身亡。这一个事件改变了秀吉的命运。根据《川角太阁记》(Kawazumi Taikouki)的记载,明智光秀在事变之後,立刻派密使去向毛利氏报告。没想到这密使在暗夜中迷失方向,误入羽柴秀吉的兵营中。此时正好是本能寺之变的第二天。秀吉知道此事後大吃一惊,同时他也预感到他的一生的命运将会有巨大的转变。羽柴秀吉不敢张扬此事,翌日(4日)立刻与毛利(Mouri)军的高松城城主清水宗治达成和谈协议。6月5日清晨,秀吉从高松城撤退,挥兵讨伐明智光秀。秀吉的军队在滂陀大雨中,日以继夜的强行军,奔驰了约一百零八公里的路途,终于在七日的傍晚抵达自己的居城──姬路城。秀吉一回到姬路城,立刻跳进澡池里泡热水澡。他在澡池里面,发布出兵的顺序,并命令将城中所有的资金与兵粮完全分发给将士,毫不保留。从这里可以看出,羽柴秀吉为了这一战,将他一生的命运孤注一掷。

山崎之战

此时秀吉心中应早有胜算。因为明智光秀背负着反叛主君的罪名,事实上连光秀以为一定会来援助他的细川父子都剃掉头发,与他绝交。表面上看起来,明智光秀似乎太过盲动了,其实本能寺之变时,织田信长的主要将都在远方与强敌作战,而织田信长最忠实的盟友──德川家康也正在京都大阪观光,几乎不带一兵一卒。因此明智光秀举兵叛变的时机并没有错误,只是他的运气太差了,真可谓人算不如天算。现代日语中,有“天王山(Tennouzan)”一词,意为决定胜负的重要关键。这是指明智光秀听到秀吉率快军往京都来时,他立刻带兵前往自古有要塞之称的山崎(Yamazaki,位于京都大山崎町),并欲控制山崎後方的天王山。没想到秀吉已经早他一步占了天王山。此时,秀吉的军队约四万人,光秀一万六千人,胜负早已揭晓。光秀在逃亡中被土民杀死,他的军队也四分五裂。

贱岳之战

山崎之战後,秀吉的声望扶摇直上。6月24日织田君的主要将聚集在尾张的清洲,讨论信长的後继人选,以及分配地的会议,这就是所谓的清洲会议。在会议中,大老柴田胜家推出信长的三男信孝当後继者,但是秀吉却决定由信长的年仅三岁的孙子三法师来继承。柴田胜家的不满可想而知,织田军的内战已不可避免,翌年(1583)终于发生贱岳(Shizu ga Take,位于滋贺县北部)之战。在贱岳之战中,秀吉的阵营中传来前线已经败北而撤退的消息,但是秀吉却对部下高喊:“我们打胜了!”秀吉判断敌军虽然战胜,但一定已经精疲力竭,当天晚上将会在大岩山附近过夜。于是秀吉指挥军队,连赶十三里的道路,来到退守的前线阵营。到了晚上,当柴田军的佐久间势站在大岩山,看到山下一大群火把在移动时,他吓了一大跳,他作梦也没想到秀吉那么快就赶回来。贱岳之战,就在秀吉迅速果敢的行动中获得大胜。

大阪筑城

在山崎之战与贱岳之战获得大胜之后,秀吉于1584年与德川家康(Tokugawa Ieyasu)、织田信雄(Oda Nobukatsu)的联军大战于小牧(Komaki)、长久手(Nagakute)。遇到骁勇善战的德川家康,士气如虹的秀吉首次碰到钉子,但是他非常聪明,立刻与家康和谈,并收家康的次子于义丸为养子。其馀的战争,如1585年攻打纪州与四国,1587年征讨九州,1590年出征小田原,秀吉的军队都势如破竹,迈向统一日本之大道。

1583年,秀吉在大阪着手建筑一座超越安土城的城堡。其天守馈外观五层,内部八至十层,于1585年完成,其动员的人数,据史料记载,“超过六万人”,“如同蚂蚁进入蚁穴般”。秀吉为了向大家炫耀大阪城的豪华壮丽,经常招待访客去参观,其中还包括外国的传教士。秀吉向传教士说:“现在你们看到的房间,到处都是金、怠、生丝、绸缎、高级茶器,另一间房间则都是长短刀,以及其他的武器。”换言之,大阪城比安土城更像一座宝山。此外更令参观者惊讶的是,秀吉还制造了一间活动式的黄金茶室,墙壁、天花板、地板都是由黄金制造的,甚至连纸门的骨架也是黄金打造。他的寝室也是极为华丽,棉被是鲜红色的高级布料,床头以黄金雕刻装饰。这大阪城在1615年被德川军烧毁,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大阪城天守馈是在1931年11月以钢筋混凝土重建而成的。

传教士佛洛伊斯于1593年的报告书中介绍秀吉的夜生活如下:“关白(秀吉)极为好色而不知廉耻,经常沉迷于动物性的肉欲中,在他的宫廷内,拥有二百名以上的女人。这不幸的暴君年龄已经超过六十岁(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老),但是他还派人出外搜寻美女,不管是商人或是工人的女儿,也不管是未婚或是寡妇,只要是容貌美丽,都被他召进城内。而且他都只留一二天,就让那些妇女回家,只有让他满意的,才长久留在城内。”他的侧室为数众多,比较有名的有:淀殿(Yododono,也就是浅井长政的长女茶茶)、加贺局(Kaga no Tsubone,她是前田利家的三女摩阿)、松丸殿(Matsunomarudono,京极高吉长女龙子)、三条局(Sanjou no Tsubone,蒲生氏乡的妹妹阿虎)、三丸殿(Sannomarudono,织田信长的五女)、姬路殿(Himejidono,信长的弟弟信包的女儿)等。有人说,秀吉出身低微,所以喜欢搜集名门之秀当侧室。

藤原秀吉与丰臣秀吉

就在大阪城完成的1585年,也就是秀吉五十岁那一年,他改姓藤原,升任代表朝廷最高权势的“关白”一职。这“关白”一职,自古以来,都由藤原氏所独占,特别是藤原家的近卫、鹰司、九条、二条、一条,称为“五摄家”。因此秀吉乃先认前关白近卫前久为干爹(近卫亦为藤原一族),然後才晋升关白。至于,为何秀吉不担任“征夷大将军”而去当朝廷的“关白”一职,虽然有种种说法,但其实当时的战国武将,一听到朝廷要赐给他们虚有其名的官位,都会感动得流泪。所以秀吉晋升“关白”,自然会感到无限的光荣。晋升关白後的翌(1586)年,就在後阳成天皇即位的那一天,秀吉晋升律令制度下的最高官位“太政大臣”。“关白”一职虽然代表最高权势,但从正统的律令制度来看,仍属“令外之官”,从此看来,秀吉拟依律令制度的官位重建天下秩序。另一方面,或许秀吉认为藤原这个姓太过老旧,无法显现出他是历史上最大的伟人,因此秀吉又获得天皇的许可改姓丰臣,象征日本统治者的丰臣秀吉于焉诞生。

「刀狩令」与「太阁检地」

战国时代,人民拥有大量的武器,动不动就以武力来抗争,因此连战国武将都感到害怕。1588年,秀吉下达一道命令,禁止百姓拥有长短刀、长枪、火枪等武器,这就是有名的“刀狩令”。虽然在这之前,也有其他的武将实施刀狩令,但不像秀吉的刀狩令那么彻底,而且是属于全国性的。当时的农村究竟拥有多少武器,我们从加贺国江沼郡所没收的武器即可一窥端倪:武士刀一千七百零三支、腰刀一千五百四十支、长枪一百六十支、耙刀五百支、小刀七百支。另外出羽国仙北郡则没收武士刀二百五十支、腰刀二千七百三十支、长枪三百三十六支、火枪二十六支、弓七十六把、盔甲十二具、头盔五顶。农民的暴动固然可以用“造反有理”来解释,但反过来说,一个农村拥有这么多的武器,不造反也很难。

在秀吉的“刀狩令”实施之後,农民的武力可以说遭到去势。在日本史上,有所谓的“太阁检地”,这太阁当然是指丰臣秀吉,而所谓的“检地”就是重新测量土地的面积,并调查作物生产量的意思。秀吉在1591年12月辞去“关白”,由他的养子秀次继承“关白”,自己则成为“太阁”。“太阁”是“关白”禅让之後的称呼。就在秀吉成为“太阁”这一年,开始作全国性的检地,因此称为“太阁检地”。其实,秀吉从1583年起就开始检地,在这之前,其他的战国武将为了想要重建业已崩溃的土地制度,因此也曾经做过检地的工作。“太阁检地”之所以具有特别的重要性,那是代表丰臣秀吉已经完成了日本的统一工作,同时,也表示他为了将来出兵朝鲜而预先作国力调查。此外,经过秀吉的严格检地之後,每块田地的收获量都统计得很清楚,农民具有耕作权,同时必须担负缴纳年贡的义务,农民与政府之间的剥削阶级(豪农)从此消失。

禁止基督教与出兵朝鲜

基督教是于1549年随传教士沙必略传到日本的,三十三年後的1582年,日本的基督徒已经到达十五万人,可以说是一百个日本人当中就有一个基督徒,可见基督教的传播速度非常快速。然而在1587年,丰臣秀吉却发出一道命令,禁止基督教传教士进入日本。其最大的原因是,丰臣秀吉唯恐基督教大名(诸侯)将领地捐献给教会,再度出现类似一向宗信徒暴动的局势。在禁令中的第一条提到,日本是神国,这表示日本开始吸收欧洲的文明,已经不在印度、中国的圈子里。有人说,这是最早的“脱亚论”。

就在长久的战乱接近尾声,人们欢欣鼓舞地迎接和平的日子来临时,1592(文禄元年)正月,丰臣秀吉突然发布出兵朝鲜的命令。秀吉的野心不止于朝鲜,他最终的目的是要征服明朝,甚至想要将帝国的版图扩大到印度、东南亚。虽然有人说秀吉出兵朝鲜的动机,是由于他丧失了最心爱的三岁大的儿子鹤松(1591年),但是在这之前,他已经向传教士说过要出兵朝鲜,所以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比较可靠的说法是,没有一个封建领主不想扩大自己的领土,而且丰臣秀吉统一了日本之後,已经没有领地可以犒赏有功的将领。如果占领了中国,当然不愁没有领地可以分发。

就在出兵朝鲜的前後,秀吉分别写信给琉球(1590年)、菲律宾(1591年)、高山国(台湾,1593年),要求服从朝贡。当时的台湾正是中国等海盗的根据地,是军事、贸易、交通的要冲。秀吉的军队在攻打朝鲜二十天後,已经攻陷汉城,可谓势如破竹,日军的致胜关键在于拥有先进的欧式火枪。就在秀吉得意忘形之际,朝鲜的游击队开始在各地反击,名将李舜臣更率领朝鲜的水军,以龟甲船及船炮震天雷大破日本的军队,控制了制海权。进入严寒的冬天之後,明朝的救援军队又赶到朝鲜,日军在饥寒交迫中牺牲惨重,厌战气氛弥漫。

秀吉本来想要谈和,但是1596年9月1日看到明使的国书,上面写著要封秀吉为日本国王,并将日本当作明朝的属国。秀吉看了之後暴跳如雷,当天晚上发布命令,再度出征朝鲜。这次的出兵军队只有十四万,而且仅能占据朝鲜的最南端。在第二次出兵的前後,日军对朝鲜民众的残害更加激烈,而且日军为了争取战功,将战死的朝鲜军队的鼻子、耳朵割下,用盐醋防腐寄回日本给丰臣秀吉,由于以数量记功,所以很多无辜的老弱妇孺都受到残害。这些鼻子与耳朵埋葬在京都方广寺大佛的西侧,今日则称为“鼻冢”。至今,韩国人一提到丰臣秀吉,莫不咬牙切齿。秀吉的军队除了杀害朝鲜军民之外,又强行押解五、六万朝鲜俘虏到日本耕作。除了农民之外,日军还强押大量的陶艺、印刷、刺绣等师匠到日本来,使得日本的陶艺水准大举提高。陶活字的传来,更带动了日後江户时代的出版风潮。朱子学者姜沆则带给日本的朱子学莫大的影响。这是侵略战争无意中的文化产物。

梦中之梦

在征服朝鲜的军队陷入苦战之下,如同前面所述,丰臣秀吉将自己的“关白”一职让给外甥秀次,自己则引退,成为退休的“太阁”。可是在1593年8月,也就是秀吉五十八岁那年,爱妾淀殿又再生下一子,秀吉欣喜若狂,取名为“拾”,亦即後来的“秀赖”。就在秀吉为如何替儿子的未来铺路而伤脑筋时,秀次为了讨好朝廷,献上大量的金银财宝。秀吉得知之後,即以谋反的罪名命他切腹,并将秀次的妻妾子女三十馀人斩首,据说当时鲜血染红了京都的鸭川。

1594年,秀吉五十九岁时,关白秀次的文书官在日记中记载,秀吉在晚上睡觉时尿床而不自觉。为了防止肉体老化,秀吉乃命令朝鲜的将士捕捉老虎给他进补。尽管吃了大量的虎肉与老虎的内脏,然而秀吉的健康状况仍然没有好转。到了1598年,秀吉的身体情况稍好,乃于3月15日在山城的醍醐(位于京都市伏见区)举行盛大的赏花大会。其规模远比十一年前在北野(位于京都市上京区)举行的茶道大会还盛大。然而与北野的茶道大会不同的是,当年的茶道大会,贩夫走卒都可以自由参加,而这次的赏花大会却是戒备森严,彷佛暗示著世人对丰臣政权的不满。到了七月一日,秀吉梦到织田信长来对他说:“藤吉郎,你的时候差不多到了,我来迎接你。”秀吉回答说:“藤吉郎替主君报仇,是为了报答主君的恩惠。请主君再稍等一段时间。”信长猛拉著秀吉说:“不!我的孩子被你害得很惨,一想到这件事,我就等不下去了,快点过来!”秀吉醒来,发觉自己已经爬离床位了。自从作了这个梦之後,秀吉自己知道来日不多,他最担心的仍是爱子秀赖的未来。八月五日,秀吉将五大老(德川家康、前田利家、毛利辉元、宇喜多秀家、上杉景胜)叫到床边,不停地说:“拜托各位一定要照顾秀赖。”八月十八日,秀吉终于在伏见城内结束他那波涛汹涌的一生,享年六十三岁。他留下一首辞世歌:“随露珠凋零,随露珠消逝,此即吾身。大阪的往事,宛如梦中之梦。”




引文来源  丰臣秀吉:出身贫贱的日本枭雄_资讯_凤凰网

作者:yanagi

《丰臣秀吉:出身贫贱的日本枭雄》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anagi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