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中国遣返百万日侨内幕

发表日期:2008-08-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946年5月7日,二战后最大的侨民遣返行动在中国东北拉开帷幕。从这一天到同年12月25日,在232天的时间里,经葫芦岛港遣返的日侨、日军俘虏共158批,总计1017549人(含日军俘虏16607人)。在全球遣返侨民的历史上,这是没有先例的。

                                                               

百万日本人成“弃民”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14年,东北全境共有日侨145万人,分布于国民党控制区的有84万余人,共产党控制区的有33万余人,苏联控制的大连地区有27万余人。这些日侨一度占据了中国东北城市最好的地段和农村最肥沃的土地,并自视为“人上人”。                      

在日本即将战败时,在东北的日本高官家属和富有的侨民已先行撤离。而天皇投降诏书一下,东北的百万日侨瞬间便成了“难民”。更让这些日本侨民心寒的是,日本政府采取“弃民”政策,使他们陷入困境。

许多日本侨民在向葫芦岛港口集中的途中自杀、病死和冻饿而死。一些人失踪于深山老林和荒郊旷野。数以万计的妇女和儿童,流落东北的城市和农村。据日本编纂的《满洲国史》记载,当时在东北的160多万日本人(不包括军人、军中文职人员和军人家属)中,死亡了174022人,其中“开拓团民”死亡78500人,占死亡总数的45%。

《朝日新闻》资深记者安藤信一,兄弟姐妹7人都出生在中国。日本战败后,全家穷困潦倒,哥哥抑郁而死。遣返登船前夕,患病的弟弟突然病情加重,父母只好让5个孩子先走。一个月后父母回国,但小弟弟却病殁在葫芦岛。忧郁过度的父母回国不到一年也双双身亡。

当时在哈尔滨日本难民联络会工作的村井光雄先生回忆说:1945年10月以后,桃山小学难民收容所每天约有30人死于饥饿、寒冷和斑疹伤寒,男女老少的尸体都堆放在学校操场上,直到第二年5月,才用马车将这些尸体运送到公共墓地安葬。这些生命就这样成为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的殉葬品。

国共美三方合作遣返

东北地区日侨遣返是中国战区日侨俘遣返计划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上海、天津、青岛、连云港等地日侨俘遣返基本结束后,东北日侨遣返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由于日侨分布在不同的控制区内,东北日侨的遣返比关内更紧迫、更繁重、更复杂。

1945年9月29日,在中美联合参谋长会议致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备忘录中,最早提到“东北(满洲)日人遣送计划”问题。10月25日,中美双方在上海召开第一次遣送日俘侨会议,制订了日侨遣送归国计划,原则规定:东北的日本侨民的遣送,当于关内地区日侨俘遣返后进行。

由于大连港在苏军控制之下,苏军又拒绝大连地区以外日本人的遣返,葫芦岛港就成为东北地区百万日侨遣返归国的惟一通道。

1946年,中国方面先后成立了以李修业为处长,刘佩伟、齐云阶、彭克复为副处长(均为少将级)的国民党东北行辕日侨俘管理处,以李敏然(李立三)为处长的东北民主联军遣送日人管理处。其他各市县均设立日侨俘管理所,所长由当地军政主官担任。为保证日侨俘得以顺利遣返,国共美三方共同商定遣侨相关问题,确定以葫芦岛为输送港口。

三方商定,从1946年5月初开始,先输送国民党控制区的日侨,由国民党东北行辕负责组织实施。凡散在东北的日本人,无论是侨民或是战俘,以全部遣送回日为原则。凡有重病未愈者,暂留锦西医院治疗,待最后一次轮船遣送。

共产党控制区的日侨,则由东北民主联军负责集中。从当年8月份开始,在陶赖昭、拉法两地移交国民党当局,再由葫芦岛港口输送。在安东(今丹东)的日侨由民主联军组织,经朝鲜陆路和鸭绿江海运输送。在大连地区的日侨则由苏联负责经大连港输送。

在遣返日侨过程中,当时的美国政府也做了不少工作。美军葫芦岛海军基地司令部,在极短时间内,把凡能集中的日本海轮都调到葫芦岛来接送日侨,同时把他们在太平洋的一小部分运输舰也调了过来,约有30余艘来往运输。每船平均能装运2千人左右,每日平均有7只船只运载出口。在整个过程中,美国为日侨遣返紧急调拨船只120余艘,不仅有日本的轮船,而且还从第六舰队调来大型运输舰,在葫芦岛港与日本佐世保、博多、舞鹤等港之间往返达800余航次。美军还负责上船后日侨的给养。

中国人善举感动日侨

葫芦岛百万日侨大遣返是中国的人道主义善举,表现了中华民族善待邻邦、热爱和平的美德。

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是对中华民族的空前浩劫,数千万人死于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之下。但作为战胜国的中国人民没有以暴易暴,而是以中华民族的宽容和仁慈,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迅速安排日本侨民回国,这一点就连日本人编写的《满洲国史》也不得不予以承认:“战争后期,生活必需物资紧张,……中国人对日本人的反感情绪不断增长一事乃是事实。……但是,并没有因此发生对日本人进行民族报复的事情。倒是各地的中国人,同情日本人的悲惨处境,救济危难,庇护以安全,或者主动给以生活上的帮助的事例层出不穷。”

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财政紧张的中国政府仍拨出巨资作为遣返经费,并配备了大批粮食、燃料、药品和1.3万多节火车皮,以供遣返之需。葫芦岛这块曾被日本侵略者蹂躏过的土地,还没来得及医治自己的创伤,就向遣返的日本侨民伸出援助之手,接纳了105万敌国的侨民,让他们从这里踏上归国之路。

为尽快安排日侨归国,中国方面甚至出动了飞机。1948年6月4日至9日,中国政府从沈阳向锦州空运2501名日侨,共动用飞机50架次。有一次,葫芦岛日侨集中营发生霍乱,中方医生护士全力防治,控制了可怕的传染病。

在锦州和锦西两大待遣营地办有齐全的生活设施,临时的医院(产院)、幼儿园、学校、后勤商店一应俱全,据相关材料记载:“日侨俘管理处在此设置了重病号医院和能够同时接产30人以上的妇产科医院。据不完全统计,有120余人在此安全生产,只有两个难产的,母亲保全,胎儿死亡。在火车行进中因急病暴死的年老体弱的日侨,前后约50余人,都经侨俘管理处随车护送人员及时妥善地照日本的风俗习惯,在停站时留在各转运站,由日本人自己火化,并将骨灰送交其家属或亲友带回日本。”

中国人以德报怨的人道主义精神也为中日友好埋下种子,并开花结果。

1945年初,为了补充兵源的不足,日本关东军把许多中学生送到对苏作战前线,充当炮灰。当时尚在长春新京一中读三年级的国弘威雄就是其中一员。日本投降后,国弘威雄和同学们开始逃难。1945年10月11日下午,他们在饥渴交加中来到石头村(今黑龙江省宁安市石头村)。中国村民看到这些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孩子,及时对他们进行救助,救了他们的性命,使他们后来得以顺利从葫芦岛返回日本。

1994年,已是日本著名作家的国弘威雄回到葫芦岛,伫立在当年启航的码头,百感交集。考虑到日本7成人民是战后出生,国弘威雄决心将那段历史拍成纪录片,他表示:“一方面是警示不要重蹈覆辙,永不再战;另一方面是告慰被战争夺去生命的地下亡灵。”

此后,国弘威雄变卖家产,筹资到中国拍摄大型纪录片《葫芦岛大遣返》。1997年,该片在日本各地放映,引起了很大反响。当时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桥本龙太郎还发出贺信。

从葫芦岛遣返回国的穗刈子男,现在是日本林友株式会社董事长,并兼任松本市日中友好协会会长。他十分痛恨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那场侵华战争,认为它给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都造成了灾难。这些年来,穗刈子男多次到中国东北访问,并在他当年生活过的吉林省梨树县捐建了一座现代化小学。

据日侨俘管理处处长李修业将军回忆,1946年11月底,最后一艘接运日本侨俘的轮船即将离岸时,他登船视察。那天他登上轮船时,船上所有日本人立即站起来,向他鞠躬行礼。日方负责人再三邀请他讲话,他只好即兴演讲:“中国人近几十年来,受尽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欺辱,千言万语也说不尽。现在日本虽然战败了投降了,但是我们没有采取冤冤相报的办法,而是以德报怨把你们妥善地遣返回国。……你们回去以后,要仔细地想一想比一比,你们是怎样对待中国人的,中国人又是怎样对待你们的。希望你们以后只带友谊来,不要再带刺刀来,再见吧!”

很多日侨俘听他说完,痛哭失声表示忏悔,也有个别人神态冷漠表示不服气。李修业将军讲话结束,日方侨俘联络处代表赠送中方锦旗一面,上书“感谢中国政府”几个大字。

引文来源  百万日侨内幕

----------------------------
一键转贴 快速捕捉生活精彩

作者:yanagi

《中国遣返百万日侨内幕》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yanagi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