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江界河大桥一游

发表日期:2009-03-23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车型:华泰现代 2.5自动档两驱 景区:贵州 点击数: 投票数:
     早就知道与我县相邻的瓮安有座江界河大桥,至于它的具体位置却不知道;早就耳闻江界河大桥在当今世界桥梁中占有一席之地,可它究竟有多高、跨度有多大从来没有去查过;早就想去一睹江界河大桥的尊容,但一直说说放放,未能成行。
   3月18日,一个阳光灿烂、鲜花盛开的日子。一大早就赶往本县最北边的纸房乡西堰村去调查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有关情况,这里是“脚踏三地县(黔东南州的黄平县、黔南州的瓮安县、遵义市的余庆县)”的边界地带,距瓮安县城不过四十余公里,到黄平县城可是八十余公里。今天的工作比较顺利,结束时时间不过中午一点钟,于是大家几乎都不约而同地想绕道瓮安回黄平,看看瓮安的风土人情,顺便去拜访那座有名的江界河大桥。
   目标一致,立即驱车前往。同行的几人有的压根没有到过瓮安,有的虽二十年前到过,但对瓮安却几乎没有了印象,对江界河大桥的具体地理方位更是一无所知。印象中我只依稀记得它在从瓮安到遵义的公路上,位于贵州的第一大河乌江边。于是车快到瓮安县城的一个重要公路交岔道上,大家不得不停下车来问道,这时方知它的具体方位,也知道了还有四十公里的路程。
   路程不算近,得立即赶路。车在二级公路上奔驰着,气温似乎也随着我们的热情越来越高,身上穿着毛衣的同事不得不脱衣服了。春意浓浓,山坡上、田地里,许多植物开始泛绿。   这是一段丘陵地带,公路两边的田地里盛开着金黄色的油菜花,车行其中,不时传来它阵阵的清香,犹如走过少女身边时少女身上发出的诱人的香味,感觉浑身舒坦。

    远远近近的山坡上,不时看到点点桃花点缀其间;路旁农家小院前的紫荆花怒放着,紫红色的花影从我的镜头前一闪而过,留下一幅具有动感的图画。
     


    谈笑之间,车到目的地。好象大家对这里很熟悉似的,车刚停下,居然不往桥上走,竟然不顾烈日当头,直向桥头的山坡上走去。山不高,有条水泥小路穿行在山中,应该是为了方便大家上坡观桥所修;山上植被很好,长满了各种各样的常绿小乔木,正午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直射下来,落在杂草上,留下了点点光影。

   林中偶尔长有几株松树,高大笔直,显得很挺拔,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
    小径旁不时可以看到这样的标牌,大都是要游人注意安全、爱护草木、注意防火这样的内容。标牌做得很精致,很醒目,也很人性化,由此可见管理部门的独具匠心。


    上坡路不过百十来米,只一会的功夫我们就到了山顶,向往中的江界河大桥隐约可见。

    山顶上有一条依山势而建的木板小道,两边是用水泥做成的护栏。这条木板铺成的小道很有特点,你看它从茂密的森林中穿过却不损一棵小树,游人走在上面既能欣赏到美丽的风景,又能感受到原始的风味与现代环境保护的有机结合。我又一次赞叹管理者的先进理念和独具匠心!


    沿着木板小道一边欣赏着林中品种、姿态各异的树木,一边小心地观察着大桥的身影。渐渐地,大桥伟岸的身躯露了出来。


    继续前行30米左右,终于来到最佳观察点。往下俯瞰,向往中的江界河大桥尽收眼底。


    它横跨乌江两岸,从两岸高高的山坳间穿过,犹如一条巨龙横亘;在它的底下,乌江蜿蜒着从两岸壁立的山峦中流向山的尽头,耳中似乎听到江涛的轰鸣声。此时我不知道桥有多长、山有多高、谷有多深,也来不及感叹自然的恶劣和人类的杰作,惟有举起我手中的相机,不停地按动快门,似要把眼前的景象尽收卡中。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在一条山脊上,一边是茂密的森林,一边是陡峭的悬崖,深不可测。同去的一个同事有恐高症,人走在山脊上两腿不住地打颤,在没有护栏的路段根本就不敢走,还是在大家的帮助和鼓励下才小心翼翼地过来与大家合影。只可惜今天虽然阳光灿烂,但空气不通透,灰蒙蒙的,只有不远的巨龙在阳光的照射下清晰可见,而远处的山峦消失在天的尽头,几乎不见踪影。唉!现在很难再遇到那种清新、明朗的天气了。
     这里虽能看到大桥的全貌和雄姿,但似乎还不能完全感受大桥的气势,必须寻找另一个角度。对面桥下有一条路,想必应是专为拍摄大桥专修的观景路吧!拍完“到此一游”的纪念照并休息了一会,大家下山,驱车来到大桥的另一端下车,沿着观景路一路往下车,来到了大桥的下面。


    大桥的桥墩和其他构件又粗又高,让我感受到了它的威猛;人从桥下走过,当你抬头看桥时才会感觉到自己在它的面前是多么的眇小,令你对它产生一种敬畏感。桥下生长着许多开着花的不知名小树,树枝上悄悄的冒出了许多嫩芽。春天的脚步越来越近了!

    逾往下走,桥的气势愈发显示出来了。


    看到这个景象,毛泽东主席的名句“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是不是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只可惜我的镜头不够广,未能拍出它的全貌,大桥的气势未能得到很好的体现。

   走到这里,抬头往上看,大桥的桥拱象一道彩虹挂于天际,让人震憾;俯身下看,滔滔的乌江水清澈如碧,水流湍急,慑人心魄。往下不远,就是当年红军强渡乌江的渡口。也许那里的山没有这里的陡峭,但我想信那里的水一样汹涌,因为两岸的群山培养了乌江桀骜不驯的性格,狭窄的河道造就了乌江波涛翻滚的气势,作为后来人,我不敢想象当年那支从江西而来的疲惫之师在天堑面前是如何激发起他们的雄心壮志的,但翻阅历史,我已知道在隆隆的枪炮声中,就是这支疲惫之师硬是凭着惊人的勇气和胆略战胜了敌人,征服了乌江,由此走进了遵义,走到了延安,走向了胜利!


   收回驰骋的思绪,眼前雄伟的大桥静静地矗立在那里,只有奔腾的江水撞击岸石时发出阵阵沉闷的声音。路边到处是这种不知名的花,盛开着,一簇簇的,用一个词“花团锦簇”形容她再合适不过了。
   还有这红红的紫荆花开得那么灿烂,那么鲜艳,让你完全忘却了旅途的疲劳。


   回到桥面,我蹲下身来,细看之下它与普通的路面没有什么两样。由于时间关系,我没有走到桥中央去亲自体会桥的高度,略显遗憾。对于它就近有多高,民间有一个笑话,说是有人从上面往下撒了一泡尿,尿屙完了,可屙出去的尿还没有掉到底。嘻嘻,谁知道呢?反正它确实太高了。

    跑了大半天,肚子有些饿了。正好路边有几个买凉粉之类食品的小摊,二元五一碗的豌豆粉不算好吃,但能充饥。恰好大桥的碑记就在摊边,近身去仔细看了一下,终于知道了大桥的概况。大桥属于桁式钢筋混凝土组合伸臂拱桥,全长 461 米,宽 13.4 米,桥面至最低水面 263 米,主孔跨径 330 米,在同类桥梁中雄居世界第一,堪称天下第一桥。大桥于1987年动工修建,1995年竣工通车,一举沟通了四川、重庆经贵州入两广、湖南的公路捷线,成为西南出海的大通道。这里位于瓮安县城北48公里的江界河处,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曰“震天动峡谷”。谷深400多米,旧称“浪挟风霆”,乌江至此,两岸壁陡,河床骤缩到50米左右,在数百米长的河段内猛然跌落三级,激流奔腾而下,冲击礁石,声震山谷,如“过百万之兵车”,“伐三千之战鼓”,故名“震天动”。
    辞别了江界河大桥,我们踏上了回家的路程。车到瓮安与黄平交界处的牛坡岭时,突遇正在修路的路基塌方,一大堆石头堵在路上,工人们正在用手搬以清通道路。但可能是刚放过炮震动过的缘故,上面的石头不时掉下来,很是危险。我们停下车来等待,并不时提醒工人们注意安全。
    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四周变得愈发昏暗。趁等车的功夫,我提着相机往前走,坡下大片的梯田吸引了我。夕阳穿透薄雾洒在梯田里,泛起淡淡的金光;几株野桃花在路边孤独地开放着,似乎在告诉人们春色即将光临这里;远处的农家若隐若现,炊烟袅袅,好一派田园诗情画。

    只一会的功夫,道路疏通,暮色中我们朝着家的方向赶去。
关键词:日志

作者:苗岭山人

《江界河大桥一游》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