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随笔

发表日期:2009-03-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想起今天可以见到明星,还是有些兴奋。虽然不是大牌,不过对孙海英的印象还不错。

虽然是选择坐地铁,看起来还是会迟到的样子,由1号线没赶上那班刚开走的地铁,心里就喊糟,宝贵的3分钟啊,换乘4号线肯定不会太顺利。果然,下了电梯就看到“下一班列车9分钟后到达”的提示,真还是晚到了1分钟。还好运气不错,遇到了组织者,至少省去我去音乐厅和书城的各个大门面前找组织的麻烦。

没想到是在嘈杂的大厅看《高考1977》。幕布皱皱巴巴,大厅里灯火通明,旁边人流攒动,不时有人走来走去,真不是个看电影的好地方,可能比露天电影的效果还要差。开始了好长时间我们还没进入状态,不太想看下去。组织者来告诉我们,媒体见面会和电影播放同步进行,问我们想不想去参加?我们当然选择立马走人,进入小厅的时候,记者摄影师们都已经选择性地占据了有利地形。我跟朋友坐在第三排,小声地聊着天,突然右眼余光看到一队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目光所及刚好是孙海英,他戴着个帽子,表情严肃,大步走到台上写着他名字的地方,脱下帽子。倒是女主角周显欣,脸比上镜时更小,一直挂着笑容,除去开始时的打招呼介绍,未发一言。

到了记者提问时间,有一个第一排女记者问:“请问你们为什么会拍这样的影片?”可能是孙海英误解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在质疑,实际上女记者是想问为什么导演会突然有拍这个类型电影的想法。孙有些挑衅地反问:“为什么不能拍这样的影片?这是多么好的一部片子啊,它讲述了我们那个时代真实的事情,你们没有经历过,可你们的父辈们,像我这样的年纪,我们是真真实实地经历过那个年代。。。。。。”他激情慷慨,振振有词,批判现代社会有条件却选择不好学上进的年轻人,说恢复高考几乎是挽救了中国的举动。老三界的那代人,现在几乎在各行各业都是领军人物,希望我们年轻一代汲取历史的教训,把握好机遇,好好做人。他还说了一件亲身经历的事,在他下乡的东北某地,知青们想把一头自养的猪给宰了,每人均分后好回家过年。可是由于他们不会养猪,所以猪买来时那么大,养到要杀的时候,体积和重量还是老样子。然后大家就商量怎么杀猪,因为也没人做过这事,所以就各抒己见。有的说,一刀把它杀了,可问题是从哪下手?有的说,要不一棒子把它敲晕了再看,最后没有商量出有用的对策,十几个人一拥而上,每人给那猪一棒子,混乱中打死了猪,可也让它面目全非,然后每人大概分了半斤左右。直到村书记来的时候,才告诉他们杀猪的正确方法。从头至尾,孙海英似乎都不太高兴,我想原因是当他问有几个媒体朋友看了这部电影的时候,只有寥寥几个人举了手。他很不满意这个结果,说:我不跟你们谈这个电影,你们都没看片子,我跟你们没什么可谈的。当最后主持人请一行人去现场跟观众互动一下的时候,他也是那句话:他们片子都没看,怎么互动啊?不用了。虽说最后拗不过去了现场,仍然是那寒冰脸。

唉。。。4月3日才全国公映的影片,除去媒体,有几个观众能看到?如果真能看到,那这部电影的保密功夫就真是太差,或者说盗版界人士的功夫见涨了。不过经历过文革那个年代的人,或多或少心灵都严重受到了伤害,正如他所说,在那个“零分光荣”的年代,整个社会的盲目让中国经济及社会的脚步停滞了十年,也影响了很多人的一生。

孙海英


周显欣
关键词:随笔

作者:LOST

《随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OST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