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杂谈

发表日期:2008-12-1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不开心,心里难受。
大二了,许多事情看清楚了就来不起劲,社团吧,要不是罗中文一直叫着我,那个摄影协会,我也是不想再去的。至于书法协会,两个月没去了,人都不认识了,今天看他们换届,那些个形式的东西,哎,真不忍心把现实看得这么清楚......
一个学期,就在我还没搞清楚该笑或是该哭的时候,就在我还活在矛盾中没理出头绪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年的尾巴上。
这个年龄段,应该是相当容易感到孤独吧,特别是我这种好强又敏感的个性。朋友,不少,但能靠近心里的,曾经总以为有,最后又发现不是。昨天看到了潇的一篇日记,是十月三十号的,说她生病了,一个人孤独的去看病,没有一个想要联系的朋友。呵呵,我现在都不想称呼她“潇妹”了,觉得是自己在自作多情。她是好强的人,进入社会了,应该看到了许多的东西,也许就认为我们这些读书的人和她有代沟吧。以前总会给她发些短信,结果几乎是没有回应的,我的脸也没那么热,到后来就算是群发短信也不会发给她了。没时间回?那是,那么多的这样总那样总的给她发短信打电话,哪有精力理会我呢。况且,就算不忙也要坐电脑前斗下地主放松呀,我们这些小孩就是不懂事,还老去打扰。
我说自己总是自以为是的,很多时候都认为自己如何如何了,其实不知道多幼稚,甚至可以预见过不了几年都会嘲笑现在的许多想法。可是怎么办呢,人就是喜欢作茧自缚,总喜欢去犯一些低级的错误。
我的废话很多,天天发感叹,估计以后老了特爱唠叨,脾气不太好,所以一定要多存点积蓄,作好准备当个孤寡老人。也许我的一些朋友就是被我的废话给吓跑的吧。总是听我的倾诉,总是听我的抱怨,总是听我愁东愁西,要是我肯定也得不耐烦的。很矛盾,从我的人生经历和许大小多个磨难来看,我和妈妈都是相当乐观的,可是,从平时的言谈看法观察,也有人说我愤世嫉俗。人都有多面性,不过我似乎特别严重。
这学期,我开始恐惧着时间的飞逝,怀旧的个性更让人认为一切措手不及。那些仿佛就是前几天的事情,还在我眼前飘忽的事情,算来其实却是发生在几百,几千个日夜之前。开始恐惧哪天突然掐指一算,呀,我都老了呀,怎么感觉自己昨天还在上大学呢!
以前,觉得东西如果能独享,应该都是件开心的事。现在,我知道,有的东西,哪怕以前喜爱得不行的,哪怕千辛万苦得来的,独自吃在嘴里也是瑟得慌。我独自吃完了那一大堆杂七杂八的宝贝,每吃一口,都像嚼在心上。那么多的东西,我是怎么把它们都吃完的?现在想来也只有苦的回忆。
对于上学期的三级考试,我潇洒得肆无忌惮,理所应当的没过。结果对下星期的三级考试比任何没过的人都紧张,愁得我眉头都打不开。所以了,凡事大概都是讲因果回报的。上学期拽了,这学期就愁,暑假时开心了,开学来就伤心。不是个有用的人,没什么出息,想太多,说太多,做得太少!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我虚度着光阴,抹杀着最宝贵的一段生命。那么多不如意,是我的贪心......

作者:茹果果

《杂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茹果果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