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一切自有天意

发表日期:2009-03-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蝙蝠侠与小丑》:同一硬币的两面。我不靠一只硬币来决定一切,我只靠我自已决定命运! 




      自从和啊兰出现问题到现在,一路渐变至伤及元气,到了一种无法恢愎的境地,身子越来越消瘦,各样不舒服的小症状陆继出现。厚重的冲锋衣再穿着上身,发现不再合身了。变得松松夸夸的,十分笨重与别扭。瑟缩于广州的冷雨街头,突然想起了以前背着登山包游走高原的情景,现在的我只剩略带几许的落泊!三天的统计会议因为乳源县的浓雾大雨天气而缩短到一天半!本计划上佛山参加王政阳老师的“家庭系统排列工作坊”也没法成行。


      老李一直没有说我的病情,只是默默地帮我调理着。直到有一天他和啊成俩人在讲穴位相对应的病理时,我才听到了一些情况。原来我的病不轻,他才在我咽喉那人命要穴上下针,不是一般的病或熟人,他说是不会下那一针的!一般他对病人的调理都是每次只扎一条经络,但对我却同时下了两组经络的针!动了真气,而肝郁气闷,所以我才会晚上腹部不舒服。而喉咙不舒服我一直以为是感冒后未清的慢性咽炎,但他却说那是肝咳,人的闷气都集中到一点上,如果不帮我打开一个出气口,这道气会让我得好几种不同的癌症,加上情绪影响了我的肾结石,肾区也一直不舒服,只是老李说要一样样慢慢来调整!我并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他说:他只能救病不能救命,病,他来管,但命还是要靠我自已~~~


     上帝把所有人都骗了,因为地狱才是最美的!佛知道真相,所以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近两个月来,一直想把自已身边发生的事写下来,但却又提不起写东西的感觉。每天,不幸的琐事接连的发生着,每天几点一线,上班、吃饭、针灸、睡觉。09年后我回家吃饭的次数不足三次!回家吃怕妈妈分心又怕她们的吵嚷让我失态;回自已那儿更是不太中意,一个人的寂寞与空屋的寂静能让我乱想,于是每天的伙食必在饭堂或不定时的到街上那个角落小店吃点什么.....最大的乐趣是学打羽毛球,可以专注重得地做着同一样的动作!我想终有一天我也能不再给别人笑话我“水鱼”,跟了两期学习班,学挥拍,手又痛又累,不过我觉得值......


      上帝要你灭亡,先让你疯狂。什么叫天意,我想我已经能深深体会到了,这个新春后的两个月里心情反复得让我几乎发疯。往往别人的一件小事一句说话就能让我大喜大悲!不同的小事情一件套一件的发生,好似看《疯狂的赛车》里的剧情一样可笑,报应与因果的循序渐进!早就超出了所谓的性格决定命运的地步!到现在不论是我做还是不做,老天爷都在明示我:我必失败!朋友们都大感不解我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的惨状,帮我请大师算命的、用他们个人能力力挺的、静心开解的,几乎每一个人每天都能看到我身上发生的那些不可思议的事。针灸师老李更说了我一句,现在这样更好,这是一种天意,人生总有得失,要不然真不知你会出什么大事了!可是,为什么这两年内我会失得如此切底呢?真到了没人能解释的地步啊......


     苦笑老天爷的公平,老爸跌断脚后一直无法自理和行动,只能靠别人服侍,于是又来了两位啊兰,前后两位“陪人“啊姨都叫兰,每当无意间听到妈妈叫到”啊兰,啊兰.....“时,心中那阵阵冲击得让我晕眩的隐痛会刺激着我已虑弱的躯壳和破裂的心.......一直跳动了几个月的右眼皮终于停止不再乱跳动了。可是,却轮到左眼皮开始乱跳,再如何微笑也无法令眼皮的跳动停下来!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会如何,但我慢慢试着过一些没心没肺的无聊日子。好多东西都不用去想的,老天爷早就在关上那道大门后给你留了一条门缝,只是我站得太近了,反而找不到那道缝隙中透过来的光,退一步,海阔天空!


      那天在球场学打球,意外地见了她的同事,又意外地主动告知了她的行踪。于是,我又犯了同样的错误,给了她几个问候和关心的信息,最最不该的竟是给了一个电话她大姐询问她的近况!然后,她姐说她快要结婚了......第二天当我再发信给她时,回复收到的却是更加决绝而生硬的回答。更把一些我并不知情的事也算加到我头上,一并地放大发作!当时的感觉只是,我再次被别人充份的利用了我性格上的缺点,让我走进了自已的圈套中......
     第二天,当我打开了大哥那台足有一年时间没有用过的手提电脑,我看着那早就把我拉入了黑名单的QQ时,我发现了她一篇在一年前就转贴的武志红的文章《支配与服从:病态关系的双重奏》。刹那间,我明白了我为什么会那样的紧张与失望,原来,我真的有点病态......

   











引用:《支配与服从:病态关系的双重奏》

      投射性认同是一种孤独的游戏。沉浸在这种游戏中的人,会比一般人更加渴望建立亲密关系,但他们在亲密关系中是看不到对方的真实存在,他们只关注对方是否如自己所愿,按照自己所渴望的方式对待自己。
  换一种说法即,玩这种游戏的人,只渴望他投射你认同,但却拒绝你投射他认同。
  这样一来,这个关系就失衡了。这样的人,他看似在乎你,但其实他在乎的是他投射到你身上的幻象,他会诱导你或强迫你以他所渴望的方式对待他,而你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的存在,他会视而不见,他既不关心你的想法,也拒绝真正了解你。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你会觉得特别受压制,因为你只有按照他所渴望的方式对他,他才会满足,除此以外的任何方式,他都不会满意。
  投射性认同的游戏中藏着一个“你必须如此,否则……”的威胁性信息,它的完整的表达是:“我以我的好的方式对你,你也必须以一种特定的好的方式对我,否则你就是不爱我。”
  不过,玩这个游戏的人,通常只意识到前半句,即“我对你好,你也该对我好”,而没有意识到自己发出的威胁信息。但作为被投射者,你会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威胁,你感觉自己没有选择权,你不能按照你的意愿对他表达你的好,否则他会不满意,而且你还会付出代价。






关键词:乏味的日子

作者:warm

《一切自有天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warm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