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克伦佩勒指挥马勒第九

发表日期:2009-03-26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其它型号 点击数: 投票数:

 
马勒:第9交响曲;

理查·施特劳斯:变形、死与变容

新爱乐爱乐乐团/克伦佩勒

EMI 0094638000327

Mahler: Symphony no.9, R. Strauss: Metamophosen, Tod und Verklarung / Klemperer

留声机杂志:在这份著名的1967年马勒第九交响曲录音之中,指挥家的诠释感人至深,音乐中有着既高贵又带着一种自制的尊严的基调。乐团的演奏非常庄严壮丽,录音的音效更是卓越。搭配的乐曲则是笔者听过最富灵感的,克伦佩勒在两部作品中都如同探照灯一样指引着乐曲的方向,为乐曲找到新的批注。

克伦佩勒曾说:“第九交响曲是马勒最后一部完成的交响曲作品,我相信此曲不仅仅是他最后的创作,也是他最伟大的成就。”日后他在1967年所写的一份乐曲解说上则说,此曲的核心落在终乐章的慢板,在这里,再也没有那些嘲讽和尖酸口吻,不再愤世嫉俗,而只剩下死亡的庄严,就像舒伯特的《死与少女》中死神的话:“我以朋友身份前来,不为惩罚而来。”克伦佩勒在1906年首次与马勒会晤,当时他21岁,担任基尔的宫廷乐长,马勒委托他为自己指挥第二交响曲的后台乐团(此曲演出分成台上台下两部份)。第九交响曲1912年由瓦尔特首演,克伦佩勒一直到1925年才第一次在柏林指挥。然后就是这份录音:完成于19672月间,当时年事已高的克伦佩勒主动向唱片公司提起灌录此曲的心愿,虽然他先前灌录大地之歌和第二交响曲都叫好且叫座,但是在那个马勒还尚未大受欢迎的年代,较不通俗的第九交响曲对唱片公司而言还是很难接受的曲目。但克伦佩勒坚持一定要录下此曲,并以要为另一家唱片公司合作为要挟,幸而他的唱片销量当时占唱公司10%之强的数字说服了唱片公司,这份经典录音才得以保存下来。当时已经81岁的克伦佩勒,已经不良于行又身染宿疾,实在很难想象他可以负担这样一首庞大乐曲的录音工作,但是,或许是意志力支持,也或许对这份音乐的热爱,他竟以无比的幽默感、耐心和精力完成了这项挑战,因此成就了一份经典。

不同于马勒,克伦佩勒和理查·施特劳斯这位长一辈的作曲家并不亲近,由于施氏的亲纳粹行径,导致克氏对他始终保持距离,但对他的音乐,克氏却始终是崇拜的,虽然偶尔还是语带保留。不管如何,当施氏在19454月见到战后歌德昔日住处被战火波及残破不堪、再加上德勒斯登和慕尼黑等古城也都毁于战火,而写出变形一曲哀悼战前德国的美好时,克氏也忍不住赞同,因为音乐中所歌颂的年代和城市,是他们都一同见证过的,而克氏也很快就在1948年首次指挥此曲,这份1961年的录音,在13年后完成,和马勒第九一起成为克伦佩勒对他自己年轻时代见过面的两位德国大师的回忆和证言。 (里奇)

 

关键词:emi爱乐乐团马勒克伦佩勒

作者:贝九

《克伦佩勒指挥马勒第九》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贝九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