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三月,烟雨中的婺源花事

发表日期:2010-02-25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车型:通用别克 2.5 LT 豪华型 景区:婺源 点击数: 投票数:

三月,烟雨中的婺源花事


   

最早听说婺源,缘于某年某月某网站的某次推荐,题目已经淡忘,大致讲的是中国最值得去的十大美景吧,从那时起,婺源就在我心中留下了想念,满满当当的,挥也挥之不去。再后来看到各网站论坛摄友、驴友来自婺源的各种图片与文字报道,能去一次婺源便成了久放不下的心结。2009年的3月中,我终于按捺不住,邀上cookie80、一文、正电荷宝宝、户外休闲、春妮、俯视天空七人共赴遥远的油菜花地,了却了由来已久的夙愿。

 

出行不易!当我们踏上旅行的路途,当初种种的牵袢都变得这么微不足道,几个色友“抛妻弃子”纷纷自嘲我们乃是这般无耻自私之人,为了遥远的婺源黄花,我们就当做一回小人吧,岂不知,若成行,却也经过了几次三番的变化与心灵的磨难。还好,经历过种种变化之后,我们终于还是来了……我们来了!

 

婺源在我心里一直留着这样一个梦境,淡淡的薄雾,铺天盖地的油菜花,错落有致的徽派建筑,最好还有暖暖的阳光映衬在田里,从田野深处斜斜的照过来,映在油菜花上的影像是那么美,蜜蜂蝴蝶随处可见,人们悠然自得,晒着太阳,如若世外桃源。

 

却不曾想到油菜花开的黄金季节,我们遇见了烟雨中的婺源,不曾想到,三月烟雨中的婺源这般如诗如画,远远望去,远山与薄雾层层叠叠如水墨丹青一般。若不是满满的油菜花,若不是油菜花那香香的味道,我真以为来到了江南水乡,盼望着玲珑的少女拿着油纸伞穿行在下着丝丝细雨的小巷,远处丁香花开的声音你听到了吗?青石板路上油亮得可以映衬出少女的蓝裙白衫,墙脚绿草如茵,绿苔如梦,还有那片片挂着雨滴的青叶儿,在细雨中幸福的歌唱,我想我是醉了,陶醉在这梦境中的婺源水墨画之中。

 

这个季节,婺源当属梅雨来临的时候。去之前,我们查阅了未来三天的天气预报,竟然全在雨的笼罩之下,虽说增加了一丝担心,我们每个人还是信誓旦旦的出发了,色友一直在盼阳光,我何尝不是,不过我还有些贪心,期盼着若有雨有阳光经历风雨两重天的油菜花地那该有多美,那烟雨雾气中的婺源该是多么的出神入画,阳光可遇不可求,如若下雨,应该也是出片的好时机。

 

赴婺源前,我们提前做足的功课,绘制了路线图并打印了资料,初步定下东线的晓起、江岭、庆源,北线的思溪延村、清华彩虹桥、理坑、查平坦。而李坑、江湾这些旅行团必到而商业气息较浓的地方,我们列出了此行的色线。杳平坦在婺源之行前已经呼之欲出,

当我在网上看到杳平坦沁人的春色,真有些欲罢不能,查平坦地处700米的高山深处,大山之山,我们能上去吗?谁曾想,这次婺源行的点晴之笔却落在了查平坦。

 

婺源的二夜三日,影像交错,快门声不绝于耳,随处可见长枪短炮,驴友、摄友、游人交织在一起,真是妙极。摄影界有个说法:婺源是“谋杀快门的地方”。看来确实如此,我一路走来,总共拍片916张,这也创了我近年来出行的最高记录。随行而过的每一处景点,都可见支着脚架,三三两两的色友团,大家对婺源的仰慕想来早已由来已久,以至于处处花地处处拍。村庄处,村姑孩童已然对镜头麻木了许多,河边洗白菜的老太太悠然自得,全然不顾身边的咔嚓咔嚓。路途问路,问过江西的老表个个知情达理,颇有风度,自是对婺源又增加了几分好感。

 

游在婺源,每天都是早早的起床,说也奇怪,在婺源的两夜,竟然夜夜夜雨,电闪雷鸣,心跳不已。五点多钟的时候,雨也收了,云也开了,不由的感慨我们的幸运之旅。早晨的村庄袅袅炊烟升起,合着这徽派的马头白墙,薄雾里的黄花,好一幅人间美景,行走在雾雨中,仿如进入了一个桃源仙境、画里乡村……

 

在晓起的第一夜,我们几个吃过晚饭,壮着胆向油菜花地进发,原以为可以拍拍夜景,谁曾想,村庄的夜这么静沁浓黑,天空象挂上了黑丝绒,阴阴沉沉,伸手不见五指,四处听不到任何的声响,只有我们几个轻轻的喘气声,我有点害怕,色友点起了头灯,打起了手电,却也让我有些不寒而栗,深怕菜花地里钻出骇人的蛇影。匆匆而回,我们几个去了村口的大樟树,千年古樟遮天蔽地树影婆娑,色友兴致彼高,围着樟树谈天说地,周围散发着樟树独特的味道,不由分说直冲到你的内心深处,躲也躲不开。

 

江岭的美不是我所能想像的,置身万亩梯田,阵阵云雾飘来,恍若天上人间。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呈梯田状,从山顶铺散到山谷下。站在山顶望去,脚下大片的山谷内,油菜花层层叠叠,一望无际,中间围拢着几个小小的村落,在一片金黄之间,在婺源再没有比这更壮观而令人惊喜的了。车行住高处的地上,我有些不能自持,呼唤着色友时时刹车,每一处美景都想收入我的镜头,cookie80道,上到山顶再拍吧,谁曾想,转过弯道,他也看到了此情此景,其呼唤停车的迫切声真让我自愧不如,始料不及,大家一愣随即都笑成了团。

 

江岭一行,雾气稍重,转过不知多少个弯道后,我们停下选择一处场景准备拍片,刚刚支好脚架,就听到几米开外有人呼唤,下雨啦,只不过我正纳闷这雨从何来,一片云儿飘过,雨滴到我头上,只好收拾行装,钻进车内,没两分钟,雨点变小,随即云雨飘过,嘿嘿,这山里的云与雨真是有趣,想想去年因为天气而耽搁了行程,不禁有些懊恼。不曾想,东边日出西边雨就是这里的特色,这也许就是婺源的独特魅力所在。

 

大家急急地要求下山,已近七点,想必山下的梯田最好的取景之处已被摄友占满了吧,果不其然,各个梯田山头都占了不少的摄友,车行至一处转弯后,一大片油菜花地迎面而来,大家有点控制不住,纷纷要求下车拍片。这时候我们已经顾不上脚上的鞋子,纷纷钻进油菜花丛,鞋子和着新鲜的泥土向田梗边进发,山下的雾依然这么浓厚,村庄若隐若现,拍过几张,大家兴致大好,转头过去看,身边的山上升起了白雾,山与山越发的神秘了许多,这时候忙呼作美女春妮,做了一回花间的精灵,长枪短炮轰然而上,春妮的表现清新超俗,也彼让我们享受了一回美女加美景的乐趣。细细回味当时的感觉,江岭的美真是可遇不可求,如若遇到阳光也许烟雨中的韵味我们永远体会不到了。

 

江岭的村庄古朴、宁静,让人都有些不忍打扰,穿行在村庄里,孩童围坐在红花黄花绿树间玩耍,好不乐哉。这里的卫生间全部用木头修整成一间又一间的小房子,干净而有趣。我们绕到山后,发现一处绝妙佳景,满目的黄花上桃花一枝,黑瓦白墙的徽派民居夹杂其间,让人惊喜绚目。

 

如若说江岭的美名不虚传,那么我们的下一行程庆源带给我们的视觉冲击力更是不可比拟。别过江岭,我们掉转车头,往庆源驶去。一路风光无限,人都说好景在路上,确实如此。偶遇高山平湖,山间的野花小溪,大家自是不能放过,小停一会,拍片走人。山势越来越高,急转弯一个接着一个,俯视天空绝对可称之为一流的驾驭能手,车行在路上,平稳舒适,我没有一丁点儿担心,越行越高,车越来越少,我们都有些怀疑是否错过了路口,不一会儿,拥挤的车流呈现在眼前,原来这里的车儿太多,都拥挤到路上把路当成了停车场。停车步行,我们几个急切地走着,转过一处山弯,眼前一片金黄,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抬眼望去这才发现远处严严实实地遮蔽在山谷中的小小村庄,而铺天盖地的油菜王规规矩矩如同几何图案洒在天地间,这就是庆源了。

 

我们几个顾不得梯田里的泥巴,交过买路钱(一个村姑占据着高地),我们纷纷往梯田上处爬去,抬头远望,远处的山林烟雾涌动层次分明,山尖在雾中忽隐忽现,房屋、田野、山峦、云雾绘就了一幅浓重的水墨画,油菜花田错落有致,各种各样的图案在眼前纷纷跳起舞来,红的桃花,白的萝卜花,黄的梨花,绿的茶树叶,一层层,一片片,纷纷扰扰打动看花人的心。

 

庆源的美需要细细体会的,这里不适合走马观花式的游历,倘若可以放下行囊小住三日,伴着雨声,睡个懒觉,听着清晨的犬吠鸡叫,看着小河旁的村姑梳洗打扮,自会别有情趣。若能住在庆源,不用匆匆而来,匆匆而去,走进农家,在农家的橱房里亲自做一顿土鸡、荷包鲤鱼的盛宴,拥着好友,一同品着清华婺,抬头可见满天的星星,谈谈人生,谈谈幸福,该是多么的快活。

 

别过江岭,我们东线的游览到此结束,上路朝北线清华镇进发。路过思口,我们逛了逛延村,看过江岭、庆源,延村成了小菜一碟,绕村一周,此地的商业气息相对浓厚,七八岁小女孩围在我们的车前,要给我们当导游,看她眼中我看不到这个年龄本该拥有的清纯,不禁唏嘘。

 

清华镇彩虹桥一直也在我梦中索绕,路行赴彩虹桥的路上,却没想有如下一出戏。车多拥堵,此地地痞拦着车逐个敲开车窗,要求收费,我们执意不交,车行在路上,还没进停车场为何要交冤枉钱,我们与他理论,地痞竟然搬来竹椅拦坐在我们车前,路人纷纷指责,我们只当好笑,不一会儿,报不平之人将地痞拉开。婺源之地,如若此情此景再多些,婺源真是可惜了,此地民风如此之劣是我没有想到的,尤其经过庆源高处农姑占地收费与彩虹桥地痞在道路上强行收取停车费之后,真得为婺源捏一把汗,如若这样下去,婺源也坚持不了多久,中国最美的乡村将不符存在。

 

第二夜,我们安顿在清华镇,虽是三月黄金季节,我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住宿的地方,大家收拾妥当,把家乡带去的苏酒喝完,上床呼呼,半夜惊雷四起,我不禁担心明天的天气。六点起床,拉开窗帘,下了一夜的雨竟然停了。色友昨晚去探了路,原来彩虹桥近在咫尺,大家不禁惊喜,穿小巷过小村来到了婺源标志性的建筑彩虹桥。

 

彩虹桥建在宋代,全长一百四十米,被众多媒体誉为中国最美的廊桥。“两岸夹明镜,双桥落彩虹”,是古人赞叹彩虹桥的诗句,彩虹桥虽历尽千年,仍然立在清华河上。步行在桥上,四处远望,远山近水、粉墙黛瓦相互映衬,成为一道绚丽的风景。春末时节,这里正是草长莺飞,游人纷拥而至,雨点刚过,树叶上,草片上全是水滴,不禁俯下身来,闻一闻草丛里新鲜的味道,远离城市喧嚣与浮躁,心里从未如此宁静。

 

“梦里寻她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功夫”。说的是我们赴查平坦的偶遇,梦在心中,自是向着梦想进发,在左行理坑,右行查平坦的十字路口,我们毫不犹豫选择了去查平坦。没有了水泥柏油路,我们车行在泥土路上,一路向上,山谷里流淌着顺势而下的小溪水,随行而过的路上,满山遍野全是紫色的野花,微风送过,花香拂面,禁不住打开车窗,深深深呼吸。

一路上行,一路想像着山上查平坦的模样,心想一定要多拍点片子,也不枉此行呀。却没想到我在这里却有了一段小小的插曲。四十分钟的车程,我们到达了村头。停好车,大家三步并作两步往里冲,没想到迎面而来几个拍摄完毕的色友,大家相视一笑,彼有些英雄心心相惜的感觉。

 

查平坦村虽然居高临下,地处700米的高山之上,但完全没有盛气凌人之势,在这里一切都是那样的柔美,都是那样的清幽。游走在村子里,随处可见靠着墙边晒太阳的老人,几位村姑围坐在溪流边洗衣服边聊天,旁边的狗狗贪婪地趴在地上,人行走过,它动也不动,依然自由自在的躺着,真是舒服极了,想必这里的人悠闲自得惯了,连狗都这么暇意。穿行在查平坦村,对村子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村前屋后遍植果树,桃花、梨花、油菜花,这花掩映在徽派建筑间,如天造地设,相得益彰,每一个角度看来都显得极为自然,恍如神仙天外,世外桃源,这确是与其它村庄不同之处。爬过小山坡,我站在一处高地尽情的按下快门,正陶醉其中,突然眼前一黑,机子竟然罢工了,难道是被让美景震住了?心里着急,差一点哭出来,拆下电池在色友的机子上一试,原来是电池没电了,我竟然又犯下如此愚蠢之错误,昨夜一场小酒竟然忘记了充电,我狂汗。给色友说好,去停车场取来充电器,准备去老乡家里充充电。

 

因为有了上两次不愉快的经历,我把小人之心放在了前面,婺源一行,随处可见商业味道,拍了老人要给钱,拍了孩童要给糖,拦路收费、过桥收费、上山收费已经比比皆是,我在想,如果农家愿意给我充电,也是需要费用的。寻了一户农家,女主人携着盆衣服正准备锁门,我问了句“大娘,你家可以充电吗”?她转过身,放下盆,直接打开了客厅的大门,我随行进入,她指了指条桌上的电源,我说可以,那我在这里充好吗?大娘很善意的点了点头,我装好充电器,大娘已经招呼我坐在客厅的长条椅上,而她自己坐在了门厅旁边的石头上,我有些不好意思,站起身来对她讲,“大娘,要不然你先去洗衣服,我出去等,过半小时我再过来”,她呵呵笑了说,“没关系,我等你”。

 

我们聊起来,原来她男主人下山去给女儿看孩子了,四个女儿一个儿子现在都离开查平坦去了外面打工,现在大部分住在婺源镇上,而只有她一个人还不愿意离开这里。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她的家,干净整洁可以说是一尘不染,我差一点试着用手去摸一摸桌面,我正思量着,大娘已经端着碗从橱房出来了,“你尝尝吧,我自己做的饼”,我伸头一瞧,两个绿色的小饼,难不成这就是婺源的名吃“艾草饼”,可这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忐忑不安,也许是武打小说的情景让我有些迷惑,我努力提防着,丝毫没有放松警惕,过了会,终于还是拗不过老乡的热情,我试着咬了小饼的边角,竟然还是夹心的,里面夹的肉和萝卜,真好吃,禁不住口水留了下来,心里无限感慨,即使有了迷药我也要吃下去。吃过艾草饼,大娘打开了院子里的小门,让我进去瞧瞧,我又有点止步不能前行,心里七上八下,正犹豫着一文来了,我终于可以壮壮胆了,顿时放松了许多,主动拉着一文跟着大娘进入了小门里的世界,原来这里有通往另一处楼房的小路,右侧的是猪圈,左侧是鱼塘,再打开一扇门,是柴房。大娘介绍道,原来他们全家都住在这里,后来房子成为危房,才搬到后面的新房。我仔细打量了房间,果真跟我充电所在的客厅一模一样,这大致是徽派建筑的风格,中间是客厅,左右两侧是住房,通往楼上的梯子隐藏在客厅的侧门,现在这里变成了柴房,房子虽然破旧,但高高的柴禾整齐的堆放在一起,简直艺术极了。

 

转身出门,看到窗口外推放着新鲜的柴禾,大娘笑着说,这是她刚从山上砍来的,我俯身下去,使劲全身力量也没让这柴禾移动一下,看看她再看看我,大娘竟然连我的肩头也还没到,她的力气自是相当的大哟,我真是汗颜。充电中,大娘又带着我们参观了她的阁楼,爬梯而上,楼上依然井井有条,可见此地人民甚是勤劳善良,山下的商业气息还没有熏陶到此,临行前,我给大娘拍照留念,大娘欣然答应,我留下一瓶矿泉水给她,她伸手还是递给我了,我自是更加不好意思,不知道何年何月还能再次来到这里,感受这里纯朴的民风,让我浑浊的心灵再次静养一番。

 

别过大娘,别过天上人间查平坦,我们开车下山,顺着土路直奔此次婺源之行的最后一站理坑。如果说理坑的美让我们向往,不如说在去理坑的路上更让我们心驰神往。早早在网络上听说清华赴理坑的路上道路两旁的风景何等优哉,身临其境这才感受得到。车行中,耳边响起了《琵琶行》,声声切切,切切声声,此时,天朗气清,风和日丽,远处浮动着几片白云,近处摇曳着几丝柳絮,看似飘浮不定,若有若无,难于捉摸,却也逗人情思,和着这琵琶行的琴声,大家不由得喜上心怀,同行七人,个个被乐曲打动,再一次开窗,深深深呼吸,负氧离子的空气里,新鲜的养份穿行而过,临路的山花与竹海也摇曳其中,快乐的歌唱。

 

车行至理坑,远远看到经典的场景,随处可见背着画板写生的人儿,我们没要导游,此时的理坑商业气息彼浓,打不起精神,顺着河边停停走走,随手拍来人文的几张片片,正欲转身而去,忽然听到房顶同城人士的呼唤,原来彭城的摄友也来到了这里,呼朋唤友间,却也相聚甚欢。爬楼登顶,不能免俗,众好友留下合影一张,也算是此行的留念。

 

站在高处,举目远眺,群山之下,在那浓浓的翠绿之中,隐浮着层层叠叠的粉墙黛瓦,不由得让我想到丽江古城的片片屋顶,当初的那段时光。回到村口,再一次回望理坑,如镜溪水长流,灰墙青瓦古宅,坐在古桥上的老人,河边青石板上写字的孩童,镌刻着这样一幅温暖的画卷,让我不忍离去,不能忘怀。

 

三天两夜,我在婺源,感受着这里独特的意境韵味,品味着油菜花地里的点点心境,就要离开这里了,我不由得再次想念她粉墙黛瓦的朴素、青山碧水的清纯、田园风光的恬然,古村驿道的古朴,久久不能忘怀,久久在心头萦绕。三月, 一个春天的夜晚,一个飘雨的季节,一个层层绽放的田梗,一个小桥流水的烟雨江南,羁绊住了我的脚步,也缠绵住了我的爱恋,三月,我把心丢在了遥远的他乡婺源。年年月月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不知何年何月还能再邀三五好友一同远赴他乡,把酒当歌,迷离在这三月烟雨中的婺源花事。

关键词:晓起油菜花地查平坦花事烟雨婺源

作者:雨苗

《三月,烟雨中的婺源花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雨苗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