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时代》封面文章:什么力量让AIG腐而不朽?[转载]

发表日期:2009-03-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财政部长Tim Geithner有充分理由认定,他见识了AIG所有的烂摊子。政府拥有该公司80%的股份,Geithner刚为AIG最近一次花销买了单——这是第四次,如果有心人在记数的话,3月2号花费了300亿美元——以防止这家摇摇欲坠的保险公司跌下悬崖,捎带着把剩下的全球金融系统拉下去做垫背的。AIG已经让纳税人花了差不多1700亿美元,大部分用来填补它的子公司——AIG金融产品公司(AIG FP,仅去年一年就在复杂的抵押债券业务中损失达400亿美元)所带来的损失。
  
  
  
  
  
  Geithner的职工发现此举可能激怒华盛顿的每个人。3月10号,部长大人(在他的职员闻讯十天后)得知,AIG已为公司的巨头们支付了16500万美元的奖金,还强迫政府在第一时间内帮助AIG走出困境。直到第二天晚上7:40,Geithner才不得不给AIG的新任CEO Ed Liddy打了一个电话(肯定是剑拔弩张式的)。奖金是站不住脚的,应该取消,Geithner要求。年薪一美元的Liddy(他在奖金被允诺之后才接手该公司),回话说AIG的律师们认为不能破坏合同。Geithner让财政部的律师们找点法子,结果无功而返。
  
  
  
  
  在这次经济危机引起的资产负债平衡表上——耗资700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拯救计划(TARP),股市低迷,信用紧缩和全球经济不景气——16500万美元算是个小数目。但是AIG奖金消息的外露触犯了众怒。Geithner为自己的后知后觉而感到尴尬,打算扣除AIG在接下来的救急基金中的份额——才占AIG所接受总数的0.1%。与之呼应的参议员们,从纽约民主党员Chuck Schumer到蒙大拿民主党员Max Baucus和爱荷华州共和党人Chuck Grassley,提出了一系列税律措施,以从AIG FP的巨头们(根据纽约州检察长Andrew Cuomo称,他们中有73人得到的份额超过100万美元)手里夺回丁点奖金份额。
  
  
  
  
  政治威胁,公众不满掩盖了背后更大的问题。那就是,AIG用这1700亿美元干什么了?该公司逐渐减少不良资产曝光,卖掉一些尚有利润的子公司来帮助偿清政府债务的策略为以后发展提供了更好的机遇吗?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世界将会避开金融末日宣判吗?
  
  
  
  
  
  这些问题实际上更为紧急,因为事实上AIG已经成了银行的ATM,为一系列美国和外国的金融机构(从高盛集团到瑞士联合银行)支付了TARP中的520亿美元。这些公司是AIG FP自2005年开始出售的信用违约互换合约 (CDSs) 的合作伙伴,累积了保险衍生产品。AIG为很多相似的银行支付了额外的437亿美元,他们也是AIG保险分公司的证券借贷的顾客。在这种情况下,AIG接手的业务低风险,低回报,也使之陷入了不确定的风险——与纳税人一起走进圈套。
  
  
  
  
  
  愤怒终将平息,当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们将会聚焦于:维系AIG是否有助于防止骤然的经济低迷演化成长期的颓势不振?AIG已经花费了纳税人1700亿美元——这个理由看起来可以让奥巴马政府,至少刚开始的时候,“堵住鼻子”给AIG的经理们奖金——这就是所谓的大而不倒。这个成语经常被听到,但是它的具体意思是什么?
  
  
  
  
  
  在全球经济紧密相连的形势下,美国不动产市场的问题会导致冰岛银行和亚洲厂家的破产。AIG处在关键的转折点上。如果它破产了,可能会引起多米诺骨牌效应。虽然一些评论家认为恐惧被夸大了,世界经济会逐渐复苏,但是没有人敢冒险尝试。
  
  
  
  
  
  我们如何走到这一步
  
  
  
  
  AIG看起来不太可能会破产。90年前成立于上海,AIG在1939年世界大战期间将总部迁至纽约。1967年,Maurice R. (Hank) Greenberg接手之后,AIG巩固了其全球帝国的地位。在38年后,Greenberg被发现财政丑闻之前,AIG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上市公司,2006年销售额达1130亿美元,有116000名员工在130个国家(从法国到中国)内供职。
  
  
  
  AIG表示,它已经写了超过8100万份人身保险单,票面价值1.9万亿美元。它涵盖了大约180000家小型企业和其他实体企业(员工人数约为10600万)。这使AIG成为美国最大的人身保险公司;第二大财产和意外事故保险公司。通过飞机出租业务,AIG拥有九百五十多架航空喷气机。另外,AIG 通过投资合同和其他产品为美国居民提供保险和抚恤金,保护401k计划(401k计划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是一种由雇员、雇主共同缴费建立起来的完全基金式的养老保险制度,译者注)的参与者。联邦主席Ben Bernanke说,“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使之稳固,不然,不仅仅是金融系统,整个美国经济都将面临巨大的风险。”
  
  
  
  风险并不是存在于单个公司中,而是存在与它们之间的联系和它们所要竞争的产业中。如同AIG在其分析中所指出的,“AIG的业务范围已经渗透到全球的各个角落,从政府代理机构,公司,到证券用户。AIG的失败可能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它可能带来很多针对保险行业的补救措施,理论上引起工业动荡;从美国短期信用的消费者借贷中的150亿美元中撤回120亿美元;甚至带来对波音(机身制造商)和GE(喷气发动机制造商)的损害,因为AIG购买的喷气机比其他任何一家公司都多。
  
  
  
  虽然AIG持有的股份多种多样,但是它的损失集中在AIG FP。2008年3月,言辞犀利的纽约布鲁克林人Joseph Cassano接手了AIG FP。他在过去的8年中赚了28000万美元,确切地说,比目前所争论的奖金总数还多出11500万美元。Cassano在1987年AIG FP成立时立下过汗马功劳。他的财富并不是建立在欺诈上,而是建立在所谓的监管套利(是指需要获得营业许可的机构总是尽力寻找对其经营最有利的监管部门来获得营业执照,译者注)上。如Bernanke最近所阐述的,“AIG发掘了管理系统的巨大漏洞,金融产品部门并没有失误。对冲基金附属于稳定而大规模的保险公司之上。”
  
  
  
  类似对冲基金的公司在其派生物中建立了高达2.7万亿的投资组合。AIG FP急切地向这些派生投资组合提供亿万美元的保险,累积起数倍于其偿还能力的债务(如果这些投资组合违约的话)。凤毛麟角的金融专家想象过悬空的违约金的数目。管理者们也没有想过。AIG的非抵押保险集团受华盛顿储蓄监督司管辖,其主要任务是监管存贷公司,而非全球性的保险公司。而且,它没有监管AIG。
  
  
  
  AIG,像其他机构一样,通过与美国房地产市场挂钩的业务赚钱。这场浪潮的一部分资金由债务抵押债券(CDOs,基于次贷的股票,目前已经被认定是不良资产)承担。持有CDOs公司可以通过从AIG FP购买CDSs来抵消他们的风险。或者他们可以以此来投机。一切安好。直到建筑公司过度建房和消费者过度借贷导致了泡沫破裂。CDOs价格崩盘。CDSs股票的持有者们开始向AIG要求补偿。
  
  
  
  虽然CDS是一种简单的保险单,AIG出售的是一些更稀奇的东西。比方说,你买了房子并投了保险。保险公司并没有为你提供与别人相同的保险政策。如果他这样做了而你的房子被火烧了,那么保险公司将陷入精疲力竭的境地。在CDS合约中,AIG写下了千百种保险单,掩盖了不良资产与日俱增的事实。本质上,这是保险业的系统风险。保险公司所要做的是:使得保险持有者的风险多样化。“保险模式依赖于它所呈现出来的多样性,”AIG的某一高层主管说。“如果保险公司在系统风险下操作,那将是完全不同的经历。”确实如此。保险公司可以处理意外保险,但是不能驾驭系统风险。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购买飓风保险,但是不能购买恐怖保险的原因。只有政府才能处理这样的风险。从根本上说,AIG越俎代庖,承担了其能力范围之外的风险。
  
  
  
  因为AIG信用等级很高,AIG FP并没有任何备用资产,或者抵押物——传统的保险公司用来补偿潜在的损失。随着AIG保险的CDOs诞生,他们开始寻求更多的抵押物来支持他们的政策,这些写在了合同当中。Cassano在2007年8月时表示,他无法想象AIG会在“这些交易中损失一美元。”他是对的。AIG没有损失一美元,而是损失了亿万美元。
  
  
  
  
  在一次罕见的采访中,前任CEO Greenberg诉称,AIG已经因为财政管理业务而被起诉。他告知TIME说,一旦AIG失去了高的信用等级,AIG FP就会停止交易,并分出现有的合同。但是Cassano的公司在2005年春季之后加快了步伐,签下了越来越多与次贷挂钩的合同。与此同时,2008年,AIG的信用度逐渐降低。“他们当然会没钱,” Greenberg说。随着2008年流动资金紧绌,AIG FP早该与银行谈判,以缓和他们对抵押物的需求。“你们可以在任何时间针对任何事情进行重新谈判。”
  
  
  
  去年九月,随着股市萎靡和信用市场的冻结,Geithner(当时的纽约联邦政府头目)和Bernanke认定AIG已经濒于崩溃的边缘。AIG的失败也威胁到它的合作伙伴,比如说花旗集团以及花期集团的合作伙伴。最终,诺言会向某人兑现。如果对其的实现没有任何信心,金融体系将停止作用。恐惧并没有因为AIG的稳定而消失。
摆脱困境
  
  
  
  
  维持金融系统的运转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银行都得到了全额赔偿,罢工比支付奖金看起来更像是丑闻。很多专家疑惑,为什么AIG为一美元支付100美分。AIG经历的背后,受益(达129亿美元)最大的是Goldman Sachs,最大的一家向政府输入金融天才的投资银行。批评家们早已不怀好意地指出了前任Goldman的巨头们不可思议的影响。最初的援救计划由前任Goldman总裁Hank Paulson实施。他由先前的白宫参谋长,Goldman的高级主任Josh Bolten招募而来,任职财政部大臣。Goldman现任的老板Lloyd Blankfein被邀请去参加与联邦政府的会晤。AIG的Liddy在Goldman做过经理,是Allstate的前任CEO。另外一位,Mark Patterson,曾经是Goldman的说客,现在供职财政部参谋长。而经营TARP的Neel Kashkari曾经是Goldman的副总裁。
  
  
  
  Goldman一再申明其与AIG的关系仅限于精神层次。但是一些人指出,Goldman非典型地卷入了与某个合约方的合同之中。 “当发现Goldman与AIG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时,我很震惊。” 某个银行分析家说,“他们存在重大失误,但是被保释出来了。”
  
  
  
  Goldman被保释了两次:一次它的CDS被曝光,第二次因为AIG失去了证券借贷业务,金额高达48亿美元。
  
  
  
  证券借贷一种无息存款,用于高额筹资。保险公司拥有很多股票和长期持有的国债,在短期(一夜之间)内出借给需要完成其他业务的公司。典型地,股份持有者将抵押物在短期内投资于低风险的业务,类似商业票据。出借者会面临一定的风险,但是这风险不是灾难性的。然而,AIG将抵押物投资到了长期的,高风险的有悖于抵押物和资产的股票上面。当这些股票贬值时,AIG也会贬值。
  
  
  
  在CDS和证券借贷之间,AIG还有很长路要走。AIG FP的新头目Gerry Pasciucco正在研究怎样将AIG的贸易额降低1.1万亿。问题是,他确实需要16500万美元的奖金来完成这份工作吗?AIG的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他们了解贸易和系统,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风险专家和《A Demon of Our Own Design》一书的作者Rick Bookstaber说,“这是工程技术问题,”他预知了我们目前所处的困境。“目前,大概有一百万人可以胜任这份工作。”
  
  
  
  
  
  高额的填补
  
  
  
  
  AIG是如何在这么危险的境地下存活了这么久的?一部分原因是,数年来,华盛顿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AIG一直为政客们的竞选提供资助——从1990年到2008年,共和党和民主党均得930万美元(互动政治中心报道)。在过去的十年中,AIG在游说演说上的花费超过了7000万美元,逃过了各种可能避免如今的惨剧的规章制度。
  
  
  
  AIG在华盛顿的资历比新政府更深的事实并没有妨碍奥巴马政府对其奖金分发的指责。而指责的对象则是Geithner。他仍享受着美国联盟国的信任,也比那些不久后将书写新法条的立法者们更了解世界金融体系的复杂性。但是,对于一个需要建立信任的政府来说,他还不是个强有力的公众形象。他妨碍了政府对危机及时反应的能力——这可能解释了财政部对AIG奖金(首次在一月份报道)的迟钝反应。一位财政部官员指责Geithner“犹豫不决,不仅影响了金融领域的信心指数,也影响了政治领域。”一位老练的华盛顿民主党员则更直接:“他不适合做战时顾问。”
  
  
  
  Geithner的支持者则指出,他奉命于危难之际。政府已经在重重危机中溺水,不得不面临着拯救银行,处理不良有价证券,接手接二连三的保释,面临花旗和AIG等财政集团的不幸,处理房贷危机以及迎接即将到来的G-20等。即使是他的贬低者也认为,他要做的事情比80年来所有财政部长所面临的问题都多。
  
  
  
  这也就是解释了为什么Geithner得到了罕见的两党同时支持(至少目前是这样)。共和党主要是不愿意吓跑这个在布什时期就有着深厚根基的财政部长,也明白他们的资助者的核心业务;民主党更不愿意在经济困难时期公开批评总统的选择。“我对Tim Geithner和整个经济团队有着充分的信心,”奥巴马说。“在困难时期,他总能做出正确的选择。”然而,一位财政部的长期观察员说,“他的误差限度被降低了。”
  
  
  
  Geithner没有对AIG奖金事件做出及时的反应是令人费解的。1月27号,彭博咨询报道,AIG为AIG FP的员工提供了“大约45000万美元的留职金”,AIG也承认了该说法。一位在马里兰的民主党员Representative Elijah Cummings在两周前就知道了该消息。1月15日,当他会见Liddy的时候,国会议员也没有对此保密。他也不是第一个提出警报的人。1月份,资深共和党员Richard Shelby在参议院银行业委员会上指出,该奖金纯粹是“浪费纳税人的钱”。
  
  
  
  但是,监管AIG援救联邦储备的Geithner却表示,直到3月10日,他才得知,AIG为AIG FP准备了更多的奖金。总统在两日后发觉,点燃了白宫的怒火。现在,白宫和国会都决定降低那些从TARP拿钱或者得到其他政府援助的企业巨头们的薪水。
  
  
  
  国会也打算通过立法来挽回一些资金,Liddy也号召主管们返回他们的一半奖金。一些人已经这么做了。目前,缅因街上仍有人想要追回给华尔街有钱人过多的钱款,这让我倍感欣慰。
  
  
  
  但是,考虑到风险仍然侵蚀着整个系统,追回钱款是不得要领的。摆在Geithner和Bernanke面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我们有没有提到经济状况,失业率已经高达10%?即将到来的G-20会议,美国和欧洲仍在争吵何事优先——调节全球经济还是刺激它的发展?AIG的信天翁短期内也不会离开政府。Liddy说他的目标是重建AIG的核心业务,发展“区分明显,相互独立”“值得投资者信任”的企业。AIG已经“取得了有意义的进步,”但是公司仍在经济形势的控制之下。在它想要维持的业务(像商业保险)中,竞争者们看到了抓住市场占有率的机会。对于它想要出卖的份额,购买者屈指可数。AIG仍是个大而脆弱的公司。
  
  
  
  最后,奥巴马政府大概需要7500亿美元来稳定美国银行,希望这些钱足够舒缓信贷市场,刺激借贷,使经济重新开始运转。对这些,没有什么政治争论。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如果你是一名拿着联邦政府薪水的银行主管,指望奖金可不是个明智的想法。
关键词:aig

作者:爱在西元前

《《时代》封面文章:什么力量让AIG腐而不朽?[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爱在西元前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