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随笔

发表日期:2009-03-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这几天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去年的这个时候, 我们哪里会想到父亲会离开这个世界呢,只是这几天,我想到了,我想到还有几天,还有那阴不阴雨不雨的几天,他将永远的离开我们.
   那几天的他恐怕也洞察到一些异常来了的,可是我看他极力与病痛做斗争.那个时候,我刚回到深圳不久,人还没站稳,就又被医生叫了回去,这次是来真格的了,以前医生不止一次找我谈话,由于医患关系紧张,他们不得不提前跟你打好招呼.我恐惧的心灵或多或少变得有些麻木.可,这次,是下了病危通知书.我在深夜飞回了那张病床前.
   我刚才又给妈妈打了一次电话,这段时间,我回不去,多给她一些鼓励是必要的虽然她相对去年好多了.祭祀其实是一种形式,说老实话,我不太喜欢去,包括医院,那种阴影投射在我内心驱逐不尽.可是好多时候,一个人,我会对着空气泪雨倾盆。
   我真想不通,这么好一个人怎么在那样的瞬间就没了呢?这一年,我不敢想,想的都是他还在.即便每次陪妈妈去烧香拜佛,我也只是走个形式,那一刻,我的心是僵硬的.说到这个神不神鬼不鬼的东西,我想多说一句,别人说人死之后,会返回家里,看看生前的亲人,还会弄出点声响.这迷信的东西听起来的确让人不寒而栗.可我从来没怕过,也没听到过任何怪异的动静,我在内心从来都是祈祷他走好,然后就是鼓励自己越来越好,我想,他在很远的地方能够感应到这一切吧.
   有的时候,天气晴好,我仰望天空遥远的星斗,想起他以前跟我们讲过,有的星星离地球非常遥远,我们现在看到的星星发出来的光芒,可能是走过了几万甚至几十万光年,才到达地球的.离我们远去的他,是不是也成了一颗遥远的星?而这颗星星会一直在天上看着我们,却遥不可及.
   我最难过的事情不是我自己受了什么伤害,那些构不成震撼.我忆起来有一次妈妈在家里收拾爸爸书房的时候,突然听到她失声痛哭起来,我冲过去,看到几把钥匙整整齐齐摆放在一个盒子里,是我们家所有的钥匙,人手一份,爸爸早就知道他不久于人世,早早就收藏起来,方便我们备用.这个事情当时对我来说,其实不算什么,我安慰妈妈的时候,马上联想到那些至今仍旧噬咬着我灵魂的事情.
   父亲走的时候非常平静,这才让我们好受些.随着心电图趋于平直,一个生命也终止了,我没有趴在他身上大哭大闹,他也没有拉住我们的手留下些什么话,那都是电视剧煸情的做法.当时,脑袋是一片空白的,我抱着妈妈和妹妹,默默任眼泪流淌......直到有一天,他一生中最要好的朋友袁叔叔,给我们家来了一个电话,指名道姓找到我,我的悲伤才如瀑布般汹涌袭来.我得知,这些话爸爸在袁叔叔去探望他的几次期间,分次告诉他的,爸爸说我这个人性格有时比较刚烈,做人做事需要调整才好.....要照顾好妈妈.......爸爸的话只交代给了我一个人.袁叔叔问我听到了没有!我说我记住了......唉~~~原来,他真的早就知道了,虽然我经常悄悄跟医生商量要对爸爸隐瞒病情,虽然我经常跟爸爸有说有笑,虽然在最后的时刻,我们按医院的二线方案给爸爸买了非常昂贵的药,却偷偷把包装藏起来,告诉他这药比打针舒服多了......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抱怨过任何一句,可是,可是病魔还是无情的夺走了那么好的一个人的生命.
   今天凌晨不到六点,我窗外那片绿地朦朦胧胧,有非常悦耳的鸟叫,叽喳个没完,一时间,空气中迷漫着一种久违的气氛,这种感觉很微妙,似有似无,像?是在家的一些时候,爸爸在书房里写字,妈妈在厨房里唱歌,那时候我还小.......
 
 
 
关键词:随笔

作者:清眸qing-mou

《随笔》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清眸qing-mo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