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少年老成[转载]

发表日期:2009-03-2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跑!快点跑,再多跑一点就可以逃出去了!……………………

                风从两颊刮过,刀割一样的疼,急促的呼吸声及杂乱无章的脚步声在幽暗的 树林里响起………………风仍是呼呼的刮着。

                 “啊……”林子里传来一声惊呼。

                突然一记响雷炸起,大地仿佛都颤动了,随即一道闪电划亮了静寂的夜 空,哗,哗…………倾盆大雨瞬间就淋湿了天地万物。

                ……雨一直下了一整夜,没人知道在这样的雨夜发生了什么,那留在泥泞上的脚印也被这倾盆大雨冲刷得 干干净净……

                 …………………………………………………………………………………………

                 “老公,你看,我去逛街抽奖,抽到了法国单人游哦!哈哈哈,只有我一个人抽到哦!绝儿,你在不在呀?回答你可爱娘一声啊!真是不孝子”

                一个个子不高、有着圆圆脸、圆圆眼睛、圆圆嘴的女人一路叫着撞进了书房,看着书房里安静的人嚷到,见书房里的人都不理她,便一屁股坐到书桌后面男人的大腿上。

                一手硬把奖票递往男人眼前,另一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娇嗲嗲的说:”老公,你看,我抽到大奖了呢!轩,你陪我一会儿嘛!都不理人家,干脆我们再去蜜月旅行吧! 人家好久没和你去环游世界了呢!……

                 轩,你都不疼人家了,成天把我关在家里,也不让我出去看看这花花世界,我还真可怜,没人疼,没人爱,也没有人要我这个老太 婆,我要离家出走。”

                见男人不理她,女人就一边说着一边哽咽起来,还不忘把头埋进男人的颈间假意抖了两下。

                六岁的闻人焰斜眼看着面前埋头于电脑里分析红绿曲线走向的老爸,满脸黑线,这个自称是他可爱娘的女人叫水泠心情,今年二十六,嫁给他老爸却有七年了。

                闻人焰在心里不齿的想着什么好久没去?距上次N度蜜月回来才过了两个月不到,还天天关在家里?依他看是天天没有一刻在家里的。

                而那个正伏在男人颈间哭泣,一听到儿子不小心把心里想法说出来的女人,马上转过身来,脸上哪有一点泪的痕迹,瞪大眼睛看了这个跟她长得很像的小男孩一眼,跳下了男人的大腿,站到他的面前,指着他就中气十足的开吼。

                “你这小屁孩,不陪你可爱娘,就成天和绝儿陷在地下室里弄那些破铜烂铁,你也不看着点绝儿,让他去睡觉啊!你跟着热闹个啥呀?那些破铜烂铁有你可爱娘好看吗?枉我生你们痛了两天,绝儿呢?他还在地下室吗?你们一点也不能理解为娘我的心情…”

                “你叫自己的名字干嘛?”一道略为沙哑的童音在角落响起。

                闻言,坐在椅子上的闻人焰“卟嗤”一声笑了出来。

                正摆出一付茶壶姿态的水泠心情这才发现靠窗的卧榻上躺了个精致的小男孩,只是一脸淡然的表情和书桌前坐着满脸嬉笑的男孩不同。

                “绝儿,你…你在啊?!…嘿嘿,那个,娘吵醒你了吗?你继续睡啊!”

                这时,半天没理这边动静的男人动了动,一张让人目瞪口呆的脸从电脑前面抬起来,俊美却又英挺,比女子更为美丽的五官,却又找不到半点娇弱柔媚,全然的男子阳刚与硬挺,深沉的凤目内暗紫轻荡。

                但是从左眼下方至左耳后,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疤痕,皮肤像是被人用刀子一块一块割下来,又被手艺不好的人,一块一块的硬缝上去,却没缝对原来的位置那样七拼八凑在一起的。

                “小情……”

                水泠心情转头,看见男人向她伸来的手,便心满意足的窝到老公怀里去了。

                “小情想跟绝儿玩?”闻人傲轩凤目光中的暗紫转深,柔柔的看着妻子问。

                水泠心情抬起头对上了老公的眼光,微嘟着嘴撒着娇:“绝儿好不容易才睡着的,被我闹醒了,可是人家很无聊嘛!你又不陪我!”

                “原来可爱娘是想和我们玩啊,那你早说嘛!还闹着老爸说要离家出走?”

                闻人焰看着跟刚才夸张表情完全不同的老娘,非常不屑她这种行为,竟然还比他们这些小孩子还幼稚。

                “说吧,你们两个一起来有什么事?”

                闻人傲轩搂紧妻子,温柔的顺着小情的头发,眼光却冷冷的扫向坐于面前的孩童。

                闻人焰很夸张的叫起来:“老爸,你瞪我干嘛?又不是我惹可爱娘生气的,她想和你去二人世界嘛!绝,你好歹也起来帮我说说话嘛!不要和老爸一样的扑克脸,我是你最好的哥哥唉!”

                闻人焰一边乱七八糟的喊着,一边跳下椅子去拉刚才出声,但仍在窗边躺着的男孩。

                卧榻上的男孩懒懒的坐起来,细致的眉,灵动的大眼,圆润的小脸,说不出的可爱精致,才四岁就已是粉碉玉琢的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只是那双圆溜溜黑漆漆的 大眼内却是与年龄不符的深遂、沉静,若仔细去看,还能找到一丝不易察觉的锐利。

                “焰,你太吵了!”

                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冷静的音调如若不是带着稚嫩,倒会让听 的人误以为是个成人。

                水泠绝脸色有些苍白,轻轻走到闻人傲轩的书桌前坐下,小小的身子全都窝进了大皮椅里,闭上眼养神没有说话。

                闻人傲轩皱了一下眉头,“绝儿,还是睡不着吗?”冷冷的问话里透着关心。

                这个儿子生来就与其他几个孩子不一样,几乎就没睡过觉,小时候睡不着也不哭不闹,静静的睁着一双大眼看着周边,看过无数医生,也没得出个结论。

                小情当时生这个孩子时,出了一些状况,绝儿比预产期早了一个月出生,在保温箱里呆了三周才出来,呼吸系统也不太好,只能用药膳来慢慢调理。

                但是绝儿对吃的东西也是一副没兴趣的样子,每次总是很勉强吃上几口,是几个孩子中最像自己也最不像自己的一个,闻人傲轩在心里叹着气。

                看着父亲望着自己,水泠绝睁开眼睛微微点了一下头,他睡不着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人的睡眠不好,精神状态肯定不会太好,这也是他喜欢安静的原因,不必有什么情绪,静养也是好的,久了自己也就习惯了。

                但是全家人总是用一种“你好可怜”的眼光来看他,好像不能睡觉是一件多么不幸的事,自己倒已经习惯了呢!比别人多出了一半的时间来,可以做很多事了。

                “绝,你不要发呆啊!快给老爸说那件事啊!”闻人焰急急火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转头望了一眼焰难掩兴奋的神情,水泠绝淡淡的开了口说道:“我和焰在试验室的地底测出了金脉。”

                “什么,金脉?”

                水泠心情一激动,整个上半身从闻人傲轩怀里探出,趴在桌上看着眼前一副老成样的小儿子惊叫。

                “妈,你太吵了”

                “哦,对不起,我以为我听错了。”

                “绝儿?”

                闻人傲轩把妻子捞回自己怀里,向水泠绝挑眉,示意他说清楚,无奈我们小绝儿的嘴此时就像那蚌的壳,怎么也不开了,急得水泠心情在一旁跳脚。

                闻人焰一看弟弟的架式,就知道他根本不耐说那么多话,便立马叫着由他来说,他知道绝那个性是讲不出什么的。

                水泠绝无趣的撇撇嘴,又重新陷进了宽大的座椅闭上了眼养神。

                水泠心情见状在心里第N次问自己:这个小鬼到底是像谁啊?
关键词:短篇小说

作者:新寒玉紫风玲

《少年老成[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新寒玉紫风玲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