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风儿

发表日期:2007-08-1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年当中的这个季节,正碰上学生们的实习,在天气晴朗和干燥的日子里,常常会有一些持续的活动,它们能微微的扰乱校园的安宁。
因为是周未,学校有露天电影。风儿早早的洗了澡,换上那条微喇的带小方格长裤,只看得死党陈梅羡慕得--捏着风儿的屁股,“让电线杆知道了,不急死他才怪呢?”
看到陈梅的玩笑,风儿有点不悦:“不许说他。”
陈梅吐吐舌头,不知这位好友还担忧什么?不是就要各奔东西了吗,还那么在意?看到风儿渐渐的限入沉思,陈梅无奈的提议:“出去散会步?”
看到风儿摇头,陈梅表情夸张的示意:要不要我陪你哇?
风儿再度的摇晃着一头自然曲发,轻叹一口气,那口气很自然的吐吹出来,让陈梅都没有任何感觉。想到呆会的约会,她就无法静下心来。
这是一个有点闷的下午,大约在四点零三分。风儿刚跨进广播室的小门,就被电线杆拉进了有点杂乱的小屋,门在身后啪的重重关上了。
太阳刚好从窗口偷偷的挤进一小点儿,照在有点乱七八糟的桌面上。风儿感觉,广播室里工作的都是美女呀,怎么可以这般乱呢?因为电线杆是学生会的人,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出入广播室,而做为百姓的风儿,才有幸第一次进广播室约会。
四点三十分的阳光,依然有点辣辣的。无法继续下去的约会,让风儿有点烦躁;几次她都想要站起来,且尽量不让电线杆感觉自己在想要逃跑,因此,温柔的拒绝都被电线杆的强硬逼了回去。
“你有点太古怪了。”风儿知道硬来是行不通的,离门至少有十几米远,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都救不了自己。
五点一十二分的太阳,全没有了热度。它有点懒懒的,散下一点高贵的痕迹在桌子面上。“我走啦。”风儿迅速站起来,往门冲去。她只能明朗的表白自己的意思了,虽然她不知道,他是否会同意自己的离去。
“不行。”风儿只走出了三步,就被电线杆重重的甩到了床上。还没有反应,电线杆就重重的压上了风儿的娇柔的身。风儿反抗的想要站起来,但她的双手被他的双手反扣着。眼睁睁的看着电线杆的嘴亲了上来。风儿的挣扎,显得是那样的苍白。他不但将舌头伸进了风儿的嘴里,在一种白开水一般的味道中,风儿感到了一种绝望,一种未日来临的绝望。
电线杆是那样的强劲有力,手忙脚乱的他终于只用一只手就将风儿的双手制服。空出来的右手,它可以自由的在风儿的身上肆意攻击,它想要到哪里,就可以到哪里。电线杆在一股男人的原始本能冲动的支持下,他坐在这个让自己夜思梦想的女人身上,想到她对自己的无情,电线杆无视她的叫喊和扭转。
女人呀,原来她们的力量是那样的弱不禁风。电线杆慢慢的解着风儿的皮带、钮扣。往日这个高昴的头颅,现在就在自己的身下;还是那张脸,只是这会显得有点苍白,那张性感的嘴里正在重重的吐着分辨不出意思的词语。
五分钟?十分钟?风儿没有了时间概念,她只知他一直在吻,嘴里那股寡淡的味,让她慢慢的没有了恐慌,在她心底剩下的只有绝望,想到自己一辈子,就要和这样的男人生活,眼泪就顺着脸流着。未了,她没有动弹,听凭他的手在衣物上一层层的解;风儿是越来越来绝望:绝望的泪水,让她什么感觉也没有;泪水静静的流着,让她想着就嫁给他算了;然而,心中的释然,依然没有阻止闭着的眼中,依然汹涌的小溪。
身上的动作什么时候停止的,风儿没有半点感觉。也许,是自己的泪水感动了这个和自己相知相识快三年了的同学。他只是夺去了风儿的初吻,他可能还有半点惧怕,还有半点怜悯之情。


作者:欣玥

《风儿》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欣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