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难忘父亲广州行

发表日期:2009-03-29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点击数: 投票数:
2009-3-29上传图片
2009-3-29上传图片

题记: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往而不可追者,年也;去而不可得见者,亲也。

难忘父亲广州行

父亲这一生,只来过一次广州。虽然,我的家安在了广州。

那是2003年底,大哥在电话里说,患有高血压病的父亲突然觉得右侧肢体无力,使不上劲,说话也有轻微的障碍……身为医生的我,判断父亲可能是脑中风,最大的可能是脑出血。以老家的条件,是很难彻底检查和治疗的。于是,我提出让父亲来广州做详细的检查和治疗,我担心,如果不进行彻底的治疗,父亲会因此而瘫痪甚至危及生命……起初,父亲是坚决不肯来广州的,他有他的担心,他担心自己能不能挺得过去,担心出来了再也回不去,他最害怕的是客死他乡,这或许是上了年纪的人的共同的担心吧?我发动在家的兄弟姐妹们做父亲的工作,告诉他应该来广州接受检查和治疗。为了坚定父亲来广州的决心,我告诉他,儿子在广州买了房子,他应该来看看我的房子的。这一招果然灵验,他答应了。因为,其它的兄弟姐妹们都有自己的房子,他惟一没有看到的就是我的房子,看到儿子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一直是他的心愿。

刚好,有战友在家乡休假,于是托战友回来的时候,将我的老父亲从家乡带到广州来。

父亲是乘长途汽车,一路躺着来广州的,途中,多亏了战友的一路照料,那个时候,盐城还没通火车,也没有直达广州的飞机。汽车,是惟一的选择。

到广州的第二天,我便安排父亲接受了头部CT等详细检查,结果证实为脑梗塞。治疗随即展开。经过系统的治疗,父亲的右侧肢体很快有了知觉,且肌力得到恢复。应该说,治疗的效果非常的确切。

在我的精心调理下,父亲的高血压也很快得到控制。父亲的精神状态一天天恢复。

我知道,父亲以前是抽烟的,上了年纪以后,断然将烟戒了。改为每天喝一小盅酒。看到父亲的状况稳定,我对父亲说:“开瓶好酒给您吧,您也尝尝茅台是啥味!”父亲是坚辞不要的,他嫌这酒太贵了。我说:“没事的,自己家里有。您喝也是应该的。”我还是为他打开了一瓶陈年的茅台。父亲的酒量极其的有限,每餐也就只能喝上一小杯。

随着父亲状况的一天天好转,新的问题来了。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整天忙得团团转,每天早出晚归的。经常是早上我出门的时候,他老人家还没有起床,而当我晚上回到家的时候,他已经睡下了。因而难得有机会陪他说上话,而我太太和儿子又听不懂老人家的家乡话,加上他老人家耳朵又聋,交流起来十分的困难。有时我在家,和他说话的时候,当然用的是家乡话,为了让他能够听到,我不得不将声音提到最高,弄得邻居很是纳闷,这老人家难得来一次,这儿子居然如此高声,人家以为我在责骂老人家呢!!及至后来知道了原委,才还我清白。这也是轶闻了。

老人家因为耳聋,也看不懂电视。每天我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加上腿脚不方便,我住的五楼又没有电梯,他是从来不敢出门的。所以,每天他起床吃饭以后,就搬张小椅子坐在阳台上,看着楼下。尤其是到了下班的时间。太太以及儿子总是说起,他们每次下班或放学回家,走到楼下的时候,远远地便会看到爷爷在阳台上向下张望,那是孤独的父亲在期盼我们回家。

转眼,2004年春节到了。

春节,我们为老人家准备了象征喜庆吉祥的红色棉袄,还给老人家买了顶绒线帽子,孙子将自己的围巾和手套送给了爷爷。

年夜饭,太太大哥在某酒店开了两大围台,将老人家安排在嘉宾位置上,那晚,老人家受到了平生最隆重的礼遇,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这辈子最丰盛的年夜饭……

整个春节期间,我们陪着老人家一起逛公园、下饭店,享受天伦之乐。这个春节,我们给老人家拍摄了一百多张相片,全部洗印出来后,用一个专门的相册装好。后来老人家回到老家以后,相册从不离身,走到那儿带到那儿,逢人便给人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老人家说,活了这几十年,也没有这年春节那几天拍摄的相片多。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们带着他,去看了我们购买的拥有产权的房子,老人家仔仔细细地看了房子的结构布局,不停地赞叹,好!好!!好!!!这下放心了。

记得当时,我对父亲说起:“这次带您来看房子,用的是部队的车,等您下次再来广州的时候,儿子一定用自己的车,带您看更好的房子……。”父亲说:“我回去这就放心了,也不会再来了,没有下次了!”谁知道一语成谶,如今,虽然我拥有了更好的房子,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车子,可是他真的没有能够再来,并且永远不会再来了。

过了正月十五,我们明显觉察出老人家情绪上的不对,他频繁地向我说起,想回老家了,他不放心家里的奶奶。

父亲从偶尔提起要回家,到每天数次唠叨要回家,频次越来越高。

我便问他,是不是我们照料得不好?是不是吃的不习惯?是不是住得不舒服?父亲说,不是,都不是,一切都好,只是,真的想家了。

因为家中没有坐厕,老人家大便时不方便,我带着儿子从药店买回了可以坐便的椅子……

为了老人家吃着可口,我们故意将米饭煮得烂烂的……

只要是可能,我推辞掉所有的应酬,尽可能早些回家陪父亲说话……

有时,中午我在外面回不来,上小学的儿子会回家安排爷爷的午饭……

可无论我们如何努力,他还是坚持要回去,并且越来越烦燥。

我只好哄他,我暂时请不下来假,部队太忙……

说得多了,我们便和他开玩笑,说:“您什么时候把茅台酒喝完了,什么时候送您回去……。”

一天,细心的儿子突然对我说起:“爸爸,爷爷真的是太想回去了,他现在每次喝三杯……”

我懂得了,在这语言不通、行动不便的都市里,纵然每日山珍海味,对父亲您来说,也是食不甘味的。您熟悉的乡村,才是您最爱的地方。

于是,我请假,买好了软卧,还特意买了副金耳环让您带回去给母亲(母亲原有的金耳环因为一次精神病发作,弄丢了,她想再要副金耳环),一切准备停当了,我告诉您,请到假了,明天的火车送您回去。先经苏州,顺便去看看老妹子。

我清楚地记得,那晚的晚餐,您吃得特别的开心,没喝完的茅台酒,也打上了包,儿子还特意再给您带上了二瓶茅台。

那晚,到了深夜,兴奋的父亲居然没有一点睡意,东摸摸,西看看,高兴得象个孩子!

父亲,儿不知道,坚持留下您多住几日,是爱您还是害您?

如今,留给儿子的,只能是永远的回忆!
  
  作于2009年3月29日午夜

关键词:伤痛

作者:羊城军哥

《难忘父亲广州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羊城军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