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09 01 19

发表日期:2009-01-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起风了……
      咆哮着,拍打着窗户,想要涌进来——寒冷的风!你别看它现在如此张狂,可是呀,等到太阳冉冉升起,它就温顺的像只绵羊,甚至消失在万丈光芒中,没了踪影。可是,有些人却恰恰相反。风吹过,也许再也找不到痕迹,而心路上趟过的人留下的是深深的脚印。
      与玲的倾谈是轻松而愉悦的。和她在一起,什么都说,无所顾忌。那种发自内心的信任即便是老公也享受不到,就连与自己对话时不能这般坦诚。我不得不承认这十几年的真挚的友情。做了十多年的姐妹,多深的感情!
      听着风,想起很多人。触动心底最柔软的地带,开始想念那些生活中曾走过的人。 愿她们永远……我觉得没有一个词能够恰如其分地表达我对他们的祝福,就用华丽吧!在回忆中,他们确是华丽的。 
      尽管绿希是个布偶,我还是将她纳入“华丽的人”这一行列。我开始想念我的绿希。抑制不住想要寻找一个模样一致的,只是我明白,就算找到了,买来了,也不过是另外一个,心里的绿希是永远回不来了。可是我不甘心,我要一个能够取代绿希的布偶,我甚至连她的名字也想好了,叫“绿宝”我决定买一个和绿希一样的布偶。
      为什么这样执着?难道红宝还不能替代绿希吗?很显然,不能。啊,我这是在干什么?
      总之,我认定的事,轻易不会改变。
      我告诉玲,我认定正浩就是伴我一生之人,假如他不再爱我,我也不会再有第二个。玲说我这种想法太幼稚。或许多年后,当我再看这篇日记,看到这里,会笑话自己的天真,但是,我此时就是这样想的,这样的真切,这样的诚恳。
      我想记下从放假到现在正浩发给我的信息。
      (14号)|我在上班了,你呢?|我晕!那么高啊?我在体检中心给人做体检|老婆,回家了吗?|到家了?|你怎么会晕车?|恩!我只知道你很强!|呵呵…|恩!我在同学家吃饭。|正在吃饭呢!还在喝着呢!|恩?今天有?|老婆|我刚回来在干吗?|你不在家啊?|真的啊!|吃完饭又玩了一会|老婆我爱你!我不要和你分开!|我也好想你!老婆|恩!我也是,老婆晚安|
      (15号)|老婆,我落枕了!|难受死了!|怎么了?|你妈不在家啊?|你在干吗?|我晕…我怎么都不知道我还有女儿啊?|你那么搓!可能学会啊?|恩!|在干吗?我还没吃饭呢|我刚才去买车票了|有座,19号|你看你搓地|恩!|我会地,老婆|还没,头还是歪的!|都是歪着脖子上班的!|恩!|我在玩呢,好老婆|我现在在寝室里了!|上网的|没,刚打完牌…|我们医院还有打牌比赛!马上就要开始另外,我们在练习…|呵呵…迎新春活动啊!|也不是了,呵呵…|就是吗!老婆不相信我!|怎么了?|那还用问吗?!我都想和你结婚了!|我觉得你对我们感情没有信心了!|恩!|老婆我爱你!|老婆…|想不想我抱着你?|我也是!|我又想……|恩!|你怎么还在看啊?我要睡了老婆…|
        (16号)|老婆|怎么了?|老婆|老婆|怎么不回?|
        (18号)|交话费了…吃饭了吗?|怎么还没起床?|噢|恩,你在家可无聊啊?|我晕…老婆我的左眼皮老是跳!|不是啊,左眼跳可好啊?|我早中晚都跳!|我也想你了!|赶快吃饭去!|正在吃饭呢|老婆|老婆|怎么不回?|
       去年,今年。一年了,依然在抄录他发过来的信息。此时,非常像他。
       晚饭时候和妈妈闲聊,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说到我日后结婚送礼这事上来了,好像是因为大姐结婚,我在商议买什么送给大姐吧!和妈妈算了算,有30家亲戚!真吓人!妈妈说这些人家都是必不可少的,谁让这是“大户人家”呢?妈妈帮着估算了一下,单是送礼就得一万二了,其他什么都不算,以后谁要娶我。送礼都把他送傻了。我说我干脆一辈子单过得了。
       现在啊,做什么事都难!
       妈妈还说了很多很多,我知道这都是为我好,怕我以后生活苦了自己。我不是很同意妈妈的想法,我始终没有说出来,因为我相信我和正浩可以做得很好很好。
      可惜我还不能做到足够的自信,我非常不满意自己现在的知识水平及能力,我将会继续努力的提高、充实自己,注重自身的品德修养。
      什么时候我会自感骄傲呢?
      如果不是正浩,我真的不知道如今的我会变成什么样。是顶着一颗空茫的心灵还是比现在更加的“优秀”(我不认为自己优秀,但我不知道要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很感动,所以我一直敬重着他,我的爱人。
      他今晚就要动身回家,真替他高兴,同时也为他担心。一直在心里祈求今天别下雨,但天公不作美这样的天,尤其是在夜里,乘车,总是让人牵挂的,为他祈祷。
      和他讲了电话,他很高兴的样子。本不打算把妈妈估算送礼的事说给他听,可不知道为什么,讲着讲着就抖了出来,心里藏不住话。他会不会被吓到?
      爸妈不怎么喜欢他,亲戚有些不喜欢他,弟弟也是,玲对他也没有太多的好感,怎么会这样呢???想想,一定是,肯定是第一次接触,他们都不了解他,我不怎么担心,我觉得他们最终会接纳他的。他好像很得老人缘,爷爷喜欢他!这真让我高兴。
      扯的远了些。
      知道他要回家,很不放心。挂线前对他说:“我今晚不睡了,你要随时给我信息。”真的很不放心。
      现在已经不早了,三个小时后他就坐车回家……我睡不着。开着小台灯,黄黄的、暗暗的。粉红色的灯罩,粉色的床单、床罩,粉红的布偶,粉色的手机、P3。粉色的毛衣褂,还有橙色、粉色的家什、地板和窗帘……这一切,映着灯光。是那么的温馨,我的心,一片静谧安详……只牵挂着远方的他。
      别忘了,随时给我信息啊。
  
关键词:dsa

作者:懒骨头

《2009 01 1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懒骨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