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09 01 23

发表日期:2009-01-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昨天晚上哭了,躲在被里偷偷的哭。
      我想念正浩。强烈的思念涌在心头,而我无能为力,只能任其将我吞噬,只能无助地掉一次眼泪。以为眼泪是咸的,可以冲淡思念的苦味,可是,我尝到的苦与咸的混合味。
      当然,还有其他哭的理由。昨天遇上一个人,我们面对着站了近两个小时,我一直在看他,我想知道他是不是潘峰。然而直到我离开我都没有弄清楚。是还是不是,始终萦绕在心底,缠的很紧。有了打电话去他家一问究竟的冲动。告诉玲,玲说“呵…既然犹豫就算了呗!你们现在都有各自的生活不是一定要联系,就算了。就把他和你们以前的话事当作美好的回忆吧。没事想想,就像你和我说的那样。”
      她还说:“都认不出来了你还有那个多余的好奇心干什么啊。自找烦恼嘛。那像你这么想我好奇是不是能找你三子啊。别想了,好好睡觉,醒来忘了它。'我说听她的,都听她的。那一刻我同样哭了,我知道这种眼泪叫做释然。
      原来要忘掉一个人这样容易,我突然害怕会像忘掉潘峰这样忘记了正浩。记不起容貌,记不住声音,惟一留下的只有这个名字和曾经的事。回忆中身边相伴的都是一个模糊的轮廓,看不到面孔。
      这种遗忘的恐惧把我牢牢的抓住,在惊慌失措中,我依然选择哭一场,将惊恐交给眼泪,肆意挥洒。
      尽管这样,我还是手足无措,一千万个不确定,问正浩假如我们多年不见我会不会忘记他的模样和声音,他会不会同样忘了我。他会不会忘了我,我不在乎,我只在乎我会不会忘记了他!他告诉我他不会忘了我而我会忘了他。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哭。
      眼痛了,睡意全消。
      就像溺水顽童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我抓住心里最后一股恐惧的源泉,忐忑地将信息回复给他”我们会不会好久好久都不见面?”我,在期待什么?他的答案是“肯定不会!”
      除了哭还是哭,你这该死的眼泪,卫生什么一定要一次流个痛快?
      开始疯狂的想念他……什么时候,我才能够见到他?我为什么会如此不安?
关键词:dsa

作者:懒骨头

《2009 01 2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懒骨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