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09 02 02

发表日期:2009-02-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烦恼,忧伤,是个坏东西。那么折腾人!要是以后的日子还是被它紧紧纠缠,干脆不活算了!

      消极的时候看什么都是消极的。如果说它是一张妙语连珠的嘴,我也让它缄封起来。当它肆意张狂时,我的路就会被堙没。

      是不是心太打,心网的格络也大,那些学识统统被虑了去?是不是灵魂太过空洞,当生活闯过时已没有办法去触碰,感受不到生与活的孪动?是不是将空灵的心和迷茫的魂魄融合在一具躯体上,那副躯体就会变得愚笨、驽钝?

      坚持是种难能可贵,可是,我做不到。恨。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怎么做。


       现在迷恋上赖床。早晨醒来后,躺在床上,软软乎乎的。看书、幻想、说话,多么舒服啊,就是不想起来!房间的门,开了关,关了又开。已经好几天在老妈临近发飙的时候极不情愿地爬起来。哦,起床真是一件苦差事!
       仔细想一想,今天还是挺不错的。打了一场羽毛球,尽管没有酣彻淋漓,照样很开心。抓住一个小屁孩过来下象棋,走了三步,吃掉他的炮,没有结局。整盘棋不到三分钟,也许一分钟都没有。
       下雨了。一片水汽蒙蒙,竹林间弥散的雾气反衬得竹叶更翠了。忽然起了一个念头。买一套,不,该是一座山,买一座山,或是大片的土地,种满了竹子,在茂林深处有好几栋房子,华丽的西洋式别墅、古典的中国式小屋。成排的蓝顶白墙屋子是我的厂房,我的办公室也在那里……等到我有了足够的资金,我就要在一处深山老林盖起我心爱的制药公司。
      今天是三子的生日,帮他庆生了,但没说祝福。打算用蛋糕好好乱涂狂疯一场,可惜没有人配合。斯斯文文吃着蛋糕。大姐挺疯的,追着老爸老妈要抹个大花脸,我是不会帮着大姐抹自己爸妈。埋头苦干,却掉了一大块,鞋底也踩上不知谁的杰作。别人没涂到,倒是抹了自己满手满脚!
      再后来,由于下雨的缘故,只能窝在房里看电影了。一口气看了五六部,真是痛快!都差不多快忘了上次这样痛痛快快看电影是什么时候了!而且还是这么多人一起看!
       真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可不开心的,难道就因为,仅仅因为他不给联络吗?真是笨。
       他不联络不是还有徐策吗?很久以前的朋友了,再次联络上,真的有些生疏,有些兴奋。
       肩头,错过,遗失了多少个朋友?
关键词:dsa

作者:懒骨头

《2009 02 0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懒骨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