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春日采风

发表日期:2009-03-29 摄影器材: 尼康 D80 点击数: 投票数:
                         春  日  采  风
                         (2009年3月29日)


    由于昨晚下了一场雨,估计今天天气不会好,所以上午着着实实的睡了一个懒觉,差不多十点钟才起床。
    正在做饭的时候外面一束阳光照进家里,天转晴了!正盘算着吃好饭后到哪里去,摄友广角镜打来电话,说是太阳出来了,呆在家里太难受,邀我一同出去到县城周边转转。并说是新州一小有株樱花,这几天开得正艳,我们先去拍樱花。看来摄影人都是心灵相通的啊!于是爽快地答应,狼吞虎咽地吃了饭,背起摄影包匆匆地下楼、打的,与他会合后来到位于县城南门边上的一小。
刚一踏进学校院门,远远就看见那株樱花了。樱花树不是很高大,但枝繁花茂,粉红的颜色在这空旷的校园里显得那么的耀眼。
    惊喜中我们奔也似地快步来到她的面前,立即开机狂拍。樱花树技型很优美,或垂或立,或曲或直,呈放射状向四周伸展;大大小小的花蕾和已经开放的花朵或疏或密,与刚刚长出的嫩叶一起缀于其上,形似一幅画家笔下的梅画。
    盛开的花朵完全可以用繁花似锦来形容。你看她们,一团团、一簇簇,争奇斗艳,或高傲地昂首挺胸,像大家闺秀我行我素;或羞涩地颔首低呤,像小家碧玉含情脉脉。置身其间,怎能不让你动容、不让你心潮澎湃!



    花色粉中带紫,艳而不妖,在春日淡淡的、暖暖的阳光照耀下,显得雍容华贵,不失牡丹的高雅和气派。


    我深深地被她吸引了,忙不叠地取景、构图,一会树上,一会树下,生怕漏拍一朵花;一会长焦,一会微距,希望更全面地表现她的美丽(感谢广角镜给我偷拍了以下几张片子,否则我还没有机会露尊容呢!嘻嘻)。




    俗话说“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在如此漂亮的“美人”前,岂能不与她来张合影呢?

    与美人依依惜别,我们开始往县城背后的山坡上走。自从爱好摄影以来,我几乎走遍了县城周边的山山岭岭,对县城进行了多角度的摄影,但恰恰这里我还从来没有拍过,今天看来是了却了我的愿望了。
    今天天气特好,天空中飘着朵朵黑云,使照射到地了的阳光不是那么强烈,暖洋洋的;空气也一改往日的阴沉,显得清新宜人;雾霾不知什么时候被一扫而尽,大地显得特别通透,远远近近的景物皆清晰可见,是一个适合摄影的好天气啊!
这里是原县农机厂的背后,原先的机器隆隆声早已远去多年,一切都归于平静了。


    再上几步,县城慢慢地露出了它的大半个身躯。     继续前行,刚才拍樱花的学校操场出现在我的镜头里。
    来到山顶,整个县城的老城区和部分新城区就一览无余了。从这个角度看,春日的县城显得很安静,安静得有些让人受不了。她静静地趟在山谷中,没有高楼大厦,没有绚烂的色彩,灰白色是她的主色调,杂乱无章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但我依然时时刻刻爱着她,因为这里安静平和,因为这里没有喧嚣的机器隆呜声,没有污浊的空气,没有拥挤的人流。我深信终有一天,她会变得美丽无比的。
    好天气总是吸引人的,人们也绝不会辜负这大好春光。山顶上东一堆西一堆地聚集着好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或躺或坐。有上山挖折耳根(也叫鱼腥草,一种生长在田埂上、土坎边的野菜)的老太太,有引着孩子在路边摘野花或蕨菜的妇女,有谈情说爱的俊男靓女,更多的是到山顶上放风筝的小孩。这不,一群群的小孩还在源源不断地向山顶上涌来呢!

    转身朝向另一边,那不就是高高的五里墩吗?经过春雨的滋润,有些光秃秃的山坡披上了淡淡的绿色,蜿蜒的盘山公路第一次完整地呈现在我的面前,显得既熟悉又陌生。因为公路改道,这条路快一年不走了,即使原来经常从这里经过,也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全方位地观看过它。但愿这条路不要重蹈其他改道公路因为无人养护而过早毁坏的覆辙。
    人勤春来早。这个时间正在春播的大好时机,不远的地里有一对夫妻在熟练地平整着土地,他们的孩子在一边乖巧地自已玩着,与这漫山的小草一起充分地享受着温暖的阳光。
    随后走的路上,到处都可以看到忙碌的人们。这不,这位革家老人与她的媳妇(或者女儿)正在点种玉米。

    这位苗族大娘独自在一块位于半山腰的地里控土,艰难地举着锄头,一上一下,显得特别费劲。
    当她转身远远地看着我们时,我的镜头正好捕捉到了她那疲惫和苍老的神情,我有些心酸,因为我想到了家里的父母。
    远处的山脚下,又是一位老农孤单地在一块秃起的地里挖土,他的背后是一小片果树林,前面是一间茅草房。这茅草房可能是在果子成熟时用来守果子的临时住所吧!

    还有这位突然从山那边的羊肠小道冒出来闯入我镜头的苗族大娘,肩上扛着象是扁担又不是扁担的木条,前面挂着一小袋玉米种,步履匆匆,象是要尽早回去及时播下地呢!
    田间地头里怎不见年轻人的身影?我边走边努力地想搜寻着,希望能有新的发现。但一直走到快要回到城里了,看见在地里干活的依然是老人。

    失望之余,我不免有些感慨。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这里的农村与全国广大农村一样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低矮的茅屋大都变成了宽敞的砖房,农民的米仓满了,腰包越来越鼓了,生活越来越小康了。这些变化,除了自身经济的发展外,最主要的还是得宜于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解放了农村的生产力,大量的剩余劳动力外出打工带来了大量的非农收入。如果没有广大青壮年劳动力的外出务工,光靠种田耕地是不可能改变农村的贫困面貌的。但不可忽视的是,现在的农村很难再见到年轻人的身影,特别是青壮年男子更是少之又少,有的村寨几乎找不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壮劳力了。人们把现在的农村人口形象地称为“386061”部队,38即妇女,60即老人,61即孩子,虽然有些调侃的味道,但确实也真实地反映了贫困地区农村的实情。这当然不可避免地带了一些的问题,比如老人无人赡养,小孩子缺少父爱母爱,许多家庭少了天伦之乐,大量的田地被抛荒,人口管理越来越难,等等。这确实是一个两难的事情,在现阶段恐怕还很难解决。
    与农村老百姓的艰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现在的城里人生活却是越来越讲究、越来越休闲了。这不,我们从山顶走下另一面的一条刚修不久的乡村小路上时,远远地看见几个人担着塑料桶在对面的路上悠闲地走着。原来那是一些县城的居民们趁着好天气出来到五里墩的山泉处自己挑水喝。据说五里墩有许多处这样的泉水,烧开水时不会结垢,对身体很有好处。所以每天(特别是早上)都吸引很多人成群结队前往,每人一两个塑料桶,或挑或提,一路欢笑,既得到了好喝的水,更锻炼了身体,可谓是一举二得。

    你看这父女俩也担着桶去挑水了。他说他要去的地方有点远,路远去的人少才能得到更干净的水,并告诉我们说再转过一个弯就能看到对面有泉水的地方了,那里一定有许多人。
    果不其然,往前走不远,就看到对面一处刚修通的公路壁上有许多人在接水呢!看来还挺方便的,说不定哪天我也会加入他们的行业。

    今天走的路不算近,转了一圈应该有五公里的路吧!一路上可以说是春光毕现。你看,槐树已经长叶,嫩绿嫩绿的;缍状的花蕾开始饱满,过不了几天就该绽放了。
    松树的枝头冒出了这种不知是花是叶的东西,婷婷玉立,色彩艳丽。
    这种黄黄的小花开满了田间地头,到处都是,那情形似乎要把所有的春色唤醒。


    一头牛悠闲地在站在水田里,尽情地享受着春天给它们带来的美餐。


    山坡上,一匹马睡在那里,看到我们走近后站了起来,不停地打着响鼻,嘴里不时发出“咴咴”的声音,似乎是怪我们惊醒了它的美梦!


    一只灰喜雀站在松树枝上自顾自地唱着自己的歌儿,丝毫也不惧怕我们的存在。

    就连这些小精灵们,也纷纷钻出草丛,懒懒地爬在叶尖上,贪婪地享受着这春日的阳光。

    走进一处寨子,一户苗家人正围坐在院坝里吃饭,那情形象是在给老人祝寿。

    寨中一平地里停着一辆有些破旧的拖拉机,一个小孩子坐在驾驶室里费劲地扭动着方向盘,两条鼻涕溥在上嘴唇上,引得我们忍俊不禁。
 
    远处,祖孙三人带着一条狗从山巅上向我们走来,那神情应该是走亲戚来,显得多么的怡然自得。
     转了一圈,县城又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找了一个高处,对着县城又拍了一通,才收拾起相机,迎着西下的太阳向城里走去,今天的行程就此结束。






关键词:日志

作者:苗岭山人

《春日采风》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