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09 02 04

发表日期:2009-02-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看书呢!《文苑》。看完这本就要起床了。现在12点刚过两分。正在看一篇名叫《金羽毛》的文章。先谈起作家林清玄与其30年前一学生偶遇。他曾辅导她的写作,如今见她只写公文,不由一时感慨。文章说了一个小故事:一个人花了全部积蓄买了一根金羽毛。插在帽子上出了门,但和不幸地发现风把羽毛吹走了。接下来的日子他除了思索那根羽毛什么时候被风吹走,掉在哪儿,有没有被人捡了去,便无事可做。
      金羽毛就是梦想。
      末了,是这样一句话”人们不妨时常扪心自问,现在我们帽子上的那根金羽毛还在吗?”
      “在,但不是原来那根了。”我回答。
      面对早年的学生林先生叹到“多么可惜!老师还在写,学生却早已投降了。我从事写作30多年,一路走来看到很多有才华、热爱创作的青年,但总是无法坚持,这显示创作是一条多么寂寞孤单的路。”假如看到我的回答,他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那么我呢?我对自己的意见呢?



       一点多才起床的,饿过头了,没吃东西。做家务的时候使不上力气只好翻出最后4个米团,泡着吃掉。味道很怪,不好吃!幸好不多,不然会腻死了。今天还是只吃了一餐,担心长此下去胃会坏掉。也许越来越频繁的起痧与饮食五规律有着莫大关联吧!
      很少留心自己的拖鞋,今天是个例外。多看了它几眼。鞋是老妈勾的,很漂亮,做工棒极了!老妈的手特巧,她答应我以后要为我用毛线勾出一幅最华丽的最独特的地毯。
      鞋底是泡沫儿,纳着缀花底布,很雅致,鞋面是由黄绿两色组合成的,很诡异的搭配。绿代表着生、生存而黄则是死亡。生,死本来就是两位蒙着面纱的少女,婀娜,优雅又神秘。放在一起,在同一平面同一视觉效果里出现,那股神秘的力量会扩大很多倍,产生一种诱惑,同时厌恶也随之增长。
      看得久了些,也就感到这鞋很丑,很讨厌,转去眼光,却又忍不住留恋,还想要去看个足够。在这两种感情间,眼睛只有移过来、移过去,停在哪一方都觉得不妥当。
      走路的时候不禁又低头看了看,那黄好像两朵盛开在脚上的黄色的曼殊沙华!
      做完家务,煮好饭菜,晚饭后已经是晚上了。一天就这么“嗞啾”一下就过去了。心里缠着淡淡的空虚。因为无聊,所以发泄,所以今天差一点就闹得不愉快。两件事。
      发信息给妈妈帮忙买两本《文苑》,2A和2B。好几个小时后妈妈在电话里说没买。她在路上买不起来。生气极了!不听妈妈解释,说“你又不带我买!”就把电话挂了。觉得她就是故意不给买的。挂完电话郁闷了好久。
      一边洗着衣服,一边埋怨着,还有一种声音在竭力安慰自己,说服自己,讲了很多很多,就是为了让自己不生气,让自己克制,让自己去体谅。虽然有点成效,但是我还是任性的生了一场闷气,爸妈回来脸色还是冷冷的。
      明知道不可以这样,但是很难做到。
      恰在我正生气的时候,也就是准备吃晚饭的时候,弟弟和小表弟还没有回家,玩了一天没归家!看着菜一点一点凉了去,心里恼燥的要死,盘算着等他们回来狠狠数落他们一次。转念想想,这样做又有什么用呢?回来就好,要是计较那么多,一场争吵是免不了的,何必伤了感情?回来后当做什么也没发生,不是很好吗?这次不错,做到了。没有责备。爷爷和大表弟数落了几句,气氛有些紧张,不过也只是那一小会儿。爷爷还说了一个故事,在饭桌上。
      没怎么用心听。因为爷爷说到“叫花鸡”,我一兴奋就跑神了。当时在想:等到初夏的时候,买两只鸡,再准备一些零食,实习前带着正浩去爬山,然后烤鸡吃。两只都洗干净,在家把调料撒好。一只插上拨火棍,就着木炭、孜然做烧鸡,另一只则用刚摘下的荷叶包好,裹在黄泥里埋在火堆下,等第一只烤好,地下的那只也熟了……那是一个香呀……
      现在想想,还是多去些人,那样才好玩,才热闹。今年五一就这么办吧!
      实习前痛快玩一场;买把吉他。并学会他。两件事,要去做。
关键词:dsa

作者:懒骨头

《2009 02 04》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懒骨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