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2009 02 06

发表日期:2009-02-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神经紧张地睡了一夜。
      天已泛白,从梦中惊醒。梦里我在看书。不知道是真迷糊还是假清醒,什么时候关掉电灯,什么时候睡的一点印象都没有。记忆里只听得时钟敲了四声“噹——噹——噹——噹——”
      四周静极了。只有鸟声,一大片的热闹。
      万物还没有苏醒,鸟雀是先知。春天来了。找个大好晴天,山林间走一遭。


      “刚哭了一场,不为什么。一时沮丧。现在又冷又饿。也许有天早晨你醒来,会发现我饿死或者冻死在印度的某个街口,多么可怜!
       鸟儿已经开始互道早安,可能还在对话,但是我听不懂。”——这是一篇虚拟日记,为什么要写呢?原因很简单。等我确实去了印度并写下日记,再拿出这篇两者对比着读一下。
      我也是无聊到了极致才这么做的。
      看书累了,抬头看看窗外,枯树枝上停留着好些鸟儿,分不清它们的种类,只能看见一个个黑色的斑点犹如赘物长在树上,唧唧喳喳地叫个没完没了。听着这阵吵闹,心中也是浮想翩翩。想法是不错的,但不够成熟和周密,因此也就不多说了,以后会说。
      爷爷和另外一位老人去爬山,赶回来。他们,一个八十四,一个七十五,行将就木的人了。问爷爷去哪了,他说出去溜溜。“出去溜溜”多么轻松的一句话。要不是表姑奶奶来串门告诉我爷爷去了“王明”,我还真不知道这老人口里的散步就是爬山。
      这真的很奇怪。我这个小孙女坐在家里想象着自己客死异乡,两位老人居然跑出去游山玩水——我们这一带,有山的地方肯定有水。
      虽然这样说很阴森,有点对不住两位老人,但我还是忍不住会这样想:他们有没有可能是去为自己物色一块风水宝地?也就是自己的墓地。
      
关键词:dsa

作者:懒骨头

《2009 02 06》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懒骨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