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宠物日记之脱缰记

发表日期:2009-03-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Joey】脱缰记 - 火神纪 - 焚尽浮华
脱缰记
          (图/文/摄影:火神纪)

  在我前面的那篇《卖犬记》里的叙述,想必宠友们对于澄海的养犬现状多少都有些了解了;昨天夜里,我在本地的宠物论坛里泡了整整一宿,却发现我在《卖犬记》里所叙述的那个版本已经有些过时了,比起最近所发布的一些宠友新闻,那些所谓的“可怕之怪现状”显然要温情得多。
  更惊心动魄的版本又多了两个。其一是开着小面包车守在犬主家门口,等狗只跑出来拉撒的时候跳下车来把狗抱上车,而下车来抱犬的人们居然是带着一把长长的刀,若被犬主发现则以长刀恐吓之。
  还有一个更骇人听闻的版本——上面还只是守在门口实施抢夺,而这个版本的恐怖之处在于,他们已经把抢夺发展到了入室抢劫;小面包车直接地开进别人厂里,从车上跳下三五人,手持长刀,对厂里人员进行恐吓之,然后直接把某厂里的两条名贵犬给直接抢走。
  昨天晚上一整夜,我坐在电脑前看着这种种的暴行,看得我心惊肉跳。网上的宠友们在呼吁,蹓狗时切不可单独一人一犬四处闲逛,至少也要几个人三五成群地保护一条狗。
  汗呀,这世道——做人难做狗原来也并不容易,想当年撒开狗爪子自由狂奔的美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车多,人多,养狗的人担惊受怕,抢狗的人日益猖獗……了解了这些之后,也许会更明白我在这篇《脱缰记》里将要给你们描绘的情景是多么的可怕。

  在之前的《挪窝记》里也曾说过某魂兄弟在牵引绳上给过我的建议,对于在家中是否给小Joey上牵引绳一说,我多少还尚存疑虑;但是对于带犬只出门是否带牵引绳一说,却终究达成了共识。
  跟她讨论这件事的时候,我曾描绘过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人,出门,身边永远带着他那条威武的杜宾犬;不见牵引绳。他走一步,它跟一步;当他走累了的时候停下休息,它则乖巧地坐在他的左脚边上;而当他去哪个朋友家喝茶唠嗑的时候,它则安静地趴在他的脚边……我想,这是我梦想中带着Joey出门时候的最佳状态;假如,它能陪着我,从青年到壮年再到老年的话,当然,我们都知道这不可能。
  某魂兄弟说,她们那边也有很多这样的老人,但是,这是不对的。她用一句鲜血淋淋的话彻底地打碎了我所梦幻的那个画面——你知道每一年间在马路上被汽车撞伤甚至辗死的犬只有多少吗;而你又是否知道,它们中的99.999%均是因为它们那些不负责任的主人们没有给它们上牵引带在适当的时候带它们出门,放纵它们四处奔走是不对的;就算主人跟在它的身边,没有牵引带你则没有办法控制它们的行为,就算你看到一辆迎面撞来的汽车,你也无法在最好的时间里带着它跟着你一起逃离危险。
  从某种程度上说,某魂兄弟是雄辩的。对于是否在家里给小Joey上牵引带被我们搁置到了一边,因为不管怎么样,这一点问题倒不大,因为如果没有我们的允许,小Joey是没有办法走下楼梯的门的;但是在带它出门是否给它上牵引带这一点上,我想,几乎所有的犬主都有这样的共识——如若没有牵引带,禁止出门。

  Joey的第一套牵引带,是从超市买回来的那种非常常见的一个尼龙颈圈和一根尼龙结绳,便宜而且结实,可是没有用多久,这一套牵引绳就不得不被淘汰了。原因是,就算超市的货架上以及这套牵引绳的外包装上都写着大型犬用,适用于体重自三十至五十公斤以上的犬只使用;可是,Joey的成长速度依旧很快地打破了那个颈圈所能容纳进去的最大尺寸,就算我把那个颈圈调到最大,可以勉强地套进Joey硕大的脖子里,但是几乎没有多少喘气的空间。所以在Joey五六个月大的时候,我和弟弟不得不给它另外寻觅一个颈圈。
  在一只毛发油亮的杜宾的脖子上套一根类似于装饰性质的链子,然后安安静静地坐着,这样的画面是我迷恋杜宾犬的一个原因所在,所以我们把目标锁定在了P链。后来我们在网上给它买了一根尼龙绳子加铁链双层保险的P链,一直沿用到几天之前。

  几天前,宠友某群在网上看了Joey的那套《不标准的POSE照》之后跟我说——现在还是先别用P链吧,这东东很容易勒伤狗狗的脖子和气管;能用P链的犬只一般得在做了一些基本调练比如随行之类的训练后才能用,不然它又不知轻重,乱冲乱撞乱拉乱扯很容易给弄出毛病来。
  之前某魂兄弟也跟我说过同样的话,只是因为我的一意孤行并且因此而影响了我可爱的弟弟,所以最终我们给它选择了P链。毕竟小Joey本身也是个力大如牛的莽撞家伙,不用P链要将它控制得住是很吃力的一件事。于是某群给我推荐了一种半P链,半布料半铁链结构,军绿色的布带加半圈铁链可供收缩的军用犬牵引带,既不会伤到脖子也多少有点P链的效果。

  听从了某群的建议给Joey买了一套半P链牵引绳,连续四五个晚上带它出去蹓弯,表现良好一直没出什么问题。一直到几天前的一个晚上,小Joey在刚出门不久的时候,估计是因为看到前面有一只小狗慢慢悠悠走着,过于兴奋而突然往前一个猛冲,竟然把那个颈圈与牵引绳中间连结的那个铁扣子给挣断了。
  这下子可把我给吓坏了。虽说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的光景了,但是毕竟这个路段车流人流都还很多,加上之前在《卖犬记》里所描绘过的那些场景开始在我眼前闪过,如果小Joey跑远了然后刚好又撞上某些整天打着犬只主意的人们,又或者被一辆疾驰而过的汽车给迎面撞上,之前说过的那些关于没有牵引绳带犬出门而可能发生的悲剧也开始一幕幕地在我眼前上映……某魂兄弟总在淳淳善劝说着的,居然就这样发生了。

  我还有另外一层担忧,是Joey平时的日常行为模式所带给我的担忧。平常时候,Joey从来是不曾表现过任何一 点攻击性的,但是偶尔会有例外的时候——那就是平常带它蹓弯时常常会遇见的某些小动物,比如在路上走着但个子矮小的儿童、或者其它的犬只,或者猫,或者老鼠,甚至是路边做野味火锅那个关着许多活物的铁笼子……小Joey会突然变成一只暴躁并且强悍的大Joey,猛扑和暴吠;它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强烈的可怕欲望已经让它在我们家附近颇有点声望了,甚至有些人牵着小宠物犬与我牵着Joey狭路相逢的时候都会直接倒头走。我必须保障它和其它动物,以及小朋友有一定距离之后,小Joey才会有可能恢复正常。
  在此之前Joey从来没有不戴牵引绳出过门,当牵引绳施加于它的颈圈上的力道突然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时候,也难怪它会如同脱弦之箭一般地飞射出去,全速奔跑起来。

  我的所有担忧在这一瞬间被叠加在了一起然后突然爆炸了,并且因为周围是也算是小闹市区,假如它随随便便地扑到一个小孩子,或者把哪一家野味火锅的铁笼子给搅个鸡犬不宁的话,那可都够我受的了。
  我终于还是甩开了我那笨拙的双腿以及臃肿的身体开始在它的身边气喘吁吁地追赶,一边追赶一边撕心裂肺地嘶吼着它的名字。

  小Joey一见我开始奔跑,并且还听到我在叫喊它的名字,似乎变得愈加兴奋起来,一股脑跑得更快。偶尔它也会停下左右张望,等我跟上前去,继续全速开进。如此你来我往,几乎把我的体力全部耗尽。我想我是很多年没有这么剧烈地运动过了,所以终于当然实在没有气力再跟着它跑的时候我不得不停下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非常生气地厉声喊了它的名字,估计它是听得出我声音里的愤怒,终于是彻底地停了下来。
  我走得近些,用口令喝令它过来。它居然乖乖地走到我的身边来,让它坐下,用那根已经没有铁扣子的布绳重新在它的脖子上打了一个结实的活结,然后把它带回了家。

  我没有责备它,毕竟这不是它的错。给了喝了水,伺候了它进笼子睡觉,然后我把我的怒气全撒到宠友某群身上去,居然给我推荐这样一根不结实的牵引绳子来,并且还是他亲手给我挑选的一根。他满脸无辜地说,他在宠物店里的那些松狮、萨耶摩、罗威纳都是用这种牵引绳,也都是力大如牛的主,出了门也都是乱冲乱撞乱拉乱扯,可是也没有一只能闹出半点动静来。
  他还说如果是他遇到了这事,他可既不慌张也不追赶,而是慢慢走着看它能给跑到哪里去;他又说,杜宾犬跑得远了看不到主人的时候,它会掉头跑回来找主人的,因为杜宾犬是忠诚的犬种……

  唉,可谓是事不关己心不乱呀。不过我后来想了想,小Joey在让我重新绑上绳子之前的那个最后表现,跟某群同学说的倒是多少有点相似。
  脱缰,如迅马飞驰。尤其是Joey这样出门永远都带着牵引绳的孩子,如此一翻奔驰可叫我心惊肉跳。牵引绳是必须的,并且还应该是结实的;这既是对爱犬的平安负责,同时也是对周围行人商铺的安全负责。还好,这一趟,小Joey并没有给我惹出什么乱子来。

                2009-03-31;己丑牛年丁卯三月乙亥初五;大禹诞。凌晨3:45。
扩展阅读链接。
宠物日记专题
【B仔祭悼书】亲爱的,一路走好。
【Its】相册
【Its】①篇前篇
【Its】②档案及序
【Its】③怀柔篇
【Its】④缅怀下我那已经老死的B仔
【Its】⑤驱虫记
【Its】⑥认主记
【Its】⑦藏物记
【Its】⑧殇离记
【Its】⑨尾行
【Joey】以及其它;宠物图志。 
【Joey In 北京】从出生翌日至三个半月时代的不完整记忆。
【Joey In 澄海】从三个半月至今,不完整回忆。
【Joey】档案及序
【Joey】灰色时代,是否已经终结
【Joey图志】之着装记
【Joey图志】居高临下
【Joey图志】戊子除夕;不算成功的标准Pose照系列
【Joey】卖犬记
【Joey】挪窝记
【Joey图志】动静皆宜
【Joey】脱缰记
关键词:电影外的迷情

作者:火神纪

《宠物日记之脱缰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火神纪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