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世事苍茫,并不云烟。----《东邪西毒》的前尘往事

发表日期:2009-03-31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点击数: 投票数:

      
      醉生梦死,只不过是玩笑。世事苍茫,其实并不云烟。
      
      好多年以来,我一直想多多少少写下一些关于《东邪西毒》的观感,但是我惊奇的发现,每一次都无法逃脱举笔即忘的结局----就象话未出口,已被风吹散,只剩下几许唏嘘……

      十多年后的今日,终极版经典重现。一次次的重温竟然使我在一瞬间发觉,原来王家卫在影片之中早已经将所有我们想说的话都已经说了,你想评论它,只不过是将台词再重新抄写一遍而已。
想到这,反倒多了一分的淡然。也不想去做什么评论了,写到哪里,就到哪里吧。我只能答应你,尽量不要引用格言台词。

      这真的是一部很奇特的电影。奇特得有一点“古怪”。

      情感与时间,情感与记忆,这之间穿插着一个关于醉生梦死的无奈玩笑;拒绝与被拒绝,自我放逐与隐匿,这之间是人心的角力。随着时间流逝,最终的结果是一丝丝耗尽心力,人心荒芜,已成灰烬。

        那个无边的荒漠,隐喻映照着已如荒漠般的人心。苍冷,严酷,变幻莫测。

        王家卫在影片里,将人生中一些几乎耳熟能详但一直被漠视的简单哲思,用浓重的语气再给我们说了一遍。他说的那些东西,人们都知道,但似乎又都忘记了。通过影片寓言式的故事,格言式的对白,王家卫自始自终在用一种“主动刻意”的方式,希望能向人们再次强调出这些东西。

        不得不说,1994年版《东邪西毒》更象一出王家卫的“神作”,而2009年《东邪西毒终极版》则更象一出趋于合理的“电影”。这里面并没有贬低终极版的意思。1994年的王家卫天马行空,飞扬拔扈,画面与音乐相互交合,一派肃杀苍茫之气,哀怨纠结之情;2009年,走过《花样年华》的王家卫已然一代宗师,丰硕沉稳,气度从容。影片的“速度”在趋缓,就象洪七的刀已经没有以前的快,但可能更加“完美”。可能,只是可能。

      最初接触到这电影,那是在中央台的电视,相当的有那么一点雷人。那一次只看了一半不到,没看全,但已经觉得这电影有点古怪,于是第二天租了碟回来看。这时侯离94年已经过去好几年,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很早就知道有这么一个巨星云集的“武侠大片”,还看到过巨幅的海报,但一直好象没什么兴趣去看,谁知后来看完,竟成了一部一辈子的电影。

      租的那个VCD后来一直没有还,因为当时想买到这片子的盗版VCD还是件比较困难的事情。所以想想算了,押金也不要了,就留着这碟,一直到现在。所以收藏的这部VCD一直以来都是没有外包装的,只有一个光碟套。估计这也算是国内较早版本的盗版《东邪西毒》了吧。后来有个人教了我用电驴,下的第一部片子就这部《东邪西毒》。这些年电脑已经换了又换,但从来没想过要删去这部电影,这之间又看过多少回那就记不清了。现在终级版上映,其实最好的纪念方式除了到影院去看大银幕之外,更好的一种是买回正版DVD,我想那里面应当有不少新旧前后的史料可供怀念。

      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很多人说看不懂?那时完整看完第一遍,只觉得这影片就象慕容嫣那一道凌厉剑光一般,透亮,伤痛。看得人目瞪口呆。只能称之为“天人神作”。这之后一而再,再而三,不断重复,难以抑制。我后来想,有一些电影或者音乐,总带着某种类毒品的特征,不断地将你吸进去,让人沉沦其中而不自觉,《东邪西毒》就是这种东西。

      镜头,画面,表情,眼神,肢体,对白,旁白,情绪,往事,丝丝入扣的音乐……每一样都打入胸膛,叩击人心。每步每秒,一字一句,都那么惊心动魄,一种无以复加的悲伤沁人骨髓。人,真是这个世上最值得怜悯的一种动物,即使他变得似乎很“狠毒”。

      记得当时只有一个情节在第一次看完后有一点疑惑----就是那个孩子。(估计很多人都是如此)
      “你知不知道现在什么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你的孩子。”
      黄药师低沉的嗓音象从黑夜的天幕中降临一般,猛然间,一切经已了然。
      这最后一个细节其实相当重要,因为接下来大嫂张曼玉说这孩子如何如何的话,实际上是在说这孩子的父亲欧阳锋。这是她这么多年来对欧阳锋所有怨气,也许是怨恨的一次集中表述。也是对欧阳锋性格的一次侧面描述。“明明心里想要,又不肯说。”唉,这一类人一生代价惨重!
      所以,这是一部每字每句每个细节,甚至包括人物说话的语气都不能放过的电影。在这里,“语气”已经成为影片一个重要内容。所以,千万别跟我提国语配音版,拜托。

      终极版的林青霞用回了国语,可以说可圈可点,总体不错。毕竟那是她自已熟悉的语种,情感的表达更为顺畅。而且慕容家的来自堂堂大燕国,也许也是说国语比较贴切。只是个人习惯了旧版,要拧过来着实还有点困难。


      都说影片有八大巨星。其实更有一位巨星是王家卫。这《东邪西毒》可谓九星汇聚,也想不明白王家卫是凭什么做到的。只是有一点,王氏当真是今世不可多得的点石成金的“高手”。所有的演员经他手的点拔,几乎无一例外地在王氏影片里留下了能代表其个人演艺生涯的最灿烂最具神韵的角色。

      两张,二梁先不提,当时印象里不会演戏只会搞笑的张学友,那个落拓而又充满理想的刀客多么神采飞扬。在那场刀光剑影中,那个戴着斗笠,安放于画面左下方,裁去半个脸,只有一双怒睁眼睛的画面,过目难忘。断了手指后躺着对欧阳锋说话的那段戏,内敛深沉,连西毒都黯然失色。其实洪七这个年青人,与现实中大多数人在事业发展过程中的经历是神似的。“你这种年轻人我见得多了,懂一点点武功就想横行天下。虽然武功高强,但你一样有很多事是不能做的。你不想耕田吧?也不耻于去打劫。更不想抛头露面上街头卖艺!那你怎么生活?武功高强,也要吃饭的!”西毒的忠告,所有年轻人都应该谨记,而且,先要给自己穿上一双“鞋子”,现在的说法叫作“包装”吧?呵呵。

      还有刘嘉玲,波光潋艳中那无尽深遂的眼神,还用得着台词吗?王家卫就是有这本事,他能让演员的眼睛说出话来。你眼睛说得没到位,他就一路重拍,拍两年,把你折磨到崩溃。

      张国荣。西毒。有些人注定是离去得越久,就越让人怀念的。对于他的“绝代风华”在此写上再多的字也不足够,只想引用如下:
      当时“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大奖”上,张国荣当选“最佳男演员”,评委们如是说:
      张国荣在1994年光是演出《东邪西毒》一出影片的成就便已经是全年之冠。我总觉得中国演员,甚至可能是中国人,有一个元素是极罕见的,那便是对 irony(反讽)的处理。我感觉之中几乎没有一个中国演员明白什么叫做irony,而张国荣对这个角色的含蓄的掌握则完全达到这要求。而我从来没见过一个演员可以表达出这种irony的悲剧和苦涩的意味。张国荣在《东邪西毒》的演出是这么含蓄,他在一出很需要演技带领的影片中做得很好。

      张曼玉。大嫂。这个女子一生中已有几个高峰是其它人难以企及的,也是令人感慨唏嘘的。《甜蜜蜜》李翘,《新龙门客栈》金镶玉,《花样年华》苏丽珍,还有就是这部《东邪西毒》大嫂。其中两部王氏影片。而大嫂无疑是她所有角色里最为惊艳的一个。整部影片好象都成了为张曼玉那一哭而做的铺垫。那一袭猩红的落寞,满怀幽怨的絮语,似随意实精微的动作神情,合着丝丝入扣的一曲《昔情难追》(旧版),此景此情,堪称中国传统美学典范。你们不是说我现代吗?那我就来一把古典的,看谁人比我更能领略古典的神韵!只能说,那时的王家卫的确有那么一点牛B。当然,这一画面的造就,也来源于王家卫对张曼玉的信心。整部戏里,只有她的镜头几乎是最直接的静止不动的特写长镜头,完全靠演员的表情,眼神,肢体语言去自由表现,除了王与张的心有灵犀,谁敢这么拍?!结果是,这段戏完美得无懈可击。那一句虚弱得不能再弱的“你太老实~~”振聋发聩!实在令人百感交集,万念俱灰。悲剧,就是将这人生中最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梁朝伟。盲剑客。这个人现在成了神,没什么缺点了好象,那就不说了吧。

      梁家辉。东邪。长发跨马,一脸冷然。很东邪。一口吃掉半个梨子,极力压抑内心的情感。(这段终极版剪了,可惜。)浓重伤怀的嗓音,苍桑历尽,隐居而终。写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他有个宝贝女儿,叫黄蓉,总算是一点安慰。其实一直很喜欢梁家辉的可塑性和爆发力,象他那出《黑金》。

       林青霞。慕容氏。独孤求败。她在终极版中的改动是最大的。一是前文说的对白;二是客栈挥剑时连带削死的猫被删除;三是湖面练剑后撕心裂肺的呐喊被删除。同时剪去的还有片尾:洪七,独孤求败,东邪等人成名后的一些经典镜头,其中最可惜的是林青霞那些片段,那股狂傲英气中忿恨的眼神令人惊叹。那眼神似乎要告诉你,一些东西在泯灭之后,也就只剩下“恨”和“狠”了。删了这么多,那最终被王家卫删除的究竟是什么呢?是肃杀与绝望。王家卫已经没有那么执拗,他想让温柔乡里观众们看得更舒服一点。你当然也可以说他比以前更含蓄。

       只是,我们不要忘了,《东邪西毒》本身是一个讲述人如何渐渐变得绝望的故事,并希望观者在这故事的苦涩中有所领悟。将这关键的内核弱化,是不是值得掂量掂量呢?

      而且,王家卫千不该万不该,是不该将影片的开头删去一大段——“好多年以后,我有个名叫做西毒。好多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做妒忌。我不在意别人会怎样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过得比我更开心!”欧阳锋之所以最终成为西毒,这话里面说得实在再明白不过。如果想让观众看得明白,这段无论如何不应该删除!况且,开场十分钟对于一部影片的基调至关重要,94版《东邪西毒》开场的欧阳锋独白,在一片刀光剑影的凌乱画面中缓缓道出,一曲《天地孤影任我行》带着雷动的鼓点扑面而来,整个场面气势凌厉,一气呵成,令人叹为观止。难道这么傲气的王家卫,真的在意那个《百年孤独》的模仿说?还是胶片根本就坏透了,没办法再恢复?还是他真的想把那股江湖肃杀之气删干净?这样真的更好吗?不得而知。总之,还是两个字——可惜。

    另外说说音乐。1994年的《东邪西毒》及其配乐,都是当时各自领域内的巅峰之作。要想超越,还必须穿越记忆这道门槛,谈何容易。从这个角度来看,起码,终极版配乐有两点好。
      第一,开篇加入了张国荣的旁白原音(这在影片中体现不了)——“我曾经听人讲过,当你不可以再拥有的时侯,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除了张国荣声音本身低沉磁性的感染力之外,就如同影片将最后一个镜头留给张国荣一样,我相信这是一种呼应。听了不觉有一丝感动。世事苍茫,其实并不云烟。我们真的不要忘记,整个终极版的意义也在于此——告诉我们不要忘记,包括很多很多东西。
      第二,马友友的确是大提琴教父,整部音乐没有比他更出彩的了。王家卫敏锐超常,听了他一次就知道,马氏大提琴将对“整个画面的作用很大,是你想象不出来的那种声音,只有大提琴可以做得出来。”
      
  除此外,新版的配乐还真不知怎么说。它丰满,圆润,有些段落甚至很绅士。但肃杀之气,苍茫之感,哀怨之情以及与画面情绪丝丝入扣的纠合,个人感觉与旧版有一定的差距。对这一点,看过很多遍旧版的人,也许要有一个心理准备。就好象你拿起桌面上那杯酒,本来你以为你会喝到威士忌,会有一种滚烫的感觉,谁知喝进嘴里的却是一杯水。新的配乐明显跟不上影片画面的节奏,配合不了人物的情绪,也好象忘了要把观众的情绪调动到最高点。可能终极版的配乐是一部更适合独立欣赏的完美交响乐作,元素丰富不失优雅;而1994版的音乐,则更象一部率性而为的性情之作。在那里面,你可以听到江湖喧嚣,可以听到爱恨情愁。还有一点,就是“古意”。


                                                                          九四版   追忆





关键词:林青霞东邪西毒终极版张国荣张曼玉王家卫

作者:from2046

《世事苍茫,并不云烟。----《东邪西毒》的前尘往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from2046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