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想吃肉 —— 一个物价飞涨时代的女人心声

发表日期:2007-09-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中午去单位食堂打饭,一看菜单,青一色的素食:油激黄瓜、酸辣白菜、麻辣豆腐、鱼香茄子堡……看得我头晕,连着好几天的菜谱了,眼瞅有个叫娃娃鱼的菜,想着沾点荤腥了吧,一问烧菜的师傅才知道,还是白菜,靠,起这么个优雅的菜名,难免让人想入非非。
    拿着菜谱看了半响,好不容易逮着一份红烧肉,八块钱一份,那一份少得可怜,差不多三两口就吃完了,八块钱啊,够我吃两个中午盒饭了,站在那看着红烧肉足有二十分钟,口水咽了又咽,终于决定,省了,想想吃了也就那么回事,不吃也饿不死,大不了馋点儿,谁让现在肉价都那么贵呢。前天我弟从外地回来还说这个事儿,说以前十块钱就买一大盘猪头肉,现在呢,得二十块钱才一斤多一点。说不定还是死猪肉。
    
    自己安慰着自己,吃着碗里的蒜苔炒鸡蛋,看着锅里的红烧肉,馋得有点狠不下心来,只好悻悻而去。
    唉,想想真有点惨,现在沦落到连肉都吃不起了,生在这个穷山恶水地儿,每个月工资才几百块,靠什么吃肉啊,吃自己身上的肉还差不多,指望着ZF救济吧,达不到低保户的标准,觉得自己就像被悬在半空中,上不去,下不来,饿不死,撑不着,总有一天非给馋死。
    
    想吃肉啊,想得不得了,这会在电脑前打着字儿,心想着街口那个炸鸡店的鸡排和鸡大腿,口水都要流到键盘上了。这会最想有个男朋友,给我送来一盘烤羊肉串,解决我一时之需。
    
    终于有些忍不住了,想站起来去买点肉吃吃,最少得十块钱啊,买得少了人家以为你塞牙缝呢,多寒碜哪!可是十块钱啊,够我两次半盒饭哪,犹豫,挣扎,唉,像我这样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民,苦哇。其实我觉得我是最有资格吃肉的人,上午出去办公差,回来报帐多报了二十块,想着中午请自己搓一顿,钱拽在手里直冒烟啊,花不出去啊,想着这可是我两天的快餐呢,而且很可能还是高质量的,思量再三,忍了又忍,终究还是没敢豁出去。
    
    吃饭回来的途中,想着买一根香肠解解馋吧,一块钱一根也不贵,还解了馋,但走到批发雪糕的铺子前时,还是忍不住先买了支雪糕,唉,蒙牛牌酸奶雪糕确实诱人啊。再说,一根香肠不到半分钟进肚了,甚至还来不及品尝个中滋味,就进到高梁地里肥沃土地去了。
    
    想想是该找个男朋友了,不为别的,只为吃肉。
  
  
  这会馋得真让我想起以前的男朋友来了。
    
    他也是个特好吃肉的人,本质跟我不同的是,他从不像我这么心疼钱,从不像我这么会打算,说白了,从来不像我这么会过日子,不像我时刻想着一分钱怎么掰成两半花,他是个吃了这顿不想下顿的人,只要想吃,多贵都买,花起钱来特狠,常常是饥一顿饱一顿,我也就这么跟着他闹饥慌似的过来了。
    
    他家本是达不到低保户标准的,因为家里有个大彩电,唯一的电动三轮车还是他们家一半的生活来源(他爸是蹬三轮的,一个月能挣六百多块),我们这里低保户的标准一是家里不准有电器,二是不准有超过两轮子以上的车,估计全国低保户标准都是一样的。但他家却破例吃上了低保,据他说是和居委会搞上了关系,他本家的一个叔叔是居委会的主任,他爸私下里还给这个居委会主任塞了一条盒帝豪烟,于是,他家每个月就享受到了一百八十块低保金,属于低保里的高标准。为这事社区居民没少告状上访,说社区主任任人唯亲,但这事儿很快给某位当地一个小头目给压下来了,这个小头目跟居委会主任也沾点亲带点故,很容易就摆平了,再说地方**不准居民上访闹事,否则一经上级查实,地方**会被上级部门严惩不贷,重要的是年底不能被评为先进单位,主要领导在任期的评估中也会被一票否决,末了,还要再追究上访者所属辖区领导的责任。严重者,免职。所以现在的上访形式一般都是省里压到市里,市里压回县区,县区再压回办事处,办事处压回社区。弄得百姓有冤无处审,有苦无处诉。
    
    扯得有点远,话说回来,咱还说吃肉……
  
  
  前男友在一家工厂上班,每个月七百多块,还有他爸蹬三轮六百多,再加上家里这一百八十块低保金,一个月总收入也就不到一千五,统统交给他妈妈--我那时未来的婆婆保管,我比较例外,可以在他家兑张嘴吃白食,但这要靠我的劳动力来换取。
    前男友的妈妈每个月给他三百元零花,他不抽烟也不喝酒,唯一的嗜好就是吃,三百块吃得精光,还要蹭我点儿,弄得我也几乎成为月光族,为这事儿没少吵嘴,每当这时他总说:“你在我们家吃饭一个月得省下多少钱啊……”靠,吃人家嘴软,被人家说到软肋上来了,我就破口大骂,
    
    我骂他:你他妈的以为我是免费商品啊,你他娘买个自慰器还得花钱呢,老娘就是论卖也够吃你狗日的几辈子了。
    
    他脸涨得猪肝似的,憋屈着说不出话来。骂人吵架,这是女人的优势,觉得自己不占理儿的时候就耍泼妇,就骂大街,这也是这个城市的优势,每一个来Z城的人都说Z城的女人不简单,都会变着法的骂人,有人说Z城的女人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吵架,一点都不夸张。
跟前男友谈那会儿,肉价还没涨,不像现在,听网上说这叫什么通货膨胀,俺知识水平虽然低点,也知道这肯定是说物价涨得要疯狂的意思。
    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他妈狠着心买了一只柴鸡,说给我滋补身体,那时肉不贵,一整只柴鸡也就十多块,够一家人解馋的。
    饭还没做好,他妈就打电话给他出嫁了的姐姐,让她闺女一块来解解馋,子女是娘的掌中宝、心头肉,人间最深舐犊情,这都是可以理解的,况且我也是这么通情达理,也并没有说什么,最重要的是我还没有嫁进门,没有说话的权力。
    他姐风尘仆仆的就来了(十多里路呢),还带上俩外甥。小家伙一下车就直冲灶前,眼巴巴的看着未熟的鸡肉。
    一看俩小家伙的馋劲就能让人一眼瞧出他姐家的生活水平来,他姐所处的化肥厂处于半倒闭状态,一个月只有三百多元生活费,姐夫是个送水工,还要供两个小孩子上学,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按说这样的家庭应该能享受到低保补助的,但姐夫是个老实人,老实得有点窝囊,在他们社区没关系,想吃低保?没门儿。
    不过像他们这种家庭在Z城多了去了,要说他们家可怜,那你可真就可怜不过来了,这个城市什么都没有,就光剩“可怜人”了。
    饭刚盛上来的时候,俩家伙一窝蜂的围上了,你挑鸡腿我拣鸡翅,他们家人可能想着我并没有瘫痪,没人管我,都是各顾各的往自己碗里盛,一个个如狼似虎,好不容易,我逮着一鸡腿,一看,毛居然没拔净,想着把皮褪下来扔了吧,也是块肉,没舍得,就装装好人,连哄带骗的把鸡皮塞到男友嘴里,美其名曰鸡皮最有营养,反正他除了屎不吃,啥都吃不死。
  
  
  我也算是个吃国家皇粮的人,可能放在沿海等发达城市不算什么,但这在我们这个城市,那简直就是宝贝,很抢手的,男友在市场管理处,属一般工作人员,那个时候并没有瞧上他,他使出浑身解数讨我欢心,我那时最爱吃羊肉串,百吃不厌,他几乎天天请我吃,我也实在受不了羊肉串的诱惑,这样让人请的机会百年难得遇上一回,遇上一回吃肉的机会还是吃高价饭的时候。那时也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钱请我,后来知道他钱花光了,就向同事家人借钱请我吃,我最终被他的羊肉战打倒了,败倒在他的“羊肉串”下,我们的恋爱当时曾经被我在网上写成了“羊肉恋”。有点血腥味。
    
    热恋那会儿,那真是幸福得到天上去了,几乎天天有肉吃,变着法儿去吃,涮着吃,烤着吃,炒着吃,站着吃,躺着吃,横着吃,竖着吃,越吃越馋,越馋越吃。时间长了,我这个大鱼终于上钩了,他姜太公终于稳坐钓鱼台了,就不再出去吃了,时不时在家做着吃,我想反正是吃白食,不吃白不吃。
    
    到了恋爱后期,去饭店吃饭的机会根本没有了,他家饭菜也是青汤寡面的,生活越来越贫农化。
    俗话说,成也肉,败也肉,我也并非说是因为跟着他没了肉吃才分的手,但原因确实是因为肉。
    随着肉价上涨,各种物品暴涨,
    
    他妈说:现在物价上涨这么厉害,你们都给家里交点钱吧。
    这分明是针对我的。但我也是有想法的,我就想:嫁一个老公,肉都供不上我吃也就罢了,简单的饭菜还要我掏票。现在还没结婚呢,结婚了我还不得做牛做马?
    
    为这事,我和他妈就干上了,她撕破了脸皮,我也干脆不要脸了,谁稀罕啊,男友向着他妈,骂我好吃+白吃=无耻,我当时那个伤心,那个冤,那个无助,那个可怜,六月天差点下起鹅毛雪,日头差点西方升。
    结果是,我卷铺盖走人,让他家到嘴的肥鸭也飞走了。
  
  
   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好汉不提当年勇,好女不提当年情。
  
下午给领导汇报工作,手里捏着一块钱,想趁机去门口买一香肠解馋。
    汇报完工作,回来路过小李的科室,他招手要我进去,悄声问我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我诧异的问什么事啊?
    “唉,你怎么忘了,就是免费的那个事儿?”他着急的说。
    免费?我恍然大悟,这厮天天缠着我要避孕套,最近几天急得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我连连说明天明天,他一个劲的说可千万别忘了,猴急得什么似的。
    我有一同学在社区工作,经常去她那玩,跟社区同志关系不错,因为社区长年免费发放避孕套,所以我的很多同学朋友都争相找我帮忙,弄些“免费品”来,也怪我热情过度,每次都心领神会,让他们如愿以偿,给他们十盒八盒的,要知道每盒的市场价都在十几块钱左右,一斤猪肉的价钱。但这是禁止销售的,有次社区一个妇女干部把社区积压的陈货买了一万多块,后来被派出所查出来,硬是没收了全部还罚了钱。
    我每次去社区拿“免费品”的时候都再三向大家解释此品非我用,大家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一个个小猫吃柿子,色眯眯的。
    
    “你手里拿的什么?”小李突然问我
    “钱”我摊开手说。
    “怎么就一块?”
    “我穷得只有这一块钱了,准备买肉吃”我可怜巴巴的如实说。
    他嘿嘿笑了两声,有些不怀好意,我心说奇怪吗?没见过拿一块钱买肉的主儿啊?
    
    拿着一块钱走到门口雪糕铺前,想到了蒙牛牌酸奶雪糕,又动了心,偏偏这时这个酸奶雪糕卖完了,我心说,这是上天的决定,非要让我用这一块钱买肉吃,于是,我走到卖香肠的店门口,犹豫一下,还是买下了,看着香喷喷油渍渍的肥肠,眼泪都快下来了,肉啊!
    
    三口就吃光了,后来有点后悔,不如嘴张得小点,多品尝一会了,再后来发觉香肠没以前大了,旁边一女的也在嘟囔着香肠变小了,店铺老板说:以前十块钱买的肉一家吃,现在还不够一个人吃,肉价这么涨,能不变小吗?
  
  
  人为刀殂,我为肉,为了尽快达到我的目的--吃肉,我决定网上征婚,首先起个草稿:
      
      我身上缺油,
      所以像猴。
      我身上缺肉,
      所以很瘦。
      油啊油,猴啊猴;
      肉啊肉,瘦啊瘦;
      有了油,不是猴;
      没了油,猴猴猴。
      吃了肉,不会瘦,
      不吃肉,瘦瘦瘦。
      
      落款是:我想吃肉。
      
      写完这则启示,越看越不顺眼,有些粗俗,跟乞讨似的,不太文雅,有征屠夫的嫌疑,更有损我的名节。
      
      于是乎,经过慎重思量后,决定以我的网名“水寒烟”为题--“水寒烟征婚”:
      
      有女名叫水寒烟,
      
      家住九重天外天,
      
      闭月羞花迷人眼,
      
      仙女下凡尘世间,
      
      芸芸众生人如海,
      
      谁能与她把手牵,
      
      化作蝴蝶世世飞,
      
      从此不愿做神仙。

作者:小五

《我想吃肉 —— 一个物价飞涨时代的女人心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小五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