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七之2

发表日期:2009-08-25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七 

2

 

没过几天,便是清明逐雨来临,思旭早早便开车往广州家里赶。

从昨天到今日,这雨一直纷纷扬扬地下个不停,真令人肠断心裂,恨不胜收。

它们一定是无数离世者共同流淌的泪水,总会在这一天不约而同地、用不同于生者哭泣的方式,向人间洒下他们的寒冷、孤寂和眷恋。

这其中也有思明哥的泪水吗?

思旭的心紧紧地缩作一团,始终无法舒展。

思明哥离开父母和她已经十六个年头了,却仿佛仍是昨天的事情,她的心里从未曾停止过对他的追思与怀念。

思明哥是迄今为止最疼爱她的人。

她怎能忘记,思明哥骑着永久牌自行车载着她四处去游玩,每天陪她去学琴的日子;

他和她比赛背《弟子规》,什么“凡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同载”,什么“朝起早,夜眠迟,老易至,惜此时”,将一本书背得滚瓜烂熟;

他充满激情地为她念英国诗人兰德的那首诗:“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他拍着她的头说:“小丫头,努力加油吧,哥哥会帮助你实现你的梦想。”

她如何能忘记这一切……

她和思明哥在人世间十九年的情分,早已融入了她的血脉和骨气之中,与她同息同气,那是一种至坚至韧的力量,什么也不能把他和她分开——这便是中国人永远都无法抛舍的血脉亲情吧!

她回到家,接上父母一起去墓园看哥哥——他已长眠在此,照片里的他依然那样饱满、英俊、朝气蓬勃。

思旭眼见着父母神情肃静地祭奠着思明哥,心里忍不住一阵阵难忍地刺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萧索零落,是世间最不堪的哀思吧!

岁月摧人老!转瞬之间父母发已白,心灰尽,思明哥若在天上有有感有知,如何忍得下心?

她还记得他假期里最后一次回来,用自行车搭着她走街穿巷。他信心百倍地对她说,妹妹,过不了多久,咱们都会好起来的,会有大房子住,会碰到美好的爱情,会有幸福的生活。她坐在自行车后面搂着他,大声说,我知道了。真的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她相信他,他们说好了要一起努力,要过上好日子,要孝敬父母。可他为什么不守承诺?为什么不坚持到最后?为什么早早结束了在人间的游历?为什么?

正冥想间,思旭一抬眼却看见如廷禁不住落下泪来,墨萍在一旁默默无语地将手中的毛巾递给他。

这令人揪心的一幕落在眼里,令思旭也不禁潸潸泪下。

人生何以有情?这情字苦人,累人,真是到了死亦未能休止!

他们在附近的餐厅吃完午饭回到家,思旭突然决定今天在家里待一天,陪伴父母,明日再打道回府。

她这次回来,看见墨萍的头发亦全白了,行动也不似以前那般利索,她想着母亲是老了,又见到父亲流眼泪,这是好久不曾有过的事——也是因为年老的缘故么?这是她多么不愿目见的事情!

她心里真有说不出地难过,因为她知道父母的确是老了,他们现在真的需要她,需要她安慰,需要她关爱,需要她照顾,就像小时候他们照顾她,疼爱她一样。

鸦有反哺义,羊有跪乳恩。现在是她回报他们的时候了。而她能够做好吗?能够给他们足够的爱吗?能够抚平他们内心的惶恐吗?

那天入夜临睡前,思旭缠着墨萍硬要跟她一起睡。

墨萍嗔笑道:“你这不是越活越回去了吗?一把年纪了还跟妈咪撒娇——”

口里虽这样说着,却仍是拿了被盖枕头过来她的房间睡。

思旭洗漱完毕,换好睡衣,傍着墨萍躺下来。

她闻着墨萍身上那种淡雅而又熟悉的体香味,朦胧中又回到了不知愁心的少女时代。

她翻过身来一把搂住墨萍,亲昵地依在她的怀内,轻轻道:“妈咪,一个人若是永远都长不大该有多好——”

墨萍笑道:“真是傻孩子——”

“这样人生便不会有太多的痛苦烦恼,也不会生出那么些变故了——”

“可人生岂是我们所能控制得了的?”

思旭想了想,又问道:“妈咪,你觉得幸福吗?”

墨萍叹了口气道:“我的命苦,一点福也享不了——”

思旭听了,不由得酸楚起来:“妈咪——”

墨萍见她如此伤感,于是又安慰她道:“其实我挺知足的,身边还有你和你爹地——”

稍顿片刻,她又接着说:“你哥虽然走了,但在生的二十几年并未让我操心过,也给我们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想起来也是开心的——”

其实,思旭觉察:母亲那淡淡的语调里,是感激中掺夹着不舍和遗憾——

感激是因为,这一段短短的母子情缘给她带来了无限美好的感受;

而遗憾是因为,她留不住,生命里最想抓紧的美好。生命毕竟不同于花开花谢、循时轮回的植物,生命这东西,一旦失去了,就永远不再回来。

思旭的脸颊贴在墨萍的肩膊,疼惜地问道:“妈咪,我如何才能够安慰你的心?”

墨萍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只要你平安、健康、幸福,好好地活着,我们同在人世,共此岁月光阴……”

那夜思旭躺身在床,丝毫没有睡意,久久无法成眠。

想着人生尚未真正开始便结束了生命的思明哥,想着忍受着丧子死别的悲痛生活着的父母亲,想着在苦难中坚守挣扎着的王静雯,想着自己结冰的婚姻,和对一个人无望的思念……

她又想到,人世间,死生原来是这样的两个极端:死即是这一世为人,再不得相见了;而生则是只要活着,只要一息尚存,便无论多么艰难、痛楚,多么凄凉、落魄,都会坚持忍耐下去,绝不轻言放弃。

这样想来,她和俊贤,纵使不能时时听见他的声音,见到他的面容,纵然相见再聚希望渺茫,但她亦不必为此委靡。

毕竟,他们依然同在人世间,千山同此月,千江同此水。无论什么时候,即使是在千山之外,只要想到他,她便不再是在思念里独自徘徊的一个人,不是吗?

 

 




关键词:子夜歌

作者:开心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七之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