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看央视【2008年新年新诗会】随记

发表日期:2008-02-1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们伟大的祖国被称为诗国。诗歌起源于民间。远在两千多年前,我国就有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它是我国珍贵的文学遗产。之后,屈原等所作的楚辞,汉魏六朝的乐府都在《诗经》旧有格式上加以发展。从汉代以后,出现了五言诗和七言诗,到了南北朝,已有律诗的雏形。至唐则发展得更加完美,成为唐诗中的重要形式。诗的各类很多,但大致可以分为古体诗、近体诗(以律诗为代表)和新诗。“因律诗要讲平仄,不讲平仄,即非律诗。”(《毛主席给陈毅同志谈诗的一封信》)。毛主席曾明确指出“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毛主席给〈诗刊〉编辑部的一封信》)

      央视的新年新诗会已举办三届,分别以“时代的回忆”、“我们的土地”、“情感的火花”为主题。今年是第四届了,新年新诗会在清华大学搭起一座典雅的文化殿堂。十二月三十一日首播因事没看到,今晚重播了却了心愿。使我着实体会到:诗歌是语言的皇冠,它以最凝练的形式,打开想象的空间。诗歌是情感的依托,它以最含蓄的形式,探访心灵的家园。

       央视播音员主持人用美妙的声音来演绎新诗史上经典之作,无疑对诗的形象化的塑造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从现场观众近乎“呆滞”的神态,不难看出人们感情的忘我投入(当然也包括电视机前的我),新诗像一双神奇的手,拨动每个人的的心弦产生共鸣。时而微笑,时而眼含激动的泪花,感情随着诗歌的起伏而律动……。

      这届新年新诗会中,有对南方和北方的抒情与怀想,如冯至细腻深情的《南方的夜》、饶庆年诗意盎然的《山雀子噪醒的江南》、邹荻帆沉稳坚定的《走向北方》;有对微小事物的观察以及由此而来的愁思或激情,如羊令野的《屋顶之树》、李瑛的《蟋蟀》、江河的《星星变奏曲》、冰心的《春水》、鲁迅的《雪》等;有缤纷飞扬的思絮,如陈敬容的《夜客》、林子的《给他》、多多的《在英格兰》、流沙河的《就是那一只蟋蟀》等;有强烈和温柔的颂歌,如郭沫若的《祖国,我的母亲!》、艾青的《黎明的通知》、杨克的《我在一颗石榴里看见了我的祖国》。 

      2008年新年新诗会在保持原有高雅、唯美的风格基础上,在制作上采用虚拟与现场相结合的方式,这也是此届新年新诗会的一大亮点。每年一度的新年新诗会,即是央视播音员主持人自身风采的展示,又是诗歌界的“春晚”,又是特殊的文化盛宴!

附:2008年新年新诗会三首

                                         一· 雪(节选)

                                                                 ——鲁迅

            暖国的雨,向来没有变过冰冷的坚硬的灿烂的雪花。博识的人们觉得他单调,他自己也以为不幸否耶?江南的雪,可是滋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的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的磬口的蜡梅花;雪下面还有冷绿的杂草。蝴蝶确乎没有;蜜蜂是否来采山茶花和梅花的蜜,我可记不真切了。但我的眼前仿佛看见冬花开在雪野中,有许多蜜蜂们忙碌地飞着,也听得他们嗡嗡地闹着。

    但是,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屋上的雪是早已就有消化了的,因为屋里居人的火的温热。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二·走向北方

                                                                           ——邹荻帆

                         

穿过了滴绿的树林

与淡墨水的远山,

赭石色的大路上,

我们以沉重的脚步

走向北方。

 

北方是广阔的,

那些线条模糊的地

我们走近了,

更想望着

那更远的

萦在白云下

爬上青苔的古城,

以及插上瓦松的黑色的屋脊。……

 

每天,

我们跋涉在

灼热与尘封的大路上。

沙子与汗水填在耳根,

贴在背上的

是湿答答的汗衣,

沙子钻破了草履呵,

一天天

我们底脚掌磨得更粗粝了,

我们将以粗粝的脚趾

快乐而自由地行走在中国底每一条路上,

吻合着祖先们底足迹。

 

晚间,

我们投落在

墙壁霉湿的屋子里,

围着跳跃的烛光,

用生水吞着那走了味的麦饼,

草席上我们脱下沾着泥土的鞋,

“记忆”数着大路上的脚印∶

哦,那停住了呼吸的农场上底风车,

那悬在木门上的锈绿的铜锁,

它们底主人走了,

只留着黄犬叫着寂寞。……

 

烛火跳跃着,

灼热的心也随着烛光跳跃着呀!

祖国呵,

我们为着争求您底自由与光明,

灼热的心无时不是在追逐着遥远的风沙,

而不辞万里的行程啦。

 

烛火以微弱的光

剪破了黑暗,

我们微弱的力量

将也能如一星燎原的火

而递燃着四万万五千万支灯芯焰吗?

烛火跳跃着,

我们以红色的笔

勾写着明天的计划与行程,

在明天啊,

我们更将坚决勇敢地走向北方的北方。

        1938年7月

 

                                      三·《山雀子噪醒的江南》

               ——饶庆年

山雀子噪醒的江南,一抹雨烟

到处是布谷的清亮,黄鹂的婉转,竹鸡的缠绵

看夜的猎手回了,柳笛儿在晨风中轻颤

孩子踏着睡意出牧,露珠绊响了水牛的铃铛

扛犁的老哥子们,粗声地吆喝着问候

担水的村姑,小曲儿洒一路淡淡的喜欢

山雀子噪醒的江南,一抹雨烟

我的心宁静的依恋,依恋着烟雨的江南

故乡从梦中醒来,竹叶抖动着晨风的新鲜

走尽古老的石阶,已不见破败的童话

石砌的院落,新房正翘起昂起的飞檐

孩子们已无从知道当年蕨根的苦涩

也不再弯腰拾起落地的榆钱

乡亲们泡一杯新摘的山茶待我,我的心浸渍着

爱的香甜

山雀子噪醒的江南,一抹雨烟

我爱崖头山脚野蔷薇初吐的芳蕊

这一簇簇野性的艳丽,惹动我一瓣甜蜜,半朵

心酸

望着牛背上打滚儿如同草地上打滚的侄儿们

江南烟雨迷蒙了我凝思的双眼

这些懂事的孩子过早地担起了父辈的艰辛

稚气的眸子,闪射着求知的欲念

可是,草坡上他们却在比赛着骂人的粗野

油灯下,只剩“抓子儿”的消遣

山雀子噪醒的江南,一抹雨烟

那溪水半掩的青石,沉默着我的初恋

鸭舌草多情的记忆里,悄悄开着羞涩的水仙

赤脚,我在溪流中浣洗着叹息

浣洗着童年的亲昵,今日的无言

小路幽深,兰草花默默地飘散着三月

小路又热烈,野石榴点燃了如火的夏天

小路驮着我长大,林荫覆盖我的几多朦胧

山雀子噪醒的江南,一抹雨烟

山雀子噪醒的江南,一抹雨烟

烟雨拂撩着我如画的江南

桂花酒新酿着一个现实的神话

荞花蜜将我久藏的童心点染

我的心交给了崖头的山雀

衔一片喜悦装点我迟到的春天

山雀子衔来的江南,一抹雨烟


                     

                                       

作者:雯弦

《看央视【2008年新年新诗会】随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雯弦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