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体会传奇人生 专访早晨设计创始人魏来

发表日期:2009-08-2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导言——

  也许你不知道早晨设计,但你一定看过《夜宴》的海报;也许你不了解他们,但一定对他们的作品非常熟悉,就是这样一些人,一些活跃在热点内容背后的人,在慢慢的创造着一个接一个的奇迹。

  第一次知道早晨设计,还是在某热门电影海报上看到一个豆腐块的LOGO,印象很深刻,因为在电影海报当中,出现个设计公司的LOGO确实很惊讶,所以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要去探索探索这个隐藏比较深的团队。

  魏来,早晨设计的创始人,看到他简历的时候会有一种近似传奇的感觉,玩过乐队,做过酒吧歌手,干过销售,卖过鞋……在他简历里有这样一句话我是70年代初出生的那一拨……”即使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的人,也不是每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就是这样一个具有极其丰富人生经历的人最终会选择一个先锋的行业;对于他,我想大家跟我一样充满了好奇,他究竟是怎么把这么一票人都凝聚起来,又怎么把这些行业高端用户抓的这么紧,想必,肯定有其精妙之处。

  采访内容:

  视觉中国:看过您的简历,我有一种传奇人生的感觉,从这个简历里看到您做过乐手、推销员之类的,这种经历不是每个人都有,很多人都把这种作为一种理想,但是真正有这种魄力去尝试的人没几个。

  魏来:其实只要想尝试,每个人都可以()

  视觉中国:您算是科班出身,但是是在地下班学习十年。

  魏来:当时特别有名的地下班,是在中央美院(中央美院利用人防工程开办的业余美术补习班),现在没有了。我是小学五年级就去了那里,地下班挺有意思的,那段生活很美好。在那个防空洞里,培养了很多今天活跃在艺术界的人物。

  视觉中国:当时有没有想过规划一下未来?

  魏来:没有。当时大家只是都崇拜艺术家。所谓设计那时侯还叫工艺美术呢,根本没有设计这个说法。当时就是画画和工艺美术两个概念。大部分的小孩想做艺术家、画家;好象做工艺美术的是都没有理想的人()

  视觉中国:您当时去做吉他歌手的时候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魏来:八十年代的时候,中央美院、中央戏剧学院都离这里不远,这几个艺术院校特别活跃,在美院的时候他们每个星期都有讲座,有舞会、演出,讲座就是好多从国外回来的年轻老师给大家讲去国外的见闻、流行趋势。所有年轻人对前卫的事都很饥渴,所以学校就组织了舞会,组织交流。所以我就受感染了,之后越来越严重,就自己玩,再后来就跑到哈尔滨一奢华的夜总会当了伴奏乐手,度过了好多年。

  视觉中国:您现在看当时的经历,是不是对您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影响?

  魏来:没有。做乐手的经历对我的影响有两个,一个就是练胆了,现在去给人讲课、演讲就不怕了,有的设计师就没有这么好的表达能力。

  还有一点帮助就是做乐手以后就靠这个吃饭,去了外地,有点像流浪艺人跑江湖。以前都是拿爹妈的钱过日子,那是第一次要靠自己挣钱养活自己,这是锻炼自己的生存能力。

  对设计最有用的就是做推销员。

  视觉中国:那时候觉得累吗?

  魏来:那时年轻,不觉得累,对生活充满了向往。

  视觉中国:从什么时间开始创办的早晨?当时是怎么想的?

  魏来:不是主动地想做这件事。1997年的时候赶上了经济危机,那一年特别明显的就是广告公司倒闭,在那之前北京的广告公司上千家,这些公司本身就没有太多专业的知识,社会大发展需要这些公司,广告公司干什么的都有,没有专业性也没有技术性,到了经济危机就都倒闭了。当时已经觉得自己是设计师了,就不愿意在广告公司里呆着,觉得浪费时间。那时候人不知道什么叫繁忙,什么叫商务。不像现在人们对广告了解这么透彻,大家都在摸索,大家都很快乐,但是时间久了就觉得浪费生命。天天没有目的地加班、去竞争,也不知道为了争什么。等到广告公司生意不好的时候,有很多人知道了一个新词儿叫工作室

  那一年社会劳动力开始大量下岗,国家为了鼓励这些下岗人员再就业,出了一个政策,好象注册资本3万块钱就可以注册一个XX中心或者工作室,好多设计师都注册了工作室。我们也觉得在单位里呆着也无聊,也想出来开个工作室,那时的目的特单纯,就是想一个月就干五天活,剩下的时间可以干别的,从此可以不天天上班了。比如我们给人家做一个包装,四五天就做完了,而人家给的钱够我们花一个月,所以就成立了一间很小的工作室。当时有三个人,大家都有工作,连注册都没有,干了一年多。

  视觉中国:为什么会叫早晨”?

  魏来:这个名字我们特别满意。在这之前我们天天生活在夜里,之前我还做了五年的演员,我们早晨11点钟起床,下午6点到夜总会,练琴、聊天、排练,晚上9点开始演出。北京没有这场面,但是在广州和哈尔滨夜总会特别繁荣,而且就像百老汇一样天天上演节目,一直到晚上两点钟吃饭,吃到天亮回家睡觉。

  感触最深的一次就是我们晚上吃饭喝酒很长时间,出来后天都亮了,是人们出门上班的时间,在街上来来往往的,我突然发现自己特别羡慕早晨上班的人,觉得特别有朝气。这个印象一直印在脑袋里,所以后来给工作室起名字的时候就冒了出来,叫早晨设计吧,像七八点钟的太阳。大家也很认同。

  视觉中国:那时候广告公司都有什么样的问题?你们又是怎么成长起来的?

  魏来:我们知道广告公司有很多不好,第一不好就是无缘无故地加班,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无用功里;第二就是头脑风暴,我认为这种风靡中国的集体创意形式,就是一个滥竽充数的机制;第三就是什么东西都去竞争,不懂取舍,这样就没有什么专业性了;第四是设计师见不到老板。所以工作室形式的诞生其实是大家明确了一次分工,做设计的就专门做设计的工作室,做视频的就专门做视频的工作室,做文案的就专门做文案的工作室,这个行业开始慢慢有条理了。但是实力都很小,如果经营不好很快就会倒闭,我们能够幸运地活到今天,很大因素得益于我们的经营心态 。

  创业初期我们定了一个原则,高于一万元钱的活我不接,五千块钱的活我们就死活去争取。和我们同时做工作室的一些朋友,受广告公司的影响,只争大活,少了几万的工作他们不做。时间长了我们得到了好的结果,客户越来越多,设计费也逐渐高了。那时我们很快乐,经常是干半个月玩半个月,等我们到了一定的规模,上门找我们的客户越来越多了,我们开始意识到需要企业管理的进入了。

  那时我们谁都不懂管理,就从一个客户那里聘请了一名管市场的负责人来我们这里,那个女孩跟我们关系很好,我们请她来管理我们,她欣然同意。我们给她我们收入的一半作为报酬,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高的代价。但是她帮助我们完成了早晨设计重要的转型:从作坊到公司的蜕变。

  过了几年,我们又发现这个行业的瓶颈并不是管理而是人才,我们这个行业的人才流动太快了。我们认为即使有一个非常好的氛围、严禁的管理但还是不行,收入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一定要让设计师成为有钱人。那时候我去了美国,参观了很多著名的设计公司,有很多感受。第一,外国的设计公司里都是四五十岁的老头;第二,设计师是一个收入很好的工作,但在我们这里收入太少了。所以我们这些年一直在为提高设计师待遇努力。

  我们的信誉很好,客户特别喜欢我们,我们的客户都是长期的,他们都是著名的企业,他们的老板都是各个行业的专家,我们不懂的事情经常跟他们请教。

  其中有几个人帮我们做了企业规划。一个专门做企业并购的著名律师,给了我一个关于发展建设早晨设计的最有效的建议,这个建议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新鲜的,他认为设计公司想要发展,必须要解决人才流失这个问题,他的建议是:要合伙制,用体制本身留住人才。

  还有一个著名影视公司的老板给我了一个重要的建议:类似他们公司和导演之间的签约制。

  这两个建议构成了现在早晨设计的体制核心。这就是:你来了先做学徒,再做设计师,如果你有很强的能力,经过工作锻炼和我们的培养,你就能做我们的签约设计师。我们之所以决心并且开始着手发展签约设计师这个行业内从未有人涉及到的、可以说是我们独创的新模式,根本原因是因为现在在我们这个行业里设计师的社会地位太低了,他们不被客户重视、某种程度上无法完全发挥自己的实力、缺乏更大更好的发展空间,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要尽自己的努力来弥补这些缺陷。我们发掘优秀的设计师,与他签约,然后像包装一个明星一样去包装他,对他进行宣传推广,提高他的知名度,帮助他在客户那里树立威望,让他的实力得以施展——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他本身拥有的出众才华和能力的基础上,我们做的,只是帮助他寻找机会,拓展他的发展空间,为他以后长久而稳定的发展铺平道路。我们早晨设计以后也许会涌现很多明星级的设计师,这样我们的设计水平也会有很大提高,所以无论对于设计师还是公司来说,这都是一件好事情,是双赢的模式。

  而设计师在早晨设计奋斗的最终目标是成为合伙人,在早晨的旗下开办属于自己的设计公司。

  其实我们一直在探索、在尝试很多新的模式。比如在我们这里工作满三年的人,买商品房首付款由我们去付,据我观察这个模式在我们这个行业里目前是最好的,以后会发展什么更好、更适合我们的模式我们会逐渐调整,目前,学徒——设计师——签约设计师——工作室负责人”(签约设计师有机会被提拔为工作室负责人,带领自己的团队开始自己创业)是我们在坚持尝试的模式,这是一个需要时间和事实去检验的过程,我们相信它会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

  所谓公司乱就是有人干活儿有人不干,大家的工作情绪很差。而我们是所有的人齐心协力共同奋斗,因为我们有理想、也有目标;我们有纪律,但不用约束,因为我们已经有了很高的自觉性,就是自我管理。据我观察目前我们的管理在整个行业里是最好的。

  视觉中国:还有没有其他人对你产生的影响比较大?

  魏来:有一个叫许谦的房地产老板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因为他让我们有了一个做大公司的心态。他是设计师出身,当时在找合作伙伴,所以考察了很多公司。他看到我一篇文章后给我打了电话,于是我们彼此相识相交。他教给了我们很多东西,比如怎么管理一个企业、怎么调动积极性、怎么演说、怎么跟客户阐述自己的观点、怎么面对客户去解决争议,怎么评论一个设计的好与不好等等。我们都认为他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老师。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MY BOSS》,讲述的就是我和他之间的故事。

  还有我们的另一个客户石老师,我们以前总是想出国看世界,但苦于无门。有一天我和石老师聊天,她说你做设计,得出国去看看。我说我们就是想出国看看,但是老被拒签,她就领着我们去签证,我们就出了第一次国。

  后来我们的电影客户也给了我们很大帮助,我们也从他们那里学了很多。比如在做《夜宴》的时候华谊兄弟的老板问我们缺什么,我说我们就缺宣传。他说那你就在《夜宴》上印上你们公司的名字,当时我们特别高兴,因为他们海报上的任何一个赞助商的logo都要收人家好多钱。

  视觉中国: 那次出国以后对你们公司运作、对设计的理解有什么太大的触动?

  魏来:感触挺大的。我们也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观点:设计师的水平是两个事情决定的。第一就是眼界,我们读书多,我们有行业里最大的图书馆。但是书里的东西是有限的,只是看书学习和身临其境去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每年都会送设计师出国学习考察,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更好的东西。他们回来之后都会有质的变化。

  第二就是客户,客户能让你走到高端,你要想成为著名的设计师也必须走到高端去。所以要提高你的社交能力、交际圈,能够生活在高端客户的圈子里给他们做设计,这一点很重要,其他都是次要的。

  视觉中国:你们送设计师出去,他们回来会不会和别人一起分享?

  魏来:当然,不是白出去的。出国的设计师要记录每天的见闻、要收集各方面的设计资料、要大量拍照,回国后要把所有的记录和资料都整理好,然后给大家做讲座。所以没出国的人也很高兴,因为每次出国的人都能带回来很多新鲜的故事,即便没有身临其境也能长见识开眼界。

  视觉中国:运作公司这么长时间,您遇到最困难的事是什么?

  魏来:最难的事现在还有,就是我怎么让人相信早晨设计是大家的。早晨设计一直坚持的理念就是早晨设计是大家的,但其实相信的人并不多,这和我们的传统教育有关。到今天各工作室负责人终于相信了,因为他们的切身经历证明了早晨设计的民主理念,但我觉得作为员工、学徒的普通设计师他们也许不是那么相信,或者是将信将疑,对此我们一直在努力。我想我们能让大家相信的办法就是兑现承诺。

  视觉中国: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服务一些高端客户的?

  魏来:我们服务的客户几乎都是大客户。成立工作室后接的第一单活就是长安俱乐部,后来又服务中国会,后来就服务小的了。2000年以后我们基本上就只是服务高端客户了。

  视觉中国:现在服务的这些客户是怎么找到你们的?

  魏来:都是客户介绍客户,口口相传,根据口碑来的。我们给一个客户做了设计之后他很满意,那他肯定就会帮我们在他们的圈子和朋友中介绍,人家一看,这个东西不错,谁做的?他们就会很自豪地说是早晨设计,新客户也就自然而然地多了起来。

  视觉中国:在未来你最期待与谁合作?

  魏来:这个没有想过。我们有三类客户,第一是房地产,房地产对中国的设计行业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他让这些设计公司很快地成长起来,因为他给设计师大量的试验田,这很大程度上锻炼了设计师的能力,提高了设计师的水平;第二是电影业,我们在电影业界内的知名度比较高;第三就是中国本土的品牌,我们发现很多民族品牌的老板的智慧都是超出我们想象的,品牌实力和企业精神都很出色,但是品牌形象远没有达到那种顶尖的程度,而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视觉中国:我们在寻找新的合作伙伴的时候最看中哪一点?

  魏来:我们招人最看中是小孩的安静的心态和学习的能力,因为我们需要学习。我们经常用一句话激励自己:行业里没有能吃一年的手艺。所以我们天天都要学习,而这种安静的、能学习的心态是最难得的。所以我们特别重视这个。再一个就是他学习的能力,也是好学的程度。一个人很难留在早晨设计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没有一个学习的心态和能力。设计是一个磨年头的事,要有一个好的心态。

  视觉中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关键词:设计

作者:网秀网

《体会传奇人生 专访早晨设计创始人魏来》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网秀网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