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老婆 还是别人的好

发表日期:2009-08-2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老婆还是别人的好”,这话的确俗,但是很多男人都在内心念叨了上百遍。据说出于动物本能,每个男人都有着多妻的欲望,只是大多数人顶多过过眼瘾和嘴瘾。只有少部分人付诸了行动。“见多识广”者把动情的眼神洒向众多美眉,最怕有人居然爱上了朋友妻,后果只能是心乱如麻加心烦意乱,也就是麻烦了……

  换妻的欲望

  朋友和我说过,每个男人都有多妻的欲望,因为人也是动物,雄性动物有这种本性是很自然的事情。现代社会既然推崇一夫一妻制,男人们的欲望也该有所改变,那就是每个人似乎都有换妻的欲望。在不破坏婚姻的情况下,偶尔换换口味,为了安全,大多数人只想去染指别人的老婆。当然,欲望只是欲望而已,付诸行动是另一回事,或者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就像那部情色文学《O的故事》,直看得人热血沸腾,而生活中的人又如何能模仿那种极端且禁忌的性爱方式呢。有时候我们墨守成规,但思想却如长了翅膀般,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我和娇妻在年初搬到了新购置的房子中,因为房价偏高,配套设施又不全,我们的邻居少得可怜,只有楼下那一户。我是爱热闹的人,所以主动给邻居送了一次小点心,从此两家有了交往。他们家的老公也是个开朗的人,为了整合资源,我们两家经常一起吃饭。邻居的妻子陈茗是个贤惠的人,每次聚餐,我那花枝招展的漂亮老婆都不用插手任何事情,只是假模假式地摆摆碗筷而已。不知为什么,有时候我看到陈茗在厨房中忙活,总觉得她长长的脖子稍微下弯,专注地摆弄着手中菜品的样子很美。同时,男邻居与我老婆一起说笑的声音也很和谐。

  一日,两个老婆一起去购物,我们两个大老爷们儿就无聊地在他的家中闲聊。“我觉得你老婆挺好的。”我不知怎么就迸出这么一句话,赶紧补救:“很会做家务呀。”他哈哈一笑,说:“我还觉得你老婆不错呢?长得多漂亮呀,要是我宁愿她不做家务事,弄一身油烟味儿。”这话不像恭维,完全是由衷的感觉。那一刻我们对视了两秒,没有说话,似乎都在揣测对方的想法。之后我们两家的交往更密切了,每每在一起时,我们都是与对方老婆的话更多些。一次邻居离去时,我居然看到了妻子的眼中有了一丝不舍的情绪。

  上周日,我们夫妇再次去他们家做客,餐后无事,陈茗拿了张光碟给大家看,名字居然是《换妻惊魂》,其中有《美国丽人》中的男主角,讲的是两对夫妇是邻居,两个男人都喜欢对方的妻子,后来就商量着趁月黑风高妻子不知情时换一次。看到这里,房间里的气氛紧张起来,我偷看男主人,他有点脸红。本来以为是部喜剧片,再往下看,居然是个悬疑片,一个男人醒来后发现朋友的老婆被枪杀了,因无法解释而被送进监狱,出狱后自己的妻子已经嫁给了邻居……

  我想陈茗是故意给我看这个片子的吧,我读到了她心里的两个字:“妄想!”今天妻子又嚷嚷着要去她家玩。“老去人家做什么?缺心眼儿吧你。”我头一次冲我老婆大叫,心中莫名的烦躁油然而生。




我也知道不应该

  之后每次见到她都很尴尬。

  那天夜里莫名其妙梦见了她,当时的感觉甜美无比,醒来时我脸上还挂着笑容,妻的眼睛瞪得像猫一样,直看得我像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般连忙翻过身去。心里挣扎了半天才琢磨过来,只是个梦而已。

  很多事情都需要契机,而这个梦就像个分水岭一般,以前我只能说对苗怡有好感,此后我才发现自己爱上她了。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哥们儿刘丁与她婚后半年,大家一起去他们的新家暖房。原先以为他不带老婆出来是因为怕丢人呢,一见才知那是金屋藏娇呀。她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让我一下子想到了伊丽莎白·泰勒扮演的埃及艳后,还有点像乌玛·瑟曼在《低俗小说》里的扮相,那种上下两齐式的发型,我曾断言是中国女人的大忌,但是我错了。以前我还特喜欢把自己老婆拿出来显摆呢,今天才知道人比人气死个人儿。那顿饭我吃得有点恍惚,她坐在我的身边,我不敢多动,怕她那葡萄般的眼睛看向我。临走时,她的手包掉在了地上,我绅士般地帮她捡,而她正好也俯下身来,我们俩的手接触在了一起,这一刻我的汗都快下来了,但是她的微笑是那么随意、甜美,顷刻消除了我的紧张情绪。

  之后每次聚会我都希望刘丁来,因为那就有可能看见这个大美女。我想男人都好色,喜欢美女是正常的,仅此而已。但是终于在这个晚上,我做了个梦,我似乎能感觉到她肌肤的芳香以及她那快乐的呼吸,一切就像真的一样。我心虚地感到背后那双“猫眼儿”已透出了寒光,闭上眼睛,我还是想尽量回忆梦中的每一个细节,恐怕落下什么。

  从那天起,我就不敢见她了。即使偶尔聚在一起,我也不再和她说话,有时在角落里看着她,心里竟隐隐痛苦起来,这才发现快“四张”的我,还有着少年般的情怀。当然了,和少年的区别在于,我还能控制自己,还有工作、生活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也相信,这只是个插曲而已。

  我的老婆招人爱
我还真没见过像我对我老婆那么好的,打着灯笼也没见着。这不,老婆又拿我跟《绝望的主妇》里面那个暴力老公相比,她也纳闷,我为什么就对她周围那些蜜蜂就那么放心,难道假装关心她一下都做不到。不是不愿意,我是真不会。

  从娶她那天开始,我就告诉自己,对美丽的女人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就比如刚才她的老板又来过电话,我不得不充当传话筒,还得帮她抵抗着来自各方的骚扰,就跟传达室的大爷、物业保安一样不讨好,因为不知道哪些是真找她有事,而哪些是那种没事找事的,好在我这人还有点助人为乐的本性,也全都发挥在老婆身上吧。

  晚上又有人约老婆吃饭,为了做挡箭牌,这次我不得不出马了。其实这样的场合,我是很少去的,不过既然美丽的老婆发话,我还是乐不得的,看着那些人名目张胆地勾引自己老婆也是很有意思的。“不好意思,我今天没带名片……成吧,那我给您写一个吧!”就在我眼皮底下,还有人找她要电话,回家的路上跟她提起来,她倒是很新鲜:“对了,你不是从来不过问吗?最近怎么开始关心起我来?”

  “我不是怕坏人拐骗你嘛!”我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这点对于老婆很受用。“给你看!”老婆从包里翻出一叠名片,“是这个星期收到的!”然后还没等我说话,便随手扔进了夜色里,看着那些纸片迎风飘落,我才知道,我原来是个多么幸福的男人。

  我的老公爱别人

  俗话说的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瞒您说,我老公就是这样的人。这不,就在上个周末,他死活非得去参加什么同学会:“你就别去了,一大帮老爷们儿,你去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家看碟!”

  “我才不呢,你出去从来都不带我,这次,你不带我,你压根也别想去,反正那么多人,多我一个也不能怎么样,是吧!”说完,便不再吱声。用眼角瞄着,他似乎一直在考虑、权衡,然后很难很难地说了句:“好吧!”光鲜地出门。落座,发现果然没什么美女。女人大都在谈自己的儿子、女儿了,老公居然流露出一种难得的温情,难道他对于黄脸婆也有兴趣了?

  酒过三巡,老公拉起一个叫做邓想的女人的手,俩人嘟囔了老半天,看样子还交换了电话号码,不会真想怎么着吧。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絮絮叨叨地说:“真没想到周婷的小孩都那么大了……对了,邓想小时候特难看,现在还挺漂亮,真没想到!”
“你少顾左右而言他,对了,你是不是还一直惦记着邓想啊?看人家漂亮了,是不是又想旧情复燃?”“没有啊?!”“没有,那你找人家要电话干吗?别忘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你这样的,她也未必能看得上。”老公似乎酒醒了一半,开始跟我打太极:“谁说喜欢她了?!……”

  其实对付他这样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锅给他砸了,看他吃什么好。估计那个时候,他也就知道了,其实碗里的,比锅里的要实在得多,而别人的老婆,看看还凑合,真要是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好!

  我的老婆招人爱

  我还真没见过像我对我老婆那么好的,打着灯笼也没见着。这不,老婆又拿我跟《绝望的主妇》里面那个暴力老公相比,她也纳闷,我为什么就对她周围那些蜜蜂就那么放心,难道假装关心她一下都做不到。不是不愿意,我是真不会。

  从娶她那天开始,我就告诉自己,对美丽的女人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的。就比如刚才她的老板又来过电话,我不得不充当传话筒,还得帮她抵抗着来自各方的骚扰,就跟传达室的大爷、物业保安一样不讨好,因为不知道哪些是真找她有事,而哪些是那种没事找事的,好在我这人还有点助人为乐的本性,也全都发挥在老婆身上吧。

  晚上又有人约老婆吃饭,为了做挡箭牌,这次我不得不出马了。其实这样的场合,我是很少去的,不过既然美丽的老婆发话,我还是乐不得的,看着那些人名目张胆地勾引自己老婆也是很有意思的。“不好

  意思,我今天没带名片……成吧,那我给您写一个吧!”就在我眼皮底下,还有人找她要电话,回家的路上跟她提起来,她倒是很新鲜:“对了,你不是从来不过问吗?最近怎么开始关心起我来?”

  “我不是怕坏人拐骗你嘛!”我依旧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这点对于老婆很受用。“给你看!”老婆从包里翻出一叠名片,“是这个星期收到的!”然后还没等我说话,便随手扔进了夜色里,看着那些纸片迎风飘落,我才知道,我原来是个多么幸福的男人。

图片5



  我的老公爱别人

  俗话说的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不瞒您说,我老公就是这样的人。这不,就在上个周末,他死活非得去参加什么同学会:“你就别去了,一大帮老爷们儿,你去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家看碟!”

  “我才不呢,你出去从来都不带我,这次,你不带我,你压根也别想去,反正那么多人,多我一个也不能怎么样,是吧!”说完,便不再吱声。用眼角瞄着,他似乎一直在考虑、权衡,然后很难很难地说了句:“好吧!”光鲜地出门。落座,发现果然没什么美女。女人大都在谈自己的儿子、女儿了,老公居然流露出一种难得的温情,难道他对于黄脸婆也有兴趣了?
酒过三巡,老公拉起一个叫做邓想的女人的手,俩人嘟囔了老半天,看样子还交换了电话号码,不会真想怎么着吧。回家的路上,他一直在絮絮叨叨地说:“真没想到周婷的小孩都那么大了……对了,邓想小时候特难看,现在还挺漂亮,真没想到!”

  “你少顾左右而言他,对了,你是不是还一直惦记着邓想啊?看人家漂亮了,是不是又想旧情复燃?”“没有啊?!”“没有,那你找人家要电话干吗?别忘了人家可是有老公的,你这样的,她也未必能看得上。”老公似乎酒醒了一半,开始跟我打太极:“谁说喜欢她了?!……”

  其实对付他这样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把锅给他砸了,看他吃什么好。估计那个时候,他也就知道了,其实碗里的,比锅里的要实在得多,而别人的老婆,看看还凑合,真要是说起来,还是自己的好!

关键词:那一夜

作者:爱你

《老婆 还是别人的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爱你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