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八之1

发表日期:2009-08-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

 

这日下午,思旭和周副部长陪同宋俊贤到民间艺术社检查工作。

下月将于全市举行的大型“秋色大巡游”,即将为“魅力城市”系列活动拉开序幕。这是近五十年来本市规模最大的一次富有传统民间色彩的文化活动。

由于得到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巡游活动的筹备工作进展顺利。

思旭昨日在与艺术社王社长电话联系时得知,巡游项目的灯饰、演员服装和各类道具正在紧锣密鼓的制作与准备中。

他们一行人来到民间艺术社时,王社长等人早已在门口等候着,把他们迎了进来,携他们四处参观介绍。

秋色是佛山独有的民间艺术展演活动,既能增添节日喜庆气氛,也深受华侨、港澳同胞和外国游客的喜爱。

据史料记载,秋色活动大约源于明代,为庆祝丰收与与祈祷来年风调雨顺,农民、手工业者、小贩等民众相约举行“秋色会景”游行,展现各自运用匠心巧手制作的工艺品,秋色灯便源于此。

秋色灯种类繁多,有芝麻灯、瓜仁灯、稻谷灯、豆灯、羽毛灯、墨鱼骨灯、鱼鳞灯……数不胜数,无奇不有,独具匠心。思旭每一次来,总不免为民间艺术大师们巧夺天工的精湛技艺和历久不绝的创新精神而赞叹不已。

宋俊贤在观看挂在面前的一盏光彩夺目的鱼鳞灯——是将普通的鱼鳞洗净漂白,按艺人设计的各种图案,裁剪成各式各样,绘上颜

色,逐片镶嵌在以铁丝作架的灯色轮廓上。这是秋色中精致的艺术品。

“这的确显示了我们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卓越的艺术创造能力啊!”周副部长在一旁由衷地感慨着。

思旭便接着他的话说:“它也体现了中华民族的精神和特质——”

宋俊贤听见他们谈论,也点头称道:“没错,秋色赛会之所以有着如此广泛的群众基础,盖因其中蕴含着一种狂欢精神,亦是民间乐观态度的顽强表现。它代表的不仅是一种工艺,同时也代表了一个民族,甚至一个国家的精神面貌——”

思旭听他这样一说,内心亦是深有感触——他对身边的事物总是把握得如此贴切到位,那么对这一段纠结不清的感情他又将如何把握呢?

这一路上她尽量离他远远的,显得异常地缄默,不到不得已时并不轻易搭腔,生恐不小心泄露了最隐密的心思。

可此时,她仍是忍不住望了他一眼,而他的目光正好也投向她,四目交接,思旭只觉心意飘摇,一颗心就像一块通体燃烧着的煤,通红、滚烫,但无声无息。

从民间艺术社回单位的路上,宋俊贤抬腕看表已到晚饭时间,便提议请大家一起吃晚饭。

思旭听了当即向他告假说自己不能去,坐在前排的周副部长回过头来对她说:“小程科长,一起去吧,别扫大家的兴——”

思旭心怀歉意地坚持道:“今晚先生值班,我得去接孩子,真的去不了——”

宋俊贤忙为她解围道:“去不了就算了吧,当然是照顾下一代更重要——”

其实,要去接孩子只是藉口而已,真正的原因是,她不能忍受众目睽睽之下,和俊贤相见而不能相语相诉的痛苦与无奈。

相见争如不见——见不着面也忧伤,见到他亦忧伤,他能否体味她这颗浸泡在忧伤里的充满爱情的心呢?

思旭回到单位取了车,在附近的面包屋里买了个肠仔包和一盒酸奶,便匆匆赶往学校去接可人。

她开着车,不经意地望着车窗外来去匆匆的下班的人群,望着这座在此生活多年的熟悉的小城——没有一个城市像它这样,让她每移动一步,每呼吸一口空气,就感觉到幸福。

小城虽小,却小得从容,小得安静。一切都会按照预料地来临,一天又一天,不需要等待,时间平静而淡漠。

而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中,谁又不是如此这般,被时光的潮汐簇拥着前行,无法停下最初的步伐。

思旭接到可人,把刚才买的面包和酸奶递给她,可人接过去,懂事地说道:“谢谢妈咪!”

她嘴里一边嚼着面包,一边问思旭道:“妈咪,今天要去邓老师那里学琴吗?”

思旭对她点头道:“要啊,妞妞快些吃完,时间差不多了——”

她从汽车尾箱里拿出可人的二胡,把她送到琴行,然后自己一个人慢慢走去琴行后面的一个菜市场买菜。

一眼望去,走在她身边的大都是些年轻人,挽手而来,满目喜悦,看上去对生活充满了无尽的憧憬。在思旭看来,这情景真恍如隔世。

而她自己现在的生活,似乎已能一望到底。她几乎可以肯定,现在的日子就是她十年后,二十年后的日子,那么平淡、安宁,她只需要按顺序一天天这样过下去便可以了。

时间和生命,就像流水一样从她的指缝里滑过去。

她有时候想:十八岁以前的日子,对她而言,像是坏了的老座钟,走走停停,仿佛永远也到不了头;而二十五岁以后,时间就像是飞驰的白驹,迅疾地从她眼前闪过,根本容不得她细细思量。

生活就是这样一条规定好的小路,她和所有的女子一样,有了一个家、一个男人、一个孩子、一间充满油烟味的厨房、一份熟悉的工作,而这些,便是她三十五岁的人生。

她在菜市场买了些急冻鸡翅和新鲜排骨,预备回家做可人最爱吃的可乐鸡翅和酸甜排骨。

想到可人,思旭的心里真的很满足——这个小家伙就是她的果实吧?

在孩子的面前,她的心不再只是为自己的感觉而悲喜。自从经历了女儿诞生的难忘时刻,她的终生,都会为孩子心甘情愿地付出。

孔子说,一个女子是弱的,但当她有了孩子,就变成强大的人了。

这是每一个女子的天性,它从前隐藏在女孩子的爱娇里,一旦生育了自己的孩子,这种大无畏的勇于牺牲的天性便自然而然地迸发了出来。

思旭回到琴行,远远地看见可人正抱着她的二胡站在门口等,看到思旭便欢快地两只小辫子一跳一跳地跑了过来。

可人上了车,迫不及待地趴在思旭的耳畔边轻声说道:“妈咪,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思旭微笑着问道:“什么好消息?”

“你知道吗?今天邓老师教我拉〈良宵〉了——”可人自豪地说道。

思旭听了此言,蓦地怔了一下,世界仿佛瞬时静止,又似有什么东西击中她的心一样。她喃喃地问道:“真的吗?”

“是真的!邓老师还直夸我拉得好听呢!”可人望着她,使劲地点头,眼里闪动着晶亮的光彩。

学二胡是可人自己争取来的——当初思旭并不想让可人学二胡,而送她去学钢琴,谁知可人却不情愿,学了一年多仍未见长进,却一直吵着要学拉二胡。思旭拗不过她,只好妥协,两年下来进步甚快,而今日已能拉难度较大的《良宵》,真令她感慨不尽。

她清晰如昨地记得自己儿时拉《良宵》时的情景,那优柔动听的旋律依然回荡在耳边,而时光转瞬即逝,属于她的那些无忧的日子已经消逝,一切竟已不可挽留!

可人见她久久无语,便小心地问道:“妈咪,你不高兴吗?”

思旭摇摇头,柔声说道:“没有,妈咪只是在想,我们的可人真的长大了——”

“可是,妈咪,我不想长大——”可人突然神色有些黯然。

“为什么?”思旭吃惊地看着她。

“因为大人总有那么多烦恼——”

可人想了想,又说道:“我的同桌苏小玲的爸爸妈妈离婚了,她说她很伤心——”

“是这样啊——”思旭这才有些明白了。

“妈咪,什么是离婚?”可人突然冒出这句话。

“离婚,离婚就是……”这个问题有点出乎意料,思旭一边说一边想着要如何回答。

“嗯,离婚就是爸爸妈妈觉得不能在一块,就分开了。”

“那孩子呢?”

“孩子,可以跟着爸爸,或者跟着妈妈。”

“哦,苏小玲就只能和妈妈在一起。”可人点点头,一副弄明白了的样子。

“但是妞妞呀,听妈咪说,爸爸妈妈虽然分开了,只是他们之间互相不喜欢了,他们每个人都还是爱孩子的,知道吗?”思旭继续说。

可人想了想,又说:“可如果她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怎么办?就像我们出去玩,一只手拉着爸爸,一只手拉着妈妈一样。”

“那也行呀,只要爸爸妈妈都有空的时候。”思旭说。

可人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觉得苏小玲好可怜,她好长时间都不曾笑过了,不像我有爸爸妈妈,多么幸福——”

看着可人一脸同情的样子,思旭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她的心突然难受起来,从内心深处感到难受……

她多么希望眼前这个可爱的小精灵永远像此刻般感到幸福快乐,永远不要经历人生的挫折与失败、痛苦和忧伤,可这只能是母亲的一个无法实现的心愿而已——

人生从来就不是十全十美的,生活中总有无法预期的好和坏,既埋藏着巨大的惊喜,又有挥之不去的阴影,都是人们从未想像过的:相爱却不能结合,结合了却不一定幸福……生活中的不完美,使最初的梦想与憧憬离我们越来越远,让人唏嘘嗟叹,却不得不面对。

这一切,她要如何跟可人说——

 




 

 

关键词:子夜歌

作者:开心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八之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