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八之2

发表日期:2009-09-0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

 

周末,周恒难得休息两天,突然好兴致,说要带可人去西樵山爬山,把可人高兴坏了,一个劲地欢呼道:“好嘢,可以和爹地妈咪一起去爬山喽!”

思旭于是忙着去收拾一些必用物品,目及可人欢欣雀跃的样子,不免感到酸涩不已——

素日因为忙与累,周恒只要一在家便是蒙头大睡,思旭则利用有限的时间看书、写作、练字,而身为独生女儿的可人总是伴着电视和做不完的作业寂寞地长大,他们留给孩子的时间着实都太少了。

在成长的路上,又有多少父母如他们一样,忽视了孩子们内心深处难以排解的孤寂与渴望呢?

一路上,可人坐在车里像只春天的小喜鹊一样说个不停,一会儿回过头和后排的思旭说话,一会儿又凑过去问周恒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思旭突然想到,也许可人已成为她和周恒之间唯一的联系了。若不然,周恒和她在一起可以一直缄默不语,淡漠疏离,彼此间再也找不到共同的话题,也失去了讨对方欢喜的心情和兴致。

从最初的相亲相爱到厌倦漠然,从海誓山盟到分崩离析,他们是从何时开始渐行渐远渐无声的呢?

是从周恒结婚伊始便对她说“在我妈面前收敛一点”这样的话时开始的,还是因为生下可人后他们便一直分居至今,身与心渐渐地全无波澜,抑或是从周恒空闲时总情愿和朋友同事们在外面打牌消遣或应酬唱K而不愿早早回家时开始的?

思旭不得而知,也无论如何想不明白,理不清楚,只要一想起来便忍不住心痛神伤——

婚姻,原本是人们为爱情安的家,在这个家里得以风雨同舟,恩爱缠绵,共同抵御生活的寒冷,可是他们在中途就不小心把心和爱给放凉了,再不能够为对方遮风挡雨……

有时候思旭想着,如果自己的心不这么敏感就好了,这样也许她会像很多因为习惯、因为责任、因为无奈而维系着婚姻的夫妻一样,彼此相安无事地一直生活下去,不会轻易有痛苦、失望和期待的感觉。

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心也一天天更清晰地感到,生命中有些伤害一旦发生,便将永远无法弥补。不管日后付出多大的努力,往日情怀都将难再复现。

纵然身体和内心都如此寂寞,对于现状,思旭只感到无能无力,唯一能做的,便是为了可人,努力地营系一个令孩子感到安全和幸福的完整的港湾!

这时,可人又出了个谜语让他们猜:“看不见,摸不着,跑得快,没有脚,一去永远不回头。这是什么?”

思旭和周恒绞尽脑汁都未猜到,可人在一旁得意洋洋地揭开了谜底:“是时间啊。时间来无影,去无踪,过去了就永远不再回来。爹地妈咪真笨,连这也猜不到!”

周恒一边开着车一边不住地点头,应声道:“对啊,爹地怎么会想不到呢?”

一时间,思旭却无言以对,脑海里浮想着可人的话,和那不堪回首的时光和往事,一颗心不由得紧紧地收缩起来,她清晰地感觉到了自己艰难地蜷缩成一团的灵魂。

没过多久,可人便靠在座椅上睡着了,车里霎时静了下来,周遭的气氛陷入了沉默中。

思旭于是也微微地闭上了双眼。

周恒拧开了收音机,车内轻轻地回荡起一首熟悉的老歌,思旭想起这是陈洁丽唱的那首《涟漪》——

“生活静静似是湖水,全为你泛起生气,全为你泛起了涟漪,欢笑全为你起;生活淡淡似是流水,全因为你变出千般美,全因为你变出百样喜,留下欢欣的印记……”

这如泣似诉的旋律像直击而来的大潮一样,顷刻之间冲毁了思旭多日来刻意堆垒起来的堤防,不由分说地淹没了她。

在那一刻,俊贤的面容不自觉地又浮现出来,不停地搅动着她的心——真是奇怪得很,离他愈远,对他的思念反而更深了。

虽则她内心在不停地暗示自己,这样不好,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别再想他,可是这种暗示似乎并不奏效。想要见到他,得到他首肯的想法像是围绕在山间的云彩一样,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一想起俊贤,思旭陡然间觉得寂寞起来,在这五月的晨光柔风里,在这沉寂的路途中,谁会来抚慰她绵邈的思情和忧虑呵!

他们穿过晨雾向西樵山驶去,窗外云雾飘渺,宛若仙境,蜿蜒曲折的山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古树。

清凉的山风迎面扑来,他们先是来到了碧玉洞,可人一下车便立刻精神起来,一溜烟跑到了前面去。

碧玉洞其实并不是洞,而是两山之间的裂谷。谷开处有数十丈,窄处只见一线天光。谷底清溪淙淙,鸟音啁啾。树木自谷底拔地而起,与陡壁斗直斗高。也有树木长于怪石之中,但毕竟根底浅些,往往经不起大风大雨的摧残,有不少树木倒下来横架在乱石之上。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树木几乎都没有枯死,它们的根差不多全裸露在外面,但总有几条根须是扎在某个石罅里,它们就靠着这一点点生命的依附顽强地活了下来,而且活得很坚决。

沿着涧水一路往上走,谷底不断抬升,谷口也越来越窄。走过一座小桥便看到瀑布了,瀑布不大,约一米左右,水量也不大,但却轻盈、飘逸。水流一束束地飘下来,在风中轻柔地摇摆,像挂在风里的一匹缎子。

可人欢快地跑着跳着,周恒举起手中的相机,捕捉着她快乐动人的瞬间。

拍到最后,可人有些倦意,说什么也不肯再拍了。反而跑过来把思旭和周恒拉到一起来,口里还振振有词地说道:“成日拍我,我也要帮爹地妈咪拍一张!”

于是拿过周恒手里的相机,跑到对面给他们拍照,边拍边说:“你们笑一笑嘛,怎么两个人都不笑?”

拍完了赶紧拿过来给思旭看,思旭看到相机里的自己和周恒脸上的笑意都很勉强,眼底尽是掩不住的疲倦——这就是他们目下所坚守着的最真实的状态吧?

这时,他们来到大仙峰上的云海莲台景区,迎面耸立着一座造型独特、气势雄伟的天柱牌坊。走进去,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建有高大宽长的影壁,影壁精雕细琢,龙飞凤舞,刻有观音六字真言和韦陀法像等。

沿着283级开阔而整齐的石阶,历三级平台,便来到了观音法像的莲花座下,进入清静而肃穆的佛的境界。瞻仰凌空玉立、气势恢宏的观音法像,于香火缭绕、梵乐呢喃之中,仿佛接受着心的洗礼,不由豁然开朗。

周恒带着可人在中间的平台上休息戏耍,思旭独自一人来到观音座下的大师开光处,为早前在玉器街觅得的一块观音玉坠开光。

玉坠是思旭买来准备在周恒生日那天送给他的——她其实仍是渴望周恒回到她的心里来吗?

结婚十年,不管内心如何失落无助,思旭总能深深地隐藏起真实的情绪,以一种淡淡的微笑面对一切,完成份内事,然后,在自己的领地里,默默地释放流泪。

婚后的她,这样的微笑其实就是一种悲伤,令她常常在梦中迷失了自己。不管遇到多么艰难的时刻,她都是用笑容代替不可言说的痛苦,心里也就积满了许多不曾流出的眼泪。

她甚至不知道,周恒爱过她吗?她又是否爱过周恒?或者他们之间根本未曾真正地相爱过,有过的只是割舍不断的恩义?

这问题一直纠结着思旭,每当她想从周恒那里寻找想要的答案,寻求一线温暖和慰藉时,周恒却总是事与愿违地以他的漠然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的心推向更远的境地。

为何无人能了解她这样的心情呢?为何那些过往的事情总是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她的心?

傍晚时分,他们三人在山腰上一间小饭馆用过晚餐,又径往天湖公园而去。

天湖公园在落霞的掩映下显得安祥而静谧,四周浓密的绿林呵护着一汪清澄的湖水,微风吹拂,湖面微微泛起一层波澜。

思旭默默地望着寂静的湖面,不禁又想起了来时路上听到的那首歌:“生活静静似是湖水,全为你泛起生气,全为你泛起了涟漪,欢笑全为你起……”

像夜雾一般潮湿的情绪瞬息间传遍了她的周身——不能企及的愿望,无法靠近的脸庞,可遇而不可求的温暖,笑容里迸发出来的泪水,因为这一切而迷失了的自己的那颗心……

俊贤,又想他了。这个充满了温情的让她感到妥贴安心的男人,把快乐和希望刻进石头里送给她,轻而易举地拿走了她的心却又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的思念的他。

她在天湖如此湛蓝而寂寞的湖水边呼唤他,她在用从未停止过思念他迫切地想奔向他的心深情地呼唤着他……他听得到吗?

就这样默默地爱,永远放在心头来爱;当风吹来的时候,就让湖水激动地漫上堤岸,一点点便够了。只要坚固的堤岸拦得住湖水,就让它永远保持最初的平静吧——

 

 




关键词:子夜歌

作者:开心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八之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