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八之3

发表日期:2009-09-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八 

3

 

周恒生日这天,思旭因心里一直惦想着这个日子,中午一下班便去附近的恒香面包屋订生日蛋糕,订完蛋糕又赶去兴华商场买礼物。

礼物是买给婆婆的——认识周恒后,他的每一个生日,思旭都会准备两份礼物,一份送给周恒,一份送给婆婆。

这是自小便养成的习惯。                    

幼时父亲如廷告诉他们:生日,是母亲的受难日,是生存与死亡的一线,是施恩与受惠的一刻,因此是值得纪念的;生日,又是一个人感受生命的开始,亦是值得纪念的。不论是谁,即使来到人世有苦有痛,拥有了这份感受的能力和机会,本身便是一件幸福的事,因而都必须时刻铭记母亲生养的恩情。

思旭上中学时发表的处女作便是抒写感恩心情的《哦,母难日》——彼时,每逢她和思明哥的生日,他们都会费尽心思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送给母亲:一幅共同完成的写着“献给亲爱的妈咪”的画作,或是一对亲手织就的手套,或是一个精心挑选的毛公仔……虽不贵重,但墨萍每次总是小心地珍藏起来,视若至宝。

思旭从与亲人庄重的情感交融中,内心满满地充溢着一种对人世的尊重与敬意,深怀着对生命的感恩与珍视。

她多庆幸能生活在这样有情的家庭中,有幸能拥有这样有情的父母和兄长!

思旭在商场内转了一圈,最后决定为婆婆买下一件暗花香云纱短袖上衣。买完单后抬腕看表,已近上班时间,便又开车匆匆往回赶。

待她停好车回到单位,一眼便望见吴昭明提着公文包正和周副部长站在门口。

思旭知道他们是在等宋俊贤一起到S区开会。昨天办公室通知她去参加,她思虑再三,为了留下来陪周恒过生日,经请示周副部长后,让吴昭明顶替她去。

周副部长看见她,立即扬手示意她过去。

思旭于是走上前去。他把她拉到一边,关切地问道:“小程,家里发生何事了吗?你看上去气色不大好——”

思旭摇头道:“没有啊——”

周副部长低声道:“最近几次会议你都缺席,这可不像你一贯的作风——”

思旭遂忙致歉道:“真对不起,今天刚巧家里有点事,一时走不开,真没什么大事。”

周副部长听她这样说,一副放下心来的神情:“没事就好,若有何需要只管提出来——”

思旭于是点头道谢。

说话之间,宋俊贤已下楼一路走来。他抬眼看了看思旭,并未说什么,只对周副部长说了句“我们走吧”,便径直上了车。

周副部长朝她摆摆手,随即和吴昭明也跟着上了车。

思旭怅惘地回到办公室,回想着刚才那一幕,俊贤那清瘦的面容,疲倦的神情。在他的眼里,她什么也看不到。为何她向他表露心迹之后,他却变得愈发陌生,究竟所为何事?

她默默想着,不由得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顺手拿起桌上的电话打给周恒,问他晚上是否回家吃饭?

周恒正在开会,尽量压低声音对她说道:“应该回。”

思旭赶紧又说道:“今晚回嬷嬷那边吧。”

周恒在那头说声“好”便挂了电话,看样子似乎已忘了自己的生日。

下班后,思旭先去面包屋取生日蛋糕,又赶到学校接了可人一起回到婆婆家。

婆婆正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可人进去叫声“嬷嬷好”,便自己到书房写作业了。

思旭走进厨房帮忙。晚餐很丰盛:西柠煎软鸡、章鱼焖花腩、凤梨烩排骨……淮杞响螺老鸡汤也已在砂煲里慢慢地熬着——

思旭想到,素日里广东人常说,宁可食无馔,不可饭无汤。这汤,可称得上粤菜饮食文化的全部底蕴。一煲老火汤,十数种汤料,一大块猪骨瘦肉或数条鱼,再有章鱼、瑶柱、鲍鱼、螺片之类,用慢火煲炖数小时。不同的食料,熬出不同的味道,补出不同的功效,真是十分的珍馐。广东人的忍耐、细心和浓浓的亲情便是在这润香四溢的住家煲汤里滋养而生的吧?

不一会儿一切准备妥当,只等周恒回来了。

思旭跟随着婆婆来到客厅,把中午买的那件衣服递给她,口里说道:“妈,您试试看合适吗?”

婆婆接过去,打开来看了看,不以为意地说:“我都半截入土的人了,买这样贵的衣服,何必浪费呢?”

思旭于是说道:“妈辛苦了一辈子,现在也该享享福了。”

婆婆随即道:“我哪儿来的福气——”

思旭听她如此说,只好笑笑不语。她知道婆婆这样淡薄地对她,是因为心里始终有个解不开的心结,也就并不以为意。

周娅随后回来,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在客厅和思旭聊了几句便进屋去了。思旭有些担心,于是敲门进去。

周娅正坐在床边发呆,见思旭坐下,突然张臂抱住她,倚在她的肩头,像个无依无助的孩子。她问思旭道:“嫂子,世间可否有真正的爱情?”

思旭似乎觉察到什么,不置可否地答道:“这个问题旁人无法帮你回答,答案只在各人心里——”

“哎!为何想要坚持自己的爱情会是这样艰难?”周娅轻叹一声。

思旭接着说道:“那便要看这样的爱情是否值得我们去追求,去坚持——”

“可是,你说说看,怎样的爱情才值得我们去坚持呢?”周娅茫茫然问道。

思旭思虑片刻,看着她说道:“其实我也说不准,我只是觉得,我们所做的任何决定都必须令自己感到问心无愧——”

“可我们只是凡人啊——”

思旭担忧地问:“小娅,是你碰到什么难题了吗?”

周娅摇摇头,随即站起身来说道:“没有啊,我只是随便问问,和嫂子探讨一下人生呢。我们还是出去吧,时候不早了,哥怎么还没回来?”

她们一直等到傍晚七时,还不见周恒回来。婆婆见可人忍着饿不作声的表情,亦有些不忍,便让思旭打电话催一下周恒。

打过去一问,原来周恒还在单位。他对思旭说道:“今晚临时和别人换班不回家了。晚饭我已在所里吃过了,你们自己吃吧!”

他这样轻描淡写地说着时,思旭只觉一股凉意自心底升上来,一直漫过了喉舌,一时之间连话也不会说了——她们准备了半天,原来却是白忙活一场!

婆婆听她说完,不免也唠叨起来:“我说这干的是什么事,连生日也不让人过了!”

周娅赶紧在一旁打圆场道:“这个大佬也真是,忙得把自己的生日也忘了。不回来早说嘛!不管他,我们开饭了。可人,碗筷侍候!”

可人应声从书房跑出来,欢呼道:“开饭了!开饭了!”

这顿晚餐饶是丰盛,可除了可人,三个大人都各怀心思。因为主角缺省,配角们无论怎样卖力,也实在无法上演一场完美的好戏。

晚饭过后,她们仍是把蛋糕切了,每人吃了一块。思旭到厨房拿了个透明的保鲜盒,装了块蛋糕进去,对婆婆说:“等一下回去时顺便给周恒送过去。”

婆婆听她这样说,又进去用保温瓶装了些鸡汤递给她,说道:“把这个也给他带去吧!”

周娅把思旭母女送到门口,低声问道:“嫂子,生我哥气了吧?”

思旭笑笑,摇头答道:“没有,有什么好生气的?习惯了——”

周娅舒了一口气道:“那就好了。你何时有空,想约你找个地方聊聊天。”

思旭早已感觉到她的心事,便对她说道:“没关系,你随时给我电话,我来安排。”

临走时,她又转回头去对倚在门边心事重重的周娅说:“小娅,不管碰到什么事,做什么决定,都不要辜负自己的心,因为人的心是永远不会欺骗自己的。开心点——”

周娅听了,不觉一愣,旋即笑了起来,点点头,向她们挥手道别。

不一会儿,便来到派出所门口,思旭一抬眼便可望见周恒二楼的办公室正亮着灯。

她泊好车,提着蛋糕和鸡汤与可人径直走上二楼。还未到门口,远远地便听见了周恒爽朗的笑声,似乎正与谁谈论着什么。

思旭听着他的笑声,感到有些陌生,不禁怔忡半晌——她很久不曾听到过他这样开怀的大笑了!

可人在一旁疑惑地推她一下,她才回过神来,和可人一起走了进去,却见得彭霖正凑在周恒办公桌前和他一起看着电脑,不知看到了什么,两人正笑得欢畅。

看到思旭她们走进来,两个人的笑容都突然打住了。周恒讶异地问道:“咦,你们怎么来了?”彭霖也赶紧从周恒身边离开。

可人毫无机心地说道:“爹地,我和妈咪给你送蛋糕来了,你忘了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她从思旭手里拿过饭盒,迎上前去递给周恒道:“爹地,生日快乐!”

彭霖感到有些意外,轻声说道:“原来今天是周所的生日啊?”

周恒也嗫嚅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吗?我还真的忘了——”

可人又走过去挽住彭霖的手臂问道:“霖阿姨,刚才你和我爹地在看什么有趣的东西,很好笑吗?”

彭霖赶紧对她说道:“哦,没什么——”她和思旭寒暄几句,便借故离开了。

周恒一边吃着蛋糕,一边对思旭说道:“我明天回去吃不就行了,何必特意送过来呢?”

思旭手里紧握着那块观音玉坠,正想递给他,听他如此一说,不禁答道:“看来我们是多此一举了。”

周恒立刻抬首看着她问道:“什么意思?”

思旭下意识把玉坠塞回包里,淡淡地说道:“没什么。天晚了,我们该回去了。”

周恒于是送她们下楼去。

回家的路上,思旭默默地开着车,突然感到一种千帆过尽的疲惫,只觉心意凄凉,隐隐作痛。她不是气适才的那一幕,而是气她自己。

许久以来,周恒在她的面前,从来便是切实而沉重的,多余的话一句也不曾有,又何曾有过今晚这样开怀畅快的笑声呢?他在她的面前,也许将永远也无法再轻盈起来。

便如同在田里耕作的农夫,看陌上花开,和心情闲散的游人看见花开的心界是不同的。

他的沉重、他的改变全因她而起,他已不再是如三潭印月般和她相映相亲的男子。想到这一点,她的心里不禁酸楚难言。

 

 










 

 

关键词:子夜歌

作者:开心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八之3》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