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9

发表日期:2008-07-2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老莫一边叫着凌听的名字,一边追着进学校,就在要进校门的时候,那个男子拦住了他,老莫定睛一看,这个男子大概四十岁上下,带了个厚黑框眼镜,头发梳得很齐整,上身穿得衬衫笔挺,灯光下闪着金光的钮扣上的LOGO应该是阿玛尼的,这件价值至少在三千元以上的衬衫已经很清楚表明了这个人的经济实力。
   “阿玛尼”操着很重的港腔的普通话对老莫说:“请问先生,你是凌听小姐的什么人?”
   老莫两手叉在胸前,看着“阿玛尼”说:“她是我女朋友,又请问先生是她什么人。”
   “阿玛尼”淡淡地一笑,习惯地用左手扶了扶眼镜,老莫注意到他的无名指上带着很大的钻戒。“阿玛尼”说:“我是她老公,她和我在一起二年了,她和你呢?”
   老莫回以淡淡地一笑说:“感情的深浅与时间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的一天的感情强过你的一年。”
   说完,老莫头也不回地追进了学校,不管管楼的胖阿姨大叫着让他登记,顾自冲上三楼,来到凌听的宿舍,但凌听不在宿舍,问在宿舍的月儿她们,她们也没有看到凌听。她们都问老莫发生了什么事,老莫铁青着脸一句话没说,就冲下了楼。
   迎头碰上管楼的阿姨带着保卫科的二个男人气势汹汹地来找他,他用力推开了这几个人,狂奔出宿舍楼。
   一路上他狂打凌听电话,但是她的电话已经关机了,他又到了相思河,白千层树林等可能去的地方去寻找,只见处处人影双双,但不见凌听。
   最后他在校园里的小买部买了瓶二锅头,边喝边开着车转到了白云山上来。
   我明白老莫的心情了,如果没有猜错,凌听应该是这个“阿玛尼”的类似“二奶”的角色,“阿玛尼”的所有特征都像是包二奶的男人,40岁的中年人,带港腔应该是香港人,身上的装扮应该是比较有钱的人,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代表这是个已婚男士,我们从来没有看到凌听左手无名指上有戒指,而且大学至少这时候是不允许结婚的。这十几年来香港人在深圳,广州,东莞包二奶的人一直都是络绎不绝。
   我拍拍老莫的肩膀安慰他说:“老莫,只是个游戏不是吗,不要对游戏太当真了,这是你经常教导我们的。”
   老莫不说话,抬起头,月光下我看到他的眼角分明有泪光,然后他拿过酒猛喝,我没有阻止他,因为这时候喝醉也许是好事,酒入愁肠愁更愁,可是,不喝酒愁就能少了半分了吗?既然都要愁,把自己灌醉什么都不想,是不是会好受点呢。
   过了一会,小毕终于气喘唏唏地走上山来了,我们俩就在一边陪在老莫抽烟,安慰他。老莫一会自言自语,一会大吼大叫,在酒快喝完的时候,终于醉倒在一边。
   我和小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老莫抬上我的车,然后小毕开着老莫的车,一起回到老莫住的地方。还好老莫住的地方有电梯,我们连拖带拉带踢地终于把老莫扔上了床,费的那劲,绝对大大强过哄女孩子上床,那是脑力活,这个却是体力活。
   喝醉酒的人特别重,我和小毕累得像条狗似地靠在沙发直喘气,折腾了一晚上,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晚饭也没有吃,老莫从不在家做东西吃,所以家里没有什么库存,只有几听啤酒,我只好让小毕看着老莫,我到楼下小巷的烧烤摊去买烧烤。
   广州的走鬼(无证,摆地摊的)烧烤特别多,也特别好吃,虽然不是很卫生,但味道却是实在的好,我是宁可拼着拉肚子也要满足嘴的需求,不就是吃二粒“泄立停”嘛,怎么能因噎废食呢。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在凌晨很多在夜总会下班的女孩会来吃烧烤。我们经常一边大快朵颐一边秀色可餐。
   我一边在等着烧烤,一边欣赏着在吃烧烤的那些刚下班的夜总会的美女。心里也在琢磨老莫的事,我突然想到月儿电话里的欲言又止,对,月儿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

作者:苦榮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9》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苦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