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6

发表日期:2008-07-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月儿选择的是桥,嗯,这么中庸,不像她的外表和言谈那样有个性,老莫的听听妹妹选择的是踩鳄鱼背,这让我很是为老莫将来的身体状况担忧。但老莫对我的担忧很是不屑,并由此直接怀疑我做人的品质问题。另外一个瘦瘦弱弱,外表很文静很斯文的叫蔡洁的女孩,选得更是让我大跌眼镜,因为她选了用蛇尾巴荡过去。不知道哪个部门的头会选了她,我到时一定送皮鞭一条和蜡烛一打给这位兄台,以便不时之需。
   按原计划,我在用人申请表上填写了凌听的名字,准备周一上班就递给人力资源部门,完成招人手续。月儿和云水肯定是开市就封涨停的绩优股,所以也不用我担心她们的去处。而从工作的角度来看,我内心里是认为月儿更适合,她的亲和力和反应能力都在凌听之上,这是一个真正的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女孩。
   原来,我还痛恨健哥给我这个招人的任务,现在我开始痛恨健哥这么没本事,只争取到了一个用人名额!
   老莫很快把消息传递给了他的听听妹妹,并约好了晚上一起去体育中心的CATWALK泡吧,当然也叫上了月儿和云水和她们宿舍另外二个女孩,而我也叫上了健哥。
   我和健哥经常一起在外面蒲(广州方言,玩的意思),这样君臣一心,我迟到啊,旷工啊,他也就不好意思说我了。
  CATWALK是新开的一间酒吧,音乐和气氛都不错,广州以前有四大酒吧之称的高尔夫,新冶,BABYFACE,F4,都是我们常去蒲的地方,后来F4倒闭了,其他三个地方也玩腻了,我们就开始转战CATWALK。
  我们9点半左右到了酒吧,定的是188号卡座,是二楼正中间的包卡,既可看到下面的表演和美女,又能自己人在玩不受别人打扰。
   我们叫了二瓶芝华士和二打绿茶。据我所知,老外喝酒是从来不兑什么饮料的,喝洋酒兑饮料也只有中国人想得出来,什么芝华士兑绿茶啊,芝华士兑可乐啊,杰克丹利兑苏打水,黑排兑红茶,伏特加兑番石榴汁啊,千奇百怪,各式各样,但兑后的酒确实比较容易入口,而且又能在没有菜配的情况下,喝得比较长时间,可能这是洋酒兑饮料会在全中国风靡的原因。
   酒过三巡,借着酒劲,凭着老莫的柔情的凌厉攻势,他和凌听的关系很快就进入状态了,一开始还只是搂搂腰,一起玩骰子,后来干脆就躲在角落里狂啃起来了。
   而我们其他人在一起玩7,8,9的游戏,我们轮着扔两个骰子,如果扔到7,则加酒但不用喝酒,如果扔到8就喝一半的酒,并加酒重扔;如果你倒霉扔到9就喝完所有的酒,并加酒重扔。
   我这次又刚好坐在月儿和云水中间,酒到酣时,云水的二座山峰不时地荡来荡去,让我不由得心猿意马。
   这些女孩中酒量最好的是月儿,另外二个女孩,张若蕾和解缈酒量比较一般,喝到后来已经基本卸甲交枪。由于刚好键哥有事要先回家,就顺路先把这二个女孩先送回家学校了。
   剩下我和月儿,云水三个玩“大话骰”(酒吧骰子玩法之一,每人五个骰子,轮流叫数,随时可以开对方的骰盅,如果开时骰子的点数大于对方或等于对方叫的点数,则对方赢,反之我方赢)。
   云水的玩骰水平和酒量明显不济,玩几轮下来喝下来,云水明显喝得有点语无论次了,最后干脆靠在我肩上就睡着了,那二座山峰也紧贴着我的手臂。这一贴,把原来就有些醉意的我贴得晕得不知天南地北,下面都有点起反应了。
   为了不让月儿太无聊,我找她单挑,我们约好玩二十把,输者拜赢的人为师傅。
   我历来有“骰王”的称号,月儿的水平虽然不错,但究竟不是我的对手,我虚虚实实大范围地运用心理战术,最后的结果是我赢了十五轮。于是月儿也基本上把桌上的酒喝完了,我心理暗暗喝彩,因为虽然她是个女孩,但喝酒时从不耍赖,酒品如人品啊。喝完最后一杯后,月儿上了一趟厕所后,回来也扛不住了,连师傅都还没来得及叫,靠在沙发上也睡着了。
   我看月儿靠得不是很舒服,左手搂着她的肩膀,右手扶住她的腰,想把她扶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没想到,喝醉的她顺势就圈住我的脖子,把头靠在我肩上继续睡了。而那厢的云水因为我的位置挪动,头滑下到我的腿上,更顺势把脚蜷到沙发,以舒服的姿势也继续入睡。
   我只好保持这种左拥右抱的姿势不动,想我老拆江湖上行走有年头,这种境遇害毕竟也是头遭。再看老莫那边,那对狗男女,已经入戏得完全忘记了今夕何夕,我分明看到他的狗爪子已经伸进凌听衣服里,在她的胸前游走。

作者:苦榮

《爱情路过广州拐角6》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苦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