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转:【(摩诃)波若波罗蜜多心经】[转载]

发表日期:2009-09-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摩诃)波若波罗蜜多心经】


    是唐代大德玄奘法师的译本。常念《心经》的经题是《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摩诃」就是大、多、殊胜三方面。「般若」也是梵文,我们可以把摩诃般若翻成大智慧,这都很勉强。因为翻成我们的话表示不足,翻成智慧就很容易和汉文的智慧这个名词相混。经中的智慧,是一种怎么能够了悟实相,契入证入实相的智慧。般若是什么呢?就是这样的智慧,你能够明了,了解,悟到佛的知见是什么,然后就做到、证实到佛的知见。佛之所知,佛之所见,把佛的知见转成了我们自身的知见。而佛知见是我们本有的,只是我们现在是迷惑了,所以成为众生知见。
般若一体而有三义:(一)实相般若,(二)观照般若,(三)文字般若。
(一)实相般若是观照与文字的本体,实相不是有相,不是无相,不是非有相,不是非无相,不是也有也无相,永离一切幻妄的相。可是体性不空,遍为诸法作相,具足过恒沙等等性德的妙用。六度万行都是本性所具所起。
(二)观照般若如实相之本体而起照用,照时仍是寂然不动。
(三)文字般若如实显示本体与观照。以上三者即一,实相是观照与文字的体,观照是照实相照文字,文字是表达实相及观照。学人从文字般若入手,而起照用,一旦契悟,入于实相。实相是体,文字是相,观照是用。
    「波罗蜜多」是梵文。可以译为「彼岸到」和「度」(即六度之度)。诸佛以大智慧,勇猛修行,觉悟正道,永离苦趣,证入涅槃,这是彼岸。所以佛菩萨是常乐我净,所以涅槃是彼岸。到了彼岸,就是从生死这一岸到本自无生也就无灭、常乐我净、寂灭为乐、圆满无碍的境界,称为彼岸。「波罗蜜多」原来直译为「彼岸到」,现翻成「到彼岸」。所以,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就是大智慧到彼岸。
    「心」,经题中「心」字的涵义有两个:一者是核心的意思。佛说般若二十二年,佛说法一共四十九年,《大般若经》六百卷,而这个经最短只有二百多字,如同般若中的心,心是中心、核心和心要的意思。大乘佛法是全部佛教的核心,般若是大乘佛法的核心,而《心经》是般若经典的核心,所以称为《心经》。二者,心是指明当人的本心,人人都有一个真心,但我们现在本有的真心被妄心所遮盖。现在这个我是个妄我,不是真的我。这个「心」字在《金刚经》中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应如是生清净心」,「应生无所住心」。在《观经》中「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以上两经中的「心」字,即是本经经题中的「心」字。而《心经》正是一大藏教的核心,所以直截了当称为《心经》。《华严经》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故人本心与佛无别,若能了达现前之念即是实相,亦即了达人之心即是佛心,心佛两者毫无差别,若能了达即是实相般若。若能观照现前一念,这即是观照般若。文字般若只是显示本体与照用,显明当前一念即实相。
「经」。「经」是通名,「般若波罗蜜多」是本经独有之名,称为别名。经的涵义是贯摄常法。贯通古今(贯),广摄一切(摄),此理常然(常),永为法则(法)。
四、经  文
【观自在菩萨。】
    「观自在菩萨」,就是观世音菩萨。「观自在」表示观照般若已经自在无碍了。「菩萨」全名是菩提萨埵。菩提是觉悟,萨埵是有情,合起来是觉有情。把菩提萨埵简化称为菩萨。指能行般若波罗蜜的人。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前面说了,在法会上释迦牟尼佛入定,观世音菩萨也在行很深的般若波罗蜜多。在修行深般若的时候,「照见五蕴皆空」。「照」即观照般若的照。五蕴既是五种聚合。所谓:
(一)、色蕴:即物质的积聚。色蕴包含内色与外色。内色就是:眼、耳、鼻、舌、身--五根:我们所依靠生活的根身(身躯);外色就是:色、声、香、味、触--五境:所知的外境,这些都包含在五蕴之中。
(二)、受蕴既是领取纳受之意。对于顺境与逆境的领纳感受,它可分为身受和 心受。身受由五根和五境所引起,它有苦、乐、舍(不苦不乐)三种感 受;心受由意根所引起,有忧、喜。固受有苦、乐、舍、忧、喜五种性质。
(三)、想蕴:心于所知境执取形象。既是看、听、接触东西时,会认定所对的境有一定的相貌,然后为它安立名称,生起认识的心理。
(四)、行蕴:“行”是造作之义,行蕴是驱使心造作诸业,所造作的行为有善、恶、无记三种心理,称为心所生法,又称为心所。
(五)、识蕴:佛教对识蕴的解说有大、小乘的区别,在此依据大乘的分类来解 说:识蕴分为八识,它又可分为三种类:一者为心,它集起诸法,并能
生起种种的法,此既是指第八识--阿赖耶识。二者为意,它恒思量我--末那识。既是我们有一种心念,它一直执著有一个“我”,称为意。 三者为识,既是了别外境;能够知觉外面境界的心,称为识。有时候,心、意、识总称为心,也称为识蕴;识能够知道外境,所以是能知的心,因为由它带动其他的心念,以它为主,故称为心王,随它而生起的心念称为心所。五蕴包含了色、受、想、行、识这五种类的法,各个合为一集,都是因缘和合的,它们相续不断的生灭,故五蕴的意思是五种不同的聚合。五蕴也被翻译为五众或五阴。“五众”是五种众多的法聚合在一起;“五阴”是五种法遮盖住我们的智慧之意。佛陀为利根的众生说五蕴;智慧比较差的众生,佛陀则为他们演说十二处、十八界。
「照见五蕴皆空」,五蕴的真相是无常、苦、空、无我。一直随着因缘生灭,故无我;因为五蕴是因缘所生,因缘所生的东西没有自性,所谓没有自性,无自性故空。「度一切苦厄」,人生有八种苦,生、老、病、死,都是苦。[还有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一个根本的苦是「五蕴炽盛」,所以称为八苦,八苦交煎。观自在菩萨在修习甚深的大智慧到彼岸时,以般若妙慧观照五蕴,了达五蕴并非实有,当体即空,又不是空无,乃是第一义空。于是「度一切苦厄」。般若妙用难思,这就是波罗蜜多。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观自在菩萨答复舍利弗所提的问题,所以首先称他的名字,舍利子。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说明了五蕴的性相,第一句要我们不要有分别之念,五蕴与空没有区别,像水与湿性一样,第二句说实像,一切都是幻化如空,但这个空只是色的性相,二者一体。一切本来具足。
「亦复如是」是下面的也一样的意思,指其它四蕴也一样。
【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大士再唤舍利弗,并进一步开示说,所以五蕴诸法,当下的本体就是真空实相(空相)。喻明五蕴即是空相,本自「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本来具足。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这十二个名为十二入(或十二处),眼耳鼻舌身是色蕴,意就是受想行识四蕴,这六样称为六根。外境就色声香味触法称为六尘。前面说了五蕴皆空,第一个是色蕴空,色空,所以眼耳鼻舌身,色声香味触都空了。前五尘都空,它们的影子法尘当然也就空了。再有,五蕴受想行识都空了,那当然我们的意也就空了。所以「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六根加六尘,这两个是相对的,互相起一些联系,这十二样东西称为十二入,十二入皆空。
【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这句话代表十八界皆是真空。(十八界是:眼界、耳界、鼻界、舌界、身界、意界、色界、声界、香界、味界、触界、法界、眼识界,耳识界、鼻识界、舌识界、身识界、意识界。)其中能取是六根,所取是六尘,六尘和合发起六识。 经中指出:「无眼耳鼻舌身意」,内无六根。「无色声香味触法」,外无六尘。「十二入」都无了。因为根尘都没有,识又从何发生呢?所以十八界也空。
【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从无明到老死叫做十二因缘,是缘觉主要所修之法。其内容是「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这十二因缘,互相依赖而有,有此法才有彼法。
十二因缘共性:⑴、无主宰⑵、无作者⑶、无受者⑷、无自作用 ⑸、从因生⑹、不自在⑺、托众缘转⑻、无常、苦、无我⑼、性空:所谓性空是:我们所知的一切,没有真正的自体,不实在,它的本性是空的,称为性空。因其缘生特性所以无尽。
【无苦集灭道。】
    苦集灭道叫做四圣谛。。“苦”是指世间的苦果;“集”是苦升起的原因--世间因;“灭”是苦熄灭的果--出世间的果;“道”是灭苦的方法,通往涅盘的道路--出世间的因。因为有集才有苦,修道才能灭。人生是苦,真实不虚,就称为苦谛。一切可以招引苦果的种种恶因,例如无明,爱见等烦恼叫做集谛。一切苦恼永远消灭叫灭谛。一切圣道(道即道路与方法)修了能灭除苦恼的叫做道谛。谛是真实不颠倒之义。破法执 ,因此无苦集灭道。
【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无智」。菩萨修行成佛,就是把八识转成四智。前五识转「成所作智」,第六识意识成为「妙观察智」,第七识末那识变为「平等性智」。第八识变为「大圆镜智」,「是以无苦集灭道,无智无得亦无不得」。智慧本来具足无得,无不得。
【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菩提萨埵」就是菩萨,依止般若波罗蜜多,就心无挂碍。「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对境无心,妄念不起,若离妄念还有什么牵挂障碍。故经曰:「心无挂碍」,也就自然「无有恐怖」了。无有恐怖,就自然「远离颠倒梦想」,颠倒是一切不理智的思想行动。颠倒者,凡夫有四倒,二乘有四倒。凡夫的四倒是把不净的当干净的,把无常的当作常,把没有我的当做我,把苦当做乐,这是凡夫的四倒。阿罗汉的四倒为:(一)阿罗汉认为一切都无常。他又颠倒了,菩萨是常。(二)阿罗汉认为世间不净。但常乐我净、清净本然,极乐世界一切都清净。阿罗汉以净为不净,又一倒。(三)阿罗汉证人我空。可是菩萨是真我,妙明真心,常乐我净嘛!阿罗汉有我说无我,又是颠倒。(四)以乐为苦。阿罗汉知苦断集,而菩萨境界,慈悲喜舍,是喜。常乐我净是乐,皆大欢喜。到了大乘境界,皆大欢喜。二乘境界不得其乐,只是执苦。这是二乘的颠倒。《心经》是文字般若,体会其中深奥妙义,而起观照,五蕴皆空,一切不可得,反复薰习,渐渐入于无为,远离凡夫四倒、阿罗汉四倒、种种颠倒见,并且远离梦想,梦想即是妄想。观照纯熟,妄想自然不起,一念不生,这就叫做究竟涅槃。
【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不但是菩萨依般若而修,一切诸佛也都是依般若而得最高无上之正觉。十方诸佛从最初发菩提心,中间行菩萨道,直到最后成佛,没有不是以般若为先
导,所以般若称为诸佛之母。「阿耨多罗」,可译作「无上」。「三藐三菩提」译为「正等正觉」。合称无上正等正觉。这是所证的最高无上之果。至于以前一直讲「无得」,此处突然出现佛得无上正等正觉,这正显中道,无得之得,才是真得。得而无得,佛不作是念,认为自己得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心经》的深般若即是「大神咒」,因为同具无比的妙用。「大明咒」,因同具智光普照之相。是「无上咒」,因都是以实相为体。是「无等等咒」,般若与咒同是一心,无有一法能同此心相等,此心能等同一切诸法,令它们同归实相正印。故知咒与般若都能「度一切苦厄」,能惠予众生真实之利,「真实不虚」。
【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以前经文是显说,观自在菩萨指出般若即咒,此处经文是咒,乃是密说,指示咒即般若。所以本经显密圆融不可思议。即有言说又有离言说。可是无言说中,正说般若妙法;有言说中,正含无边密义。你现在要体会本经,从有说到无说,从显到密,到离开一切思想,离开一切含义,就也就是离开你现在这些思想、这些道理,叫你体会你本来面目,你的本性,你本来的妙明真心,所以密咒同样也是如此。
这是夏莲老居士讲《心经》时的一句宝贵开示,现在引用作为本文结语,正是画龙点睛。修行无论那一宗,都必须以般若为导引,才能直趋觉岸。般若有三:(一)实相是体;(二)文字是相;(三)观照是用。从文字起观照,从观照入实相。六百部的般若经可以浓缩为一部《金刚经》五千字;五千字的《金刚经》可以浓缩为一部《心经》二百六十字。所以这一部《心经》就代表了六百卷的般若,是如来一代时教的精华,摄无不尽。普愿有情以般若为导,以净土为归。「南无阿弥陀佛」。居士又说:「这句佛号即是真般若,这是最秘的核心。」)
(部分摘自《佛学知识》)

关键词:转摩诃波若波罗蜜多心经

作者:LOST

《转:【(摩诃)波若波罗蜜多心经】[转载]》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LOST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