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音乐何须“懂”  只要被感动

发表日期:2008-06-2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一直以来老范都非常喜欢音乐,喜欢听音乐、喜欢被音乐打动。

    卧室里是BOSE;客厅里是ONKYO;随身总有iPod;电脑包里总是带着折叠SENNHEISER。不是因为器材发烧,而是因为喜欢用良好的音质满足自己的听觉。

    不会演奏任何乐器,这并不影响我对音乐的热爱。基本上可以算是不懂音乐,却迷恋着被音乐打动的感觉。

    在大自然中,人类并不能够完全理解自身语言以外的声音,但是,人们知道轻柔的海浪、鸟儿的啼唱会给人们带来愉悦;呼啸的北风、滚滚雷鸣会让人恐惧。音乐是人类从大自然中学来的,用来让人们之间进行心灵沟通的工具。

    一千多年前一个叫伯牙的人在山中弹琴,心中想着表现高山,一个叫钟子期的打柴人听到后就说。"巍巍乎若太山";伯牙想着表现流水,钟子期马上领悟说"汤汤乎若流水"。后来钟子期故去,就再也没人听得出伯牙弹琴表现的是什么了。伯牙痛失知音,伤心之至,摔了自己的琴从此不再弹琴。这就是"高山流水。知音难觅"的故事。其中的潜台词是:音乐中本来有着明确的表现内容,听不出来是因为听者"听不懂",是因为听者"不通音律"。这个妇孺皆知的故事,在音乐欣赏中给听者造成的压力是:要"听懂音乐",否则将被认为是"不通音律"。而所谓的"懂"一般指的就是要说出音乐表现的是什么。然而不能否认的是,绝大多数人,包括绝大多数专业音乐家,都无法明确说出绝大多数音乐作品表现的是什么。那么伯牙摔琴责任在谁:是音乐自身,还是听众的耳朵?

     长久以来欣赏音乐被“专家”们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专家”们用他们的语言诠释着音乐,并阻碍着“普通人”用内心去理解和热爱音乐,仿佛你不会他们那样的诠释就不配欣赏音乐。

    从音乐美学的角度,音乐即不具有空间造型性,也不是类似于语言的声音符号。因此,所有人用语言、文字、图形来描述音乐时,都只是他自身对音乐的感受和体会。没有两个专家对一段从来没有人描述的音乐的描述会是完全一致的。

    我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一如既往地用心去领会音乐、用我自己的感觉去诠释音乐。不管是严肃音乐还是流行音乐;不管是古典音乐还是现代摇滚,只要能够让我的心灵感动,我一样会喜欢。

    当有人问我你喜欢音乐,你真的懂音乐吗?我会对他们说:音乐何须“懂”,我只求被打动。任何能够给我听觉、心灵带来愉悦和感动的音乐,都是我喜欢的音乐。

    在所有的音乐类型中,我最喜欢的音乐类型是Smooth Jazz。在这个历史并不久远的音乐类型发展的不足二十几年的历史中,我已经被她深深迷惑了十几年。

    在传统爵士乐节奏、
忧郁、乐手们自由才艺表演的基础上,略带一点电子、多了一些温柔,加上那些直入内心的感觉。这就是我体会的Smooth Jazz,我不知道该如何翻译这个名词。

     感谢全球化和互联网,我现在已经拥有了很多的Smooth Jazz的CD和下载的MP3或APE。如果让我现在推出男女生歌手的最喜欢的歌曲的话,应该是:Al Somma的《The very thought of you》和Eva Cassidy的《Fields of Gold》。如果推选最喜欢的专辑,当属Katie Melua的《Piece By Piece》。

    不记得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样的一段文字:“音乐是人类最自由、最能够直接唤起情感体验的艺术,它让我们激动、让我们兴奋、让我们伤感、让我们无言。”就让我们一起接受音乐带给我们的情感体验,一起被音乐感动吧!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范世刚

《音乐何须“懂”  只要被感动》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范世刚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