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大手

发表日期:2009-09-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累得倒在音乐里,手握恩赐的遥控器。多么斯文的职业,竟变得气喘吁吁。烈日真烈。跑出来站在烈日下,等待没有缘分的公车。我累得倒在公车座位的怀抱里。

又吃到了不一样的东西,过马路的时候,回想起那个滑稽的梦。已死的状态与人对话梦里的我,把手放在父亲手里心安的我,担心只有上身飘来飘去很难看的我,像永不会停止的噩梦之旅,旅程中的片段支离破碎,开始和结束相互粘黏,过程与过程交叠混杂。我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大早爬起来搜索解梦大全,不同的是,眼中抛弃了迷信,越来越可以理解无欲则刚的含义,想做到,先放弃对梦的迷信吧。既然无法避免,何须提前恐惧,既然无法预知,何须高估自己。神仙的大手,没空触摸我。

可这样的马路是让我恐惧的,双脚无法把握好前进后退站立的分寸,甚至一度怀疑梦里的情节是否会在这里上演,最后,以一顿美味的晚餐,加,回到家坐在空调房里的状态告终。我又开始怀疑自己有妄想症。兴许就是靠妄想活到现在。兴许就是靠过马路时候幻想的一张大手,活到现在。那就够了。

一路上想起某人说我是神经病,喜怒无常,乱写东西,扰乱视线,面无表情,反应迟缓,表里不一,说话漏气,什么时候都一副没饱饭吃的样子。还有的,忘了。这里面,只有喜怒无常,乱写东西不赞同,别的都对,包括神经病。仔细想想,也没有扰乱视线。毕竟自己很宅很低调。

偶尔找机会用一下流行的词。感觉矫情。因为想起这些,喜怒无常的我又去多吃了一顿。一样的东西。

回来的时候烈日已收工回家,一个陌生的地方,摩托车在身边穿梭,小三轮呼啸而过,炸香肠的油味儿弥漫,创文的标语在不远处飘飘荡荡,仍然在跑的公交车还是没变,一样无缘。

噩梦既然没有解答,就请给我跟今晚一样,无数个平静的,活在妄想症里,吃饱的自己。

 

 

 

 

 

 

 

 

 

 

 

 

 

 

 

 

 

 

 

 

 

 

 

 

 

 

 

 

 

 

 

 

 

 

 

 

 

 

 

关键词:

作者:苏凡

《大手》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苏凡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