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连城管局长们都参加”非法组织”了

发表日期:2009-09-06 摄影器材: 佳能 Digital IXUS 400 点击数: 投票数:

'非法组织'在中国是一个像魔咒一样的词语。刚看到的新闻,却让人差点儿笑出声来。江苏城管队员赵阳,以'未经登记擅自以社团组织名义进行活动'为由,在网络上实名举报'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为非法组织,并留有自己的手机号和地址。25日,联席会议执行会长兼秘书长罗亚蒙称,该联席会议不是组织机构,虽有费用,但属参与单位自愿资助。这个辩解显然是非常苍白的。第一它确实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第二,它肯定没有公益组织的身份,所以不管其他单位是否'自愿资助',作为主办者似乎没有向税务部门报税,有偷漏税的嫌疑。

有趣的是看报道'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已经举办了3次全国会议,声势颇为浩大,还在一些党报进行宣传。可一直到现在这个'非法组织'还没有遭到民政和税务部门的查处,似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连被举报了,民政部门也不准备查处,还为它辩解。

但并不是所有的'非法组织'都像'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那样幸运。今年上半年广州东莞市总商会温州商会,就被取缔了,媒体报道的处置是很严厉,'被省有关部门取缔,4月30日被东莞市有关部门责令从当天起停止一切活动。'但往下看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罪过,据东莞市政府的消息称,''东莞市总商会温州商会 '被查出未经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名义活动,违反了国家相关法例。'

这种语言风格就让人不寒而栗,要说人家非法,首先要看人家搞了什么法律不允许的活动。如果人家组织的活动没有什么问题,比如办个联谊,搞个报告会什么的,什么叫做'擅自活动'呢?这种特色典型是有改革开放前的时代的传统的,那时候中国人民很少有行动的自由,没有介绍信不能外出;没有到派出所登记背案不能投亲考友;甚至饥荒的年代,没有党支部开的证明不能'擅自要饭,更不要说各种聚会。在那个年代不需要证明你的行为本身有什么错误,光是'擅自'这一条,就可以给你扣上个非法的帽子。那个时代的特点是,不讲建设,不讲和谐,大搞阶级斗争,所以草木皆兵,看谁都像阶级敌人。今天早已告别了那个时代,求发展,少折腾是现在这个时代的主旋律,遗憾的是那种阶级斗争的思维依然存在。

有人会说,既然又没干什么非法的事情,为什么不去注册呢?要知道在中国搞个注册麻烦可大了,要注册个非盈利组织吧,非得有相当级别的政府部门或者事业单位作为挂靠机构,咱们这种上面没人的谁待见咱们啊?要按照企业来注册吧,税费一大堆,而且光是办公场所这些,哪怕一分钱还没赚就每个月至少搭进去万吧块,一般人哪里玩得起啊?而且还不允许以公益组织的名义活动。

我们需要反思的是,正是这样的过度管制,使得中国现在遍地都是'擅自活动'的'非法组织',而民间社会难于健康发育,以至于城管执法局长们都参加了'非法组织'。而民政和税务部门的选择性执法,只是进一步凸现出现民政体制的荒诞性。

08f1dc63729f19010796574693bfd3e1_640
 
关键词:社会调查

作者:隐平

《连城管局长们都参加”非法组织”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隐平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