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六龙”护“八宝”——读《一个人与一座城市 谢孝思与苏州文化》一书有感

发表日期:2009-09-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教授在本书的序中写道:“在当代苏州,有两个人我们不能忘记:一个是李根源,另一个是本书的主人公——谢孝思……两位大家,一代名士,都不是苏州人,却以苏州为家,为苏州殚精竭虑,为苏州添薪续火。这是苏州的骄傲,更是苏州的幸运与福分,也是苏州美丽延续之所在。”这正是国人对谢老与苏州结缘一生最深情的致意。
    同书,在魏嘉瓒先生的所写的文章中又提到:“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李根源《吴门赠友诗二十四首》中赠给谢孝思的一首就写道:‘康乐乘时会,保全吴文物。存殁均同感,其绩应著录。”这充分体现了一位大家对另一位大家由衷的赞叹。
    而谢老的自评却是:“我有‘官守’,有‘言责’,不容置之不问。”又说:“我不是苏州人,但是我爱苏州,能为她的文化奔走呐喊我引以为光荣和幸福,如果做了点事,也是群策群力的结果。老实说,谢某欣慰有之,无功可居。”好一个“欣慰有之,无功可居”。相较谢老对苏州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所作出的贡献。其志趣之高远,其胸怀之宽广,可见一斑。
    先生之所以有如此高远之志趣、宽广之胸怀。在我看来,是与其一生践行恩师黄齐生的“六龙”、“八宝”有关系的。
    黄齐生是谢老毕生所崇敬的两位恩师之一(另一位是美术教育家吕凤子先生)。黄先生悟《大学》“格物致知”的道路,提出了以“摄生资八宝,振辔御六龙”为核心的教育思想。即以“空气、日光、鸟声、树色、远山、近水、芳草、鲜花”为养身八宝。认为这是大自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对人类的恩赐。又以《易经·乾传》中“时乘六龙以御天”中的“六龙”比喻,提出人应具备“六力”即“学力、识力、才力、胆力、体力、爱力”这六方面的能力。才能驾驭人生,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
    谢老在他的《自传》中这样写道:“黄齐生先生的‘八宝’、‘六龙’是我一生的座右铭。几十年来我不曾有一天忘记它,我还以此教育子女,告诉亲朋好友和学生。我能活到今天,有今天的我和我的家庭,都是因为有了黄先生、吕先生这样的恩师。”
    笔者以为:此“六力”中的前三力:“学力、识力、才力”,可说是理性力;而后三力:“胆力、体力、爱力”,可归结为情感力。两者统括为一个人的“精神之力”。
    细品本书,谢老身上所具备的这六个方面的能力,都有充分地表达。譬如:
    第一之学力。在P132页,谢老写道:“我在一年级上学期考试名列第四,下学期以后直到第六学期都名列第一……正谊老师把我们兄弟俩评为品学兼优的学生。”P146页:“我在正科四年半之间读的主科是中国画组,也曾向徐先生学一学期的素描(必修课),向潘玉良先生学一年的水彩画,向手工组教授吴溉亭先生、助教吴澄奇先生学陶瓷、竹木手工;向音乐组勇先生学古琴、琵琶……我曾选读王伯沅先生的论语孟子,吴瞿安先生的曲,胡小石先生的金文及中国文学史,汪辟疆先生的唐诗词,黄季刚先生的文章作法(文心雕龙),后来且叩头拜季刚先生门下学《小学》。”先生学问之博洽,根基之深厚,可想而知。
    第二之识力。在谷新先生所写的《丹青至要是精神——谢孝思和吴门书画》一文中提到,先生对明季画坛巨擘董其昌倡山水画南北宗派之说,褒南贬北,割裂中国画完整的精神面目,夸张文人墨戏,尊沈、文,而排唐、仇,走模仿空虚之途的严正批驳。以及在《自传》中提到的,1936年任达德学校校长期间,聘请张文碧、严金秋、买祝山,开办刺绣和国术班。又力排众意,于黑神庙筹办图书馆;在南门外大庙,办履三小学,履行“好学、力行、知耻”三大德。此举,都体现了先生非同一般的过人识力。
    第三之才力。先生在《自传》中提到,1929年在南京中央大学艺术教育系求学期间。花鸟系张书旗助教“曾问我工笔画法,我诚恳地告诉他。”谢老把它归结为当时师生间的好风气,而我则从中见识了先生豪迈的才气。第二处是,1939年在四川璧山国立艺专任教时,教一、二年级国画,画了一幅工笔牡丹。此画一出,“学生、老师才为之一惊……佩服极了!”第三处是,1944年吕凤子先生在谢老《秋艳图》上的题跋:“仲谋设色,腴而明,艳而清,骨柔而贞,姿窈眇而端凝,空依傍,绝师承。是足倒蒋旗沈帜而自举其旌,仍与并无能手争横矣!凤先生僻山。”这就是对谢老书画实践成就的极高度评价。
    第四之胆力。一是,于南京求学期间,曾住在一个叫“倒将军巷”的地方。“贵州青年出来投奔的人逐渐多了,这个地方成为通消息找出路的联络处,我无形中做了这个联络处主要人物。由于我年龄较长,大家都跟着我弟称呼我为‘谢二哥’。”二是,对满口官腔不予帮助的中学时好友余志明的态度:“留我吃顿饭辞之,拂袖而去,此负情人,从此我鄙视之,发誓不与之往来。”三是,不惜冒着犯罪下狱之险,为来南京求学谋事,而没有正式毕业文凭不能报考的青年朋友,造假文凭。甚至为家境贫穷,程度不高的弟兄,冒名考试。谢老当初的胆气与魄力非同寻常。
    第五之体力。谢老自称,身体不壮。可“一生好游山玩水,遇到风景名胜之地,总要争取去登临浏览一番”。譬如,1935年暑期受命到峨嵋山军官训练团受训。“训练结束,与袁炳麟、彭××登峨眉山,浮江东下,遍游南方诸胜……历时半年,费八百元,耗去家产三分之一。一路得画稿数百幅,诗文若干篇……为我平生一大快事!”1939年作为小学义务教育视察员往云贵两省视察期间。登苍山绝顶,上下七十里。“游徐霞客所未游”。此举都须以充沛之体力为后盾的。
    第六之爱力。爱力于谢老《自传》中体现最深,亦最广。虽然都系实录,而今读来,动情处,仍不免潸然泪下。譬如写手足之情的:P147页,“民国十八年(1929年)冬天。我们穷得身无分文,晚饭无着落,空腹挨饿,阴雨绵绵,寒不可支,只得两兄弟挤在一张床上抵足取温,互相背诵古人诗文混过了除夕之夜。”再如,P149-152页,为客死他乡的弟弟孝慈入殓、火化一段。世态炎凉、人情冷暖,跃然纸上。
    写师生情谊的:P158页,“记得重阳后的一天,我与先生乘滑竿行走在山路上,先生先行一段,我在后面,荒山之中空无一人,只有桂花的香气和唧唧虫声飘荡在山雾之中,于是我得诗一首:‘一天风露湿衣裳,始觉他乡异我乡。四面空蒙谁慰得,虫声唧唧桂花香。’自觉非常得意。”却被先生诘问。师生风义,真是感动天地。 P170页,“1946年4月8日,黄齐生先生不幸遇难,我悲痛欲绝,含泪为先生写了一篇祭文:‘呜呼先生,我之恩人,衣我以衣,分我以金,振我以家,成我婚姻,知我爱我,鬼泣神惊……’”情真意切,力透纸背。
    进而深究谢老之“六力”源头,又并非从天而降。而是正像他自己所说的,是从天地“八宝”间得来。是同他童年之经历,青壮年之奋斗相关的。谢老曾回忆道:“我家太子坡半乡半城的住家这块颇有田园风味的环境,在母亲的教育带动下,我弟兄姊妹都有着栽树种菜的劳动身手、勤俭和睦的家风、爱美的情感……”
    也正是童年、青壮年的这一切,深深地烙在了谢老的心灵。成就了他雄厚的“精神之力”。以至于40多年后,当谢老来到苏州这片热土,为了苏州的美丽延续而倾其毕生之力。
    质言之,今日之苏州,即是谢老以其“六力”所毕生欣赏、创造、护卫之“八宝”的物质呈现。
    呜呼,斯人虽已逝,其神永留存!

 

苏州市田家炳实验中学高中部
姚文杰
写于
2009年9月6日

关键词:一个人与一座城市谢孝思苏州文化

作者:家有仙妻

《“六龙”护“八宝”——读《一个人与一座城市 谢孝思与苏州文化》一书有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家有仙妻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