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十之1

发表日期:2009-09-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1

   

这天,正在办公室忙碌着的思旭突然接到周娅打来的电话。

听得出电话那头的周娅情绪低沉,心事重重,似有何难言之隐。思旭顿然想起上次她想约自己的事情,一忙乎起来又推延了半个月。

心中不免愧疚,于是当即约她中午在莱茵阁西餐厅见面。

一见面,只见得周娅一脸零落憔悴,情绪果真不稳。这才想到,近段时日她一直在宿舍住,很少回家。原以为她是因工作忙,如此看来似乎是遭遇了人生的难题困扰。

两人都要了份商务套餐。思旭忍不住问道:“小娅,如此憔悴,究竟所为何事?

周娅被她这样直言一问,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眼泪终于止不住,扑簌簌地落了满面。

思旭见此情状,心下也是酸酸的,一面递纸巾为她擦泪,一面抚着她的手背极力劝慰道:“别哭,有事慢慢说——”心内已料定十有八九概因感情。

果不其然,等周娅平复下来,听她慢慢道来,思旭这才知道周娅真的遇到了人生的大劫——她竟已未婚先孕,对方还是有妇之夫。

“去医院确诊了吗?”思旭吸了一口气,轻声问道。

周娅默默点头,从包里掏出检查结果递给她。

思旭低头看一眼,轻叹一声:“你怎会这么傻?”

周娅听了,刚停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这时,思旭突然想起什么,遂问道:“是上次在此碰见的那人吗?”周娅点头说是,还说他正是S区副区长傅明涛,她是在去年采访时认识他的。

“这事他知道了吗?”

周娅哽着咽喉说:“不知该如何跟他说——”

“你爱他吗?”思旭问道。

周娅含泪点头,漆黑双目如秋水般凄清隐忍。那浸润其中的不是爱情是什么?

思旭望着她,心里亦是乱得如走马一样,只得叹道:“此事非同小可,定要三思而行。还是先告诉他吧——”

“可我真不想让他知道,不想他因我而烦心。只怪我自己不小心——”

事已至此,却还为他心思化尽!

思旭看出她心底的懊悔与挣扎,仍不得不对她说:“小娅,若他真的爱你,就必定会和你一起面对与承担这一切的——”

她却径自摇头:“可他又能如何?他有妻儿,就算他肯,我也不能让他背此骂名——”

“明知前途如此艰辛,当初为何还要踏足?”思旭问道。

“阿嫂,你知道么,爱情说来就来,根本由不得自己——”提及那人,周娅的面容登时漾起一层动人的光辉,“和他在一起真的很快乐。我们彼此吸引,深深相爱,你相信吗?”

思旭看着她,静默一阵,终是无奈地点头:“我相信。”

她又怎能不相信,这是真正的爱情,却是现实容不下的、经不起任何折腾的双刃剑,稍不留神,割伤对方的同时亦割伤自己,仅留下无法弥补无法愈合的伤痛。

“还有别的办法吗?”问得凄凉,明知不会有更好的答案。

思旭只能摇头。看她垂首低眉独自啜饮一口清茶,好似如人饮水,甘苦自知。此时此刻,谁又替得了谁?谁又能为谁作主?

思旭开车送周娅回报社宿舍休息。临别时对她说:“先静一静吧,小娅。别想太多,有事随时给我电话。”

周娅“哦”一声,下了车朝楼道走去,忽又回过身来叫住思旭:“嫂子,这事先别跟妈和哥说——”

思旭点头答应,看着她落落寡欢地走进了大楼。不禁感慨,情缘真是难偿,短暂的欢爱却换来深痛的凄伤纠缠,徒令人添悲增恨。

人生的得失啊,原本就是这样难以预料。

整个下午思旭在办公室只感到心绪阑珊,纷乱不宁,想着周娅的事,不免担忧不已。

她在窗前伫立良久,仰望着天空的浮云随风飘零,瞬息变幻,聚了又散,真有如尘世间芸芸众生的因缘聚散,此时相依相合,下一刻却不知已飘往何方。

临下班时,婆婆打电话给她,嘱她下班后带可人回她那里吃饭。

思旭从她那语调中,揣测着她似乎有什么事要与她商议——莫非周娅的事她已有所觉察,细细一想又好像不是。

她下了班便赶到学校接了可人,又去附近市场的“天利香”烧腊店买了只婆婆爱吃的盐焗鸡带回去。

周恒也难得一见地回来了,大概婆婆亦曾打过电话给他。

一家人端坐饭桌前,唯独缺了周娅。婆婆叹了口气道:“唉,如今要一家人完完整整地在一起吃餐饭都难――”

思旭为每个人盛好一碗汤,刚一坐下,又听见婆婆在一旁说道:“今天要你们回来,是有件事要与你们商量――”

……

“小娅年岁也不小了,个人感情的事至今仍没有动静,再这样由着她性子下去,将来变成老姑婆,后悔都没用----

……

“前些天和旧同事饮早茶时,刘阿姨说起她的一个移民英国的侄子有意回国找对象,和小娅年纪相当,条件亦不错,她答应为他们牵这个线----

……

“约好后天晚上两人先见个面,可人妈若没什么事就陪小娅去看看吧,也好为她出出主意----

听婆婆这一番话,思旭不禁心内一惊,想到周娅如今的状态,下意识脱口而出道:“嬷嬷,这样大概不太好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婆婆面色登时不悦。

思旭连忙解释道:“我是说,小娅已成人,感情的事最好顺其自然,还是先问问她的意见为好。”

婆婆沉声道:“你若不愿陪她去便也罢了,我都未曾指望你为小姑子做些什么----

思旭本想再辩解几句,见周恒在一旁使眼色,可人也懂事地低头扒着碗里的饭,便不再作声。

好端端的一顿晚饭又不欢而散。

思旭收拾妥当一切,带可人先回家写作业。正要出门时,又听到婆婆在身后交待她道,“以后如果没有什么紧要事,尽量别把可人送来我这里,最近我也忙,老干活动中心那边活动很多——”

思旭愣了一下,忙应道:“我知道了,嬷嬷。”她轻轻把门带上,牵着可人沉默地走下楼梯。

回到家,可人写完作业,自己冲完凉,爬上床准备睡觉。思旭走过去,为可人盖好被子,柔声问道:“妞妞,今天开心吗,快乐吗?”――这是思旭在可人临睡前常常会问的问题,真希望女儿每天都过得快乐无忧。

可人却欲言又止,望着她摇摇头。思旭担忧地问:“告诉妈咪有何不开心的事?”

可人垂下头,低声说道:“对不起,妈咪。因为嬷嬷不喜欢我,让妈咪受委屈了——”

思旭只觉眼眶一阵湿热,感到五脏六腑都揪结在一起了。其实,或许是因为婆婆不喜欢自己,才令可人敏感的心同样遭受了委屈吧。

她努力克制着内心的酸痛,抚摸着可人的头安慰道:“小傻瓜,哪有这样的事?妞妞只会让妈咪感到幸福开心,不会有丝毫委屈,知道吗?”

可人终于展露笑颜,点头道:“我知道了,就像张菊花那样无怨无悔吧?妈咪再给我讲一遍《菊花无怨》吧——”

思旭不禁惊诧,原来可人幼小的心田里深藏着不为人知的种子,随时都可绽放出人性的光辉。

思旭于是在昏暗的台灯下轻轻地说了起来——

“宋朝张菊花,在她七岁时被后母偷偷地卖到范尚书家,又骗菊花的父亲说,‘女儿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她父亲听到女儿失踪的消息,双眼都哭瞎了――”

这故事可人不知已听了多少遍了,每回讲到此处,她的眼泪总会忍不住掉下来。

“过了几年,菊花和她父亲恰巧在别人家里碰见,父女俩抱头痛哭一场,菊花辞别主人,跟着父亲回家了。她父亲要把后母赶出去,菊花却说,‘我没有母亲这一番行为,便不能跨进富人家去的,这样说来,母亲对我是有恩德的,又何必怨恨呢?况且我回来了,母亲就去了,我怎么可以安心呢?’于是父亲也就罢了——”

“妈咪,菊花真好,真善良——”可人困得眼皮在打架,却依然由衷地赞叹。

“父亲去世后,菊花侍奉后母,非常孝顺。后来后母不能行动了,菊花背着行走。等到后母死了,菊花就在富人家里做工,样样都做得很好――”

还未说完,可人便已沉沉地睡去,眼角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思旭坐在床边,看着眼前这张天使般的面容,真的甘愿为她去忍受世界上任何不堪的委屈和伤痛。

 










 

 

 

 

关键词:子夜歌

作者:开心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十之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