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十之2

发表日期:2009-09-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2

   

接下来这两日,思旭因手头要赶写一份材料,没空去看周娅,但每天都和她通一次电话,极力开导劝慰,听不出她的情绪有何异样。

但心里仍是忐忑,总担心会出什么事,遂决定中午下班后去周娅的宿舍看看她。

正坐在桌前发着愣,祝丹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她面前,突然大声地“嗨”一声,这才惊醒了她。

“这么投入,在想谁啊?”祝丹一脸的调侃。

思旭也笑道:“在想你呢——”

祝丹一屁股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也笑说道:“别装了,心事都在脸上写着呢——”

思旭也站起来,说道:“真是个不速之客,今天这么闲吗?”

一面说着,一面转身去倒茶;祝丹笑说:“你别忙了,真的把我当作客人了吗?”

话才说完,思旭已将泡着菊花茶的玻璃皿端来,置于桌前;祝丹便说是来对外宣传科开会,尚有半小时的时间。

思旭便对她说了周娅的事,祝丹亦不免感到吃惊:“周娅看着挺醒目的,怎么也会犯这样的错误?”

“其实她是很单纯的——”思旭轻叹。

祝丹又说:“难怪说爱情是盲目的,轮到自己头上时,再聪明的人都会变糊涂的!”

两人对坐着,一时无话;思旭把泡好的菊花茶倒一杯递给祝丹,忽地问她:“你可堪称爱情专家,如何看待此事?”

“专家可不敢当,只是平日里在节目中看多了,听多了。说真的,我并不看好周娅这段感情!”

说得如此直白!思旭于是认真地听她说下去。

“一则,我相信这世上有真正的爱情,但没有永恒的爱情。因为爱情都是有期限的,一旦过了保鲜期或保质期,爱情就会变味,甚至彼此从情侣变成仇人——”

“二则,我又相信这世上的男人会轻易为一个女人动心动情,却不会轻易为这个女人放弃名利地位、婚姻家庭。因为婚姻和前程不是打牌,重新洗牌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就算你肯给,谁又敢同样担承呢——”

说得句句在理,思旭也不免连连点头。

“当下最好的办法是毫不犹豫地放手,千万不可死死纠缠,好聚更要好散——吃一堑长一智嘛,虽然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可这也是自己选择的,不是吗?”

思旭真佩服祝丹,居然能把男人和女人纠缠一辈子的情感琢磨得如此透彻精辟。

只是不知道,能在理论上说出一箩筐道理的她,她的婚姻又经营得如何。一切都看得那么透明了,对不可知的未来没有了好奇和等待,在婚姻中还会有什么期待?

转念又想,此时此刻的周娅,是否也有足够的智慧来理解这一切呢?

时间差不多了,祝丹到楼上会议室去开会,思旭边收拾茶杯边思虑着她说的那一番话,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的男子,思旭正感狐疑,那男子向她致歉道:“真对不起,打扰你太冒昧了,我听周娅提起过你——”

思旭突然有些明白过来了:“您是……傅明涛?”

他并未否认,只说有重要的事想找她谈谈,约好下了班在附近的静颐茶馆见面。

虽曾见过傅明涛一面,但印象已经很淡远。今日再见,打量一番,仍是无甚好感。比之俊贤、辉扬等人,似乎现实味浓了些,功利味重了些,是思旭并不喜欢的一种味道。

傅明涛早已点好几个菜:清蒸笋壳鱼、日式金茹鲜腐卷、青瓜虾米煮鱼肚、上汤百花菜。

待她坐定后,两人边吃边聊起来。

“虽然没见过面,但我知道你是周娅最信任的人。”傅明涛看着她说,停了一会儿,跟着又隐晦地问道,“她大概跟你说了她的事吧?”

“所指何事?”

“她怀孕这事——”他举箸又止,犹豫地说。

思旭却反问道:“那么她也已告诉了你,对吗?”

傅明涛点点头,沮丧地说:“岂止告诉了我,昨天她还去找了我太太——”

“什么?小娅怎么可能这样做?”思旭不禁大吃一惊,遂听他慢慢道来——

前日,周娅发信息给傅明涛,告诉他这个消息,他亦很震惊,心绪极乱,一时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简单地安慰她几句。

昨日上午周娅打电话说要见他,他正在主持会议,便挂断了电话,她又再打来,他干脆把手机关了。

周娅一气之下,立即跑到他太太单位把她找出来,一五一十地向她坦承了自己和傅明涛的关系。

傅明涛一脸倦怠,看样子昨晚一夜没睡。“没想到周娅会如此冲动,她为何不给我些时间——”

“若她给你时间,你又会如何呢?会离婚吗?”思旭看着他问道。

傅明涛想了想,断然摇头说:“不会。我一直跟她说得很明白,我是不会抛弃家庭的,这一点周娅也认可。我太太是无辜的,她不该去伤害无辜的人。”

说得不无道理,可这道理自傅明涛口中说出,便显得有些无情。思旭突然想到“可怜人意,薄于云水”这一句,原来有时候,人情之薄,远甚于云水啊!

“周娅呢?难道她没被伤害吗……你又是否真心爱过她?”思旭直言问道。

“当然有,只是这样的爱是在彼此遵守游戏规则的前提下——”

思旭闻听此言,真的无语了。世间似乎太多人将爱情视为游戏,到了玩不下去的时候,干脆撒手不管,一走了之。

有什么比人心的变化更快的呢?思旭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了。

她随即放下手中的茶杯,正言不讳道:“可是,爱不是应该包含负起责任的决心吗?而不是被一时的激情淹没,就像发烧一样,那不是真正的爱!”

傅明涛见她说得郑重,忙辩道:“我并非不想负责任,只是太太现时也很伤心,她一直很信任我……请你帮忙劝劝周娅,让她先冷静下来,过些天再从长计议——”

事已至此,还能说些什么?思旭不再作声。

她想起祝丹说:爱情是盲目的。

恋爱中的人,如同盲人骑瞎马。而周娅错就错在,她尚欠缺足够的经验和智慧去辨认,她所深爱的那个男子,该不该爱,或值不值得她付出如斯代价情无反顾地去爱。

匆匆吃完这顿午饭,思旭在附近的“应记面馆”买了份云吞面和花旗参炖乌鸡汤,径直去了周娅的宿舍。

如她所料,周娅憔悴不堪地前来开门。

思旭走进去,把提在手里的面和汤放在餐桌上,回过身来嗔骂道:“还没吃东西吧?何苦要委屈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周娅听她如此一问,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阿嫂,我好辛苦——”

思旭上前扶住她单薄的双肩,深深感触到她在心魂的黑暗与迷茫中苦苦挣扎。这也许是她人生最艰难的一段吧?

人生有情泪沾巾,江水江花岂终极?

人生有情,乃忧患始,乃痛苦生。

想到此,思旭竟是不能出言相慰。

两人在餐桌前坐下,思旭看着周娅一勺一勺地喝了半碗汤,终是忍不住说:“小娅,傅明涛刚找过我——”

周娅哦了一声,犹是低头喝汤。

“放手吧,这已是最好的办法——”思旭尽管不情愿,却不得不如此说。

周娅抬起眼来,怅惘地望着思旭,喃喃道:“真的吗?只能这样吗?”

“我想是的……”思旭点头。

周娅突然热泪泉涌般的哭了出来:“好难做到,阿嫂。我真想恨他,可却恨不起来,心里只想着他的好……

他虽无情,她却有情。爱情常常不是对等的,有时候,令你牵肠挂肚的那个人,并不把你放在心上。可你明知如此,仍然情无反顾地为伊消得人憔悴。

而在这不对等的爱情搏弈中,受伤的为什么总是女人?

思旭极力劝抚,临走时反复叮嘱:“好好休息,别让我失望——”

整个下午思旭都在不安中度过,一下班她便接了可人回家。刚吃完晚饭,却又接到了傅明涛的电话。

他在电话中说,周娅下午要见他,被他拒绝了,谁知晚上她跑去他家找他,他太太忍耐地给他一小时的时间和她见面,可谈了一会儿,周娅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你能马上来一趟吗?”傅明涛问道。

思旭放下电话,急匆匆赶至城市公园西门口的停车场,环顾四周,寻找他们的踪影,很快便看到了站在一辆小车旁对峙着的两个人——周娅手中竟拿着一把水果刀。

思旭见状惊呼道:“小娅,你要做什么?”

周娅听到她的叫声,立刻把刀尖朝向自己的心口,大声喝道:“不要过来!”

思旭焦虑地喊道:“别做傻事,小娅——”

周娅转过身去,泪水涟涟地对傅明涛说:“我们不是言约二十年吗?不是约好退了休一起周游世界吗?为什么一切都变了……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

傅明涛却冷然说:“现在说这些还有何用——”

周娅闻此言,伤心欲绝地举刀往自己身上戳去,思旭急忙扑上去夺她手里的刀,争夺中只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大概手指被割伤了。

好不容易把水果刀抢过来,周娅捂着脸蹲下来摧肝裂胆地大哭,思旭抬眼望时,傅明涛不知何时已离开了。

思旭不禁一阵寒心,低头查看手上的伤处,仍在不停地流血。她掏出纸巾捂住伤口,赶紧打电话给辉扬和祝丹。

未几,祝丹和辉扬先后赶到;祝丹陪周娅回宿舍,辉扬送思旭去医院处理伤口。

原来伤口划得颇深,需要缝几针。缝完针,思旭躺在病床上休息,辉扬在一旁关切地问:“疼吗?”

思旭轻轻摇头,黯然叹道:“没什么,比起周娅内心的伤痛,这点痛算得了什么?

她稍顿片刻,又说:“不知周娅怎样了——”

辉扬起身斟一杯热腾腾的开水,递与她说:“不用担心,不是有祝丹在陪着她吗?人不都得在伤害中成长?”

“可是这样的经验,一生拥有一次就已经太多了——”思旭微微抿口水,侧头望着他,若有所思地说:“听过这句话吗?忘情不泣,情深不寿。今番体会最深……”

辉扬笑问道:“那么,你能做到忘情吗?”

思旭垂首无言。她真但愿她能,可是情不重不生婆娑;生而为人,这情字,又岂是说放便能放得下的?

 

 

























 

 

 

 

 

 

 

 

 

 

关键词:子夜歌

作者:开心

《长爱未央(长篇小说)十之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心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