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好书推荐---走进木里

发表日期:2009-09-08 摄影器材: 景区:木里 点击数: 投票数:
 
仅以此文章,献给那些在万家灯火之时仍奋战在工作岗位上的朋友.
 
背景知识:木里藏族自治县地处青藏高原南缘,横断山脉中段,位于四川省西南边缘,境内山峦重叠,河流环绕。县境东面和东北面与冕宁县及甘孜州九龙、康定二县隔雅砻江遥望,北面与甘孜州雅江、理塘二县接壤。西南和西北面与甘孜州稻城县连界,南面和东南面与本州盐源毗邻,西南面与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甸县、丽江地区宁蒗彝族自治县犬牙交错,并同云南省丽江地区丽江纳西族自治县一江相隔。
 
 
简介 · · · · · · 
  在雨季来临前,我沿着享誉全国的马帮邮路,走进了梵文里意为女神巴丁拉姆居住的圣地的木里。走进木里,与其说是旅游,不如说是一次探险和寻找的过程。
   那是一片古老神奇充满了诱惑的圣地,美国籍奥地利科学家约瑟夫·洛克曾三次走进去,把那片土地称为世上一处没有人知晓的仙景胜地。英国作家希尔顿则根据洛克的游记,创作了享誉世界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作品中的香格里拉酷似木里的山山水水。
 
 
作者简介 · · · · · · 
  陈晓玲,1973年生于月城西昌,四川省作协会员,曾就读于北京鲁迅文学院影视文学专业。出版长篇小说《朦胧的她好难懂》《我就是568》,另有短篇小说、散文在多家刊物上发表。现任职于西昌铁路高级技工学校,假期喜欢背上背包,与沧桑的大山对话,与奔腾的河流对话,与古老的村庄对话,与深山里饱经风霜的老人对话……最后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心灵的感受与朋友对话。
 
 
那是一个大雪飘飞寒风凛冽的冬天,山坡也好,草坪也好,山头上那座庄严的寺庙也好,都铺上了厚厚的一层雪,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无数朝圣者在凛冽的寒冬中依然走在那条通往寺庙的路上,走的人多了,路面结冰后就很滑。当马帮队伍走在那条小路时,行走就非常艰难了,赶马人会突然摔倒,驮着沉重物品的马也会突然摔倒,有时人与马倒成一片,一次次摔倒站起来,一次次艰难卸下摔倒马匹上的沉重物品……
 
 
  
事先有朋友说:木里的路只适合男人去走,女人是难以走下来的。那片圣地,想象山有多高就有多高,想象水有多险就有多险,想象路有多艰难就有多艰难。但我还是走进去了,当双脚触及柔软的泥土,挂满了胡须般植物的千年老树,早已暗示了一个个让人魂牵梦绕刻骨铭心的际遇。而蓝天白云下五彩缤纷的经幡在风中飞舞的声音,仿佛是上帝特意给我的一曲优美音乐,只为洗涤内心积攒的一切喧嚣,怀一颗虔诚的心静静走进木里。 在木里,一些乡路全是吉普车或越野车才能去的泥路。一路尘土飞扬,却遮不住沿途盛开的杜鹃、茂密的森林和遥远的雪山。远远地就能依稀听见山头上那片废墟的寺庙里飘荡的钟声,它终年述说着世袭大喇嘛统治了三百零二年“政教合一”的厚重历史,那座沧桑的码尼堆却给这次行走增添了一份神秘的宗教文化气息。 在木里,一些偏僻的乡与乡或村与村之间还保持着古老的马帮路。一路风餐露宿,历尽千辛万苦,马铃声声却牵引着我走进一个个原始美丽的村庄。在保持着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的婚姻习俗的纳西古寨俄亚大村畅游,在保持着男不娶女不嫁的走婚习俗的母系村庄利加咀漫步,随意走进一户人家,好客的村民都会给我一份回家的温情。 走进木里,深深触动心灵让眼睛随时都会湿润的则是那些沿途相遇的人们。一个哑巴,会终年守侯着高原长海子,梦想着一生中要去转一次神山;八十岁都未娶妻的马脚子,出场就打破了传说中马帮路上风餐露宿的“浪漫”;一个乡林业员,想起当了一辈子马脚子的父亲,就想向父亲磕三个响头;一个疯了的女人,会在清晨为陌生的过客送一些柴,然后默默吸一支烟就独自离开…… 走进木里,向导哈日一路都在讲述在马帮路上流传的古老浪漫故事。那些故事,听了有些心酸,却又倍感温暖,那份温暖让我淡忘了火辣辣的阳光对皮肤的灼痛,淡忘了双脚翻山越岭磨起的血泡,淡忘了遭遇野性牦牛群袭击的深深恐惧,淡忘了穿越阿底山极度口渴极度疲惫时涌起的那份绝望…… 走进木里,与其说是旅游,不如说是一次探险和寻找的过程。那些相遇过的人那些村庄那些风景都已深深镌刻在心底,无论今后行走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随意地与它们静静对话,生命因此宁静而厚重,灵魂因此完成一次次的超度。
 
神奇的俄亚大村
 
 
 
 
木里之美
 
后记:这是一本记录作者的心灵之书.就让我们跟随晓龄,走进木里的大山深处,去体会一种在都市里永远无法感知的生活吧~/.
 
 
在线阅读地址
搜狐版:
(完整版):
 




关键词:西昌旅游木里

作者:风过无痕

《好书推荐---走进木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风过无痕的POCO作品...

评论